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影节之德国面孔:铭刻历史经典 放眼精彩现实

2011年06月14日12:30腾讯娱乐[微博]张海律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生类型片,向好莱坞靠齐

如同德国足球不能总拖着三座久远的世界杯前行,而跃升出新一代风格迥异的好手一样,德国电影也不能总笼罩在大师名字之下,新人总要发声。于是,东西德的统一、欧盟的形成、恐怖主义的应对措施、移民带来的人口结构调整、制造业的转型,在不断丰富着社会议题同时,也丰富着电影题材。再不需要特定年代从风格到美学的拉帮结伙和被学院派划圈的定义,新生命在茂盛的乱长,没有大师名头的负担也不再能有一本万利的功成名就。而因那段几乎让人类毁灭的特殊历史和随后的惩罚,新德国电影为世人关注的,依然还是那些反思近代史的内容躯干,譬如关于民主德国极权统治的《窃听风暴》《再见列宁》,关于纳粹时代的《帝国的毁灭》。而上海国际电影节中的14部近期德国电影,更多呈现着这个不大可能出产大片国度的类型可能。

上影节之德国面孔:铭刻历史经典 放眼精彩现实

《文森特要看海》

首先,是唤起老一辈国人《英俊少年》记忆的青春类型。小小少年,不可能没有烦恼,狂热分泌着的荷尔蒙让孩子们需要倾斜,需要体验歌德所描绘“无酒而醉谓之青春”的美好场面。2005年,曾有部体现歌德名言的电影《少年不羁的烦恼》,让人发现上世纪初魏玛时期的少年与我们如今的少年有着相似的泡妞手段,不过前者用诗歌后者用网游。到了此次影展,干脆来部关于名言创作者的《少年歌德的烦恼》,作家笔下的维特故事直接和作家亲历相互穿越,形成一部好莱坞式的文豪情事,我们已然在《最后一站》里熟悉的托尔斯泰八卦那种。名流“冠名”些许制造了一点民族身份,但类型片本就是好莱坞的天下,在追逐民族性格之前,导演们选择了在类型里讲好故事的基本原则,至于像不像好莱坞,他们不多考虑。美国的《歌舞青春》来到德国成了《摇滚青春》;交织着两代人代沟和自我发现的《文森特要看海》,因其出走的行为,更成了典型的美国公路片;《我眼中的世界》中的小姑娘如果换成《水果硬糖》中的少女,很难分清是德国还是美国萝莉。其中,后两部(《文森特要看海》和《我眼中的世界》竟不约而同的都关注到奇异的图雷特氏综合症,主角都是那种停止不了痉挛和莫名其妙粗口的可怜少年,边缘人群的青春,在异样的眼光下如何顽强生长,必然大有风景。

悬疑的《双重罪》、历史的《波尔日记》和《亨利四世》、情感的《被祝福的事件》、《爱的过客》,也都一个劲的往好莱坞成熟模式上套,好看却也缺乏个性,一种安全的制片策略。《悬而未决》以人际关系和色调上的冷眼、《自杀者俱乐部》依赖北国式的荒诞,倒产生着欧洲文化中一些延续多年骄傲而又绝望的气息。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unar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