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产业论坛第三场影院革命:数字时代的影院角色

2011年06月14日12:48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产业论坛第三场影院革命:数字时代的影院角色

时间:2011年6月14日9:30-12:00

地点:上海展览中心西二馆三层论坛大厅

主办:上海国际电影

承办:上海国际影视节有限公司、时代今典传媒有限公司

演讲嘉宾:

张宝全 今典集团联席董事长兼总裁

覃宏 星美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

江志强 万诱引力电影基金投资人 阳刚安乐影片有限公司行政总裁

叶宁 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斯图尔特·鲍林 杜比实验室全球技术市场经理

王小帅 导演

徐焕堂 马来西亚嘉里金像院线总经理

赵军 广东省电影公司总经理

高军 北京新影联影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 北京盛世华锐电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嘉宾主持:尹鸿 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兼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产业论坛第三场影院革命:数字时代的影院角色

合影

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大家知道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中国的电影发生了很多变化,资本界也参与到资本界的投资中来。我们在高增长的背后,影院一日游也不在少数。电影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尤其是给予内容产业发展和想象的空间。原来在策划谈到围绕整个数字电影而展开,而来由于种种原因聚焦与数字时代影院角色的话题。刚才跟尹鸿老师交流,数字时代的到来给中国电影带来了变化。我们希望我们这个话题在明年的论坛上能够做进一步的讨论。

今天到场的嘉宾都是影院变革的关键人物,而担当今天主持是在业界学术权威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兼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首先请张宝全先生演讲。

产业论坛第三场影院革命:数字时代的影院角色

张宝全

张宝全: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今天确实看了中国电影在渠道领域里面,在这一排大腕聚会,今天这些人物都在这儿。今天我站在这儿让我先发表这个演讲,我想在整个中国电影行业里面,从工作干得最全的,可能是我,从放映,到设备,到导演,包括第一部作曲都是我。所以我想,我觉得有必要这样介绍一下,大家可能觉得我讲得有点对的。

我1991年从导演系出来以后,那个时候雄心勃勃,那个时候除了上课,别人都去很多地方,我基本上在我住的地方和到学校,还有就是看片。写了好几个本,有几个本到今天为止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从来没有拍成电影。大家对这个片子很感兴趣,最后有人说张宝全这个片子不做,你赶紧去找钱。那个时候真的找不来钱,后来为了找了钱,后来想想算了吧!干脆自己挣钱,本来要去个电影场,就去了,当时目标不高,挣个50万就可以了。我上学的时候,我们班主任花个70万拍个电影,学生不能超过老师,学生50万就够了。后来也挣了50万,但是上了贼船以后就不由自主了。到了2000年左右的时候,再回来看,发自己有钱想拍的时候,可能拍电影没人看。我记得我们电影到了1998年高潮的时候,到了2000年左右有1800多块银幕,第一是影院给你放,另外钱能不能收回来的问题。到了2000年,由于我以前做无线电,这个时候就意识到,数字上映其实对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在2000年,中国电影主要就是市场的趋势,就是电影院没有了,咱们前面的制作那就没有支撑。2000年我到科研所问他们,我说中国现在有没有数字电影的标准?科研所当时就见了很奇怪,说中国没有,国际上也没有。一直到2004年、2005年的时候,我才拿到TR(音)生产的数字芯片,那个芯片在机器后面,最早是个放映机。

数字放映能解决中国电影院恢复这一块,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价钱低的问题,其次在去年数字放映对中国影院的影响已经初步显现出来。去年中国电影票房增长接近50%,去年中国银幕不到30%。去年超出银幕增长20%从哪里来?这个问题可能还没有人关注这个问题,我是比较关注这个问题。在去年数字放映已经成为了主流,在2009年,《建国大业》在全国放的时候,数字占了30%。到了《子弹飞》的时候数字票房70%,胶片只占了30%。在去年数字放映已经形成了主流,中国以前发行胶片,发行500个、800个,最大1000个,只能支持1000、2000,这也导致一些观众流失。中国所有的影院不管大小银幕,不管是一级城市、还是二级城市都在银幕上映,把这些流失的观众重新拉回大银幕的影院,我觉得这是中国去年票房超出银幕数增长非常重要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今年就得到了验证,今年票房增长等于同银幕数的增长,不会出现去年银幕的增长,这也给票房带来一定数字的影响。数字票房不管大小,只要获得拷贝的话,就降低了影院的成本。以前票房不到,很难拿到实文拷贝,我们院平均下来10个点,当影院放到10万块钱,也才能把7000块钱拷贝的使用费,或者其他成本收回来,如果拷贝的话成本也会使用过去。我在外面算帐就是这么算的。

当数字拷贝5万块钱,花2000个拷贝,这对影院没有什么区别。我记得在5年多前进影院,中国还剩大2000块银幕左右,另外85%地区没有电影院,到今天为止70%的地方没有电影演。在胶片为主的情况之下,中国在影院结构上不合理的,是以典型影院为主体,在国家的影院结构里面大、中、小有个比例,大的占15%,中的60%,小的15%到20%。中小影院的趋势不仅使中国影院造成空白,对中国影院造成很大影响。在北京大城市,一块银幕一年有150个拷贝支撑就可以,但是在二三线城市,甚至县城影院,一年需要250个到300个拷贝支撑才能延续下去。比如说一个大片到北京放映,放三个星期还可以,但是到县城影院,一个星期就可以了,这也导致中小影院失去了很多平台。今年中国影视年,小帅(音)肯定是一个收获年。

今年大片开始沉寂了,中国的文艺片《观音山》获得了票房很少。我们可以把好莱坞的大片,到河南的开封,或者二类城市做个比较,如果票房是1比10的话,《观音山》和《最爱》至少是1比8,上座率和观众人数按照进场人比,比例是高的。所以我想数字放映给中国带来的第二个影响就是中国渠道会迅速恢复,今年是个恢复了高潮,明年、后年是高潮的高潮。中国14亿人口,和美国3亿人口比,中国没有理由我们中国银幕比美国比,我个人认为中国银幕在4万块到6万块,5年以内会恢复到5万到6万块左右。如果没有数字成为主流,也是不行的。

今年我觉得中国有很大的新闻,今年年底光我们的设备,加上其他院线,包括万达、星美、大地,还有其他的设备,到今年为止中国数据票房达到90%以上,占到90%以上中国最晚今年年底,不会选择胶片作为发行载体,意味着中国是全世界完成胶的数字国家,并不是中国数字最大,中国放映全部加起来,我估计4000台左右。大家都知道,美国是1万多台,比中国多得多,正因为美国有4万多台银幕,所以4万票房依然还不是主流。到今年年底,中国将是全世界第一个完成胶的数字国家,这对中国整个电影的发展,我认为影响重大的。

今年由于数字成为主流以后,渠道发展高潮的一年。去年中国平均每天4.2块银幕开放,刚才跟万达交流,我们今年每天3.5块银幕开业,今年年底达到1100块,加盟的有1500块。尽管银幕数比万达高,放心,我们的票房没有万达高,万达依然是票房老大,万达影院还是比较大的。我们这次以4块到8块幕为主,把投资规模降下来。影院不仅仅是卖票房的地方,未来影院不会高于1/3,如果高于1/3我认为是不正常的。我们知道,在写字楼里面装个银幕,也会卖个好几十亿美金。中国把这些银幕加在一起,也能卖很多钱,广告收入会占影院的1/3。广告在哪里放?哪里就是收益人。目前好像广告收入不是我们影院的,但是在数字时代,流程和体系是自然要被流程的。院线也好,发行商也好,你是广告的代理人,或者是广告的经营人,你只能取代理费、运营费,你不能把影院卖广告的收益也变成全部是你的收入,我想这是不对的,这体现数字体系在中国新的游戏规则,我相信随着程序也会自动的改变。

我想未来的影院是个新的媒体。我们平均票价是17.5,这个票价高不高,低不低,按照中国工资比还是偏高了一点,如果新增发行了货币,通货膨胀指数算进去,这个价格也不高了,与美国、其他国家人均相比,比较正常。这些都意味着对未来影院的一些改变,如果仅仅像现在一样,把票房收入作为32%作为主体收入,靠票房一条多走,我想这可能有问题的。另外1+X基础上,这和电影方式消费相关,我觉得这也是未来影院不同的。中国人均达到了三四千美金,当人均达到二千美金的,就是消费的转型,从功能消费向企业消费转型,或者向文化消费转型,实际上就是生产方式的消费。比方说10年前喝咖啡,就是自己在办公室兑一下,今天很少就人送咖啡给领导,那就比较二了。一定会请领导去咖啡厅去喝咖啡,或者去酒吧,去什么地方喝咖啡,或者什么环境喝咖啡,这和以前喝咖啡完全不一样。电影也是一样,在什么环境下看电影?是像传统一样看电影,我觉得这也是在数字时代会带来的不同。包括电影院,中国当银幕恢复到几万块以后,电影的放映一定是机器放映,或点播放映相结合,我们现在的放映片存储10部左右,如果花1万块钱,现在的硬盘非常便宜,要做一个拷贝库,你可以存储几百部电影。所以未来影院经营模式跟今天我们所谓的影院一部电影是不一样的,正因为胶片放一部电影,就造成了大家的竞争。今天的胶片时代大家的选择很少。

数字放映对中国影院的消费,对渠道的恢复,剩下是什么?就是中国真正进入到大片时代,这并不是靠营销做就行的,我觉得是钱的问题。当中国银幕数恢复到6万块的时候,会不会是70多个亿,中国一部影片能放到30亿人民币,或者15个人民币的时候,中国的影片就进入了影片时代。好莱坞拍大片了,是全世界替它干活。当本土渠道能够把一个片放到几十个亿的时候,我们的钱才可能投一个亿,所以这个时候电影不好看也好看。在好莱坞可以花500万做一个剧本,在中国花500万拍一个片子,中国到现在平均不到3000万人民币拍个片子,这样的投资情况下,中国的电影不可能走向世界,中国电影也不可能占有太多的市场。所以我想最终还是市场决定一些,市场是基本的力量。所以数字放映对中国电影特殊情况之下的作用,我觉得与全世界国家不同的,对中国来讲,是因为我们的终端渠道没有了,所以对恢复渠道是非常有优势的。

我的时间到了,谢谢!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