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产业论坛第三场影院革命:数字时代的影院角色

2011年06月14日12:48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尹鸿:谢谢,该需要补充几句吗?

王小帅:唯一要补充的是一定要看这部电影。秦老板一直也是在支持我的片子,最难是在市场磨合、碰撞的时候,我非常感谢。未来可能还需要继续的支持,还有张宝全大哥,还有江老板,赵军也在这儿,今天是我一个机会,我得感谢上海电影节给我提供这个平台,特别好,他们的安排是有意的,他们喜欢我。

覃宏:我本人第一部电影就是小帅导演的《青红》,我想这部电影有没有发行方,如果没有我们星美愿意发行?

尹鸿:有张宝全的发行,你这个拷贝有多少?

王小帅:我觉得有30多个拷贝,最后也只有40几个拷贝,拷贝里面还包含了一些数字,没有什么宣传,到电影院海报都没有贴进去,而且在电影院是周五、周六、周日放的,也就三天,也有300万,说明非常好。我是做投资的,我是为好电影负责,为将来电影饱和以后能够带出好的电影,给他们看。谢谢,

尹鸿:江志强先生大家也很熟悉,他也是著名的电影投资人,也是影院的领导人、管理人,而且在北京有电影放映场所,放映大量的艺术电影,在北京的电影观众迷当中很有影响。我想请江先生谈一谈对支持多样化的电影起的一些作用?

产业论坛第三场影院革命:数字时代的影院角色

江志强

江志强:我自己觉得电影很多样化的,我本身不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我在香港出生长大的。我分享一下香港的经验,香港在80年代、90年代只看到主流电影,到了90年代我在香港开了一个电影中心,刚开始有很少人来的,生意也很差,慢慢经过10几年的经营,现在这些地方有一些非一般的主流电影观众,我们在香港累积了很多。我自己相信,除了主流电影以外,还是有很多其他不同的电影。我觉得观众主流很重要,但是非主流对我也很重要。

今天大家谈电影院未来8千、1万、2万、3万,来跟美国比较,我们未来有1万、3万的比较,美国的内容比中国多5倍、10倍,中国的节目跟美国美得比。我觉得未来节目不增加很辛苦,观众去电影院是去看电影的,不是去喝可乐的。我们应该多鼓励另类导演,我跟陈老板也合作过《最爱》,前面也拍过《海洋天堂》(音),我们觉得做影院给一些空间给电影,到今天合作的《最爱》还在放,一个月以后还有放。我们应该给另类电影一些空间,今天多给它一点空间,是给未来一些节目。观众不是一天走过来,他们要一天一天培养过来的,我相信中国的观众除了追求主流以外,还是会追求另类电影的,这对中国电影发行很有帮助的。

尹鸿:谢谢江志强先生,包括留出一些影厅来放另类电影,这也是为未来做预备,这是特别有战略眼光的事情。

王小帅:再过一分钟,我想补充,其实将来空间出来以后,内容需要增大。还有导演储备力量不够,大家都在做商业大片,可用的明星就那么几个,可用的导演就那么几个,后续年轻的生命力始终没有出来,这种电影院多了,而且给他们机会,年轻导演都是拍自己的东西,在长远眼光的推动下,让我们创造力导演出来。同时也给将来大片需求找导演,如果集中在赚短钱,小钱,快钱,眼前赚到了,下一步再找,感谢江导演看待中国电影的市场。

尹鸿:只有足够商业要素的才能获得市场。刚才屡次提到《观音山》、《最爱》,过去不敢讲有7千万、6千万的票房,这一点说明观众是可以培育的,观众也会喜欢这样一些电影。我们请张宝全先生,刚才你谈到影院数字化以后,会不会对电影生产环节、制作环节带来一些变化?

张宝全:这是肯定的。中国在内容制作这方面有困境,中国像另类电影、文艺片电影,总体来讲跟商业片相比还不是不行,这还是和影院类型有关系的。影院类型要想有个性化,多样化前提就是多,当银幕数不能达到一定数量,我们很难。市场最终要算帐,影片方要算房租、人员、水电,总体上来看,它是会均衡的。以后对影院未来来讲,有两块成本持续上升,这就是人工和人员,如果在这两个方面有所针对,未来影院的投资和运营都会受制于于此。

数字放映带来4到8块幕。比方说在一个体系里面,会出现艺术片,这是有人群的。如果想放王小帅的《青红》,我没法拿到胶片,但是数字时代是可以的,数字时代拷贝在许多影院可以储存的,可以调出来,我想这是数字时代给影院带来的自由性和竞争性。在未来,都可以做一些不同方面的竞争。关于人群,文艺片在中国实际上有很大的人群,现存的中国影片还放不了纯粹的影片,像《观音山》、《最爱》还是不同的,制作成本很低。我想影院渠道的发展是硬道理,渠道发展多的时候,我们影院多样化才会出现。但最重要的是,今天发展的影院,今天包括赵军老师说,银幕越来越大,银幕越来越小,我觉得不叫中小影院,实际上影院作为平台,核心支撑是电影,银幕只会越来越大。我认为中国到目前为止,75%地区和城市没有电影院,比方说中国有3000多个县城,一个县城8个银幕是不为过,把县城影院恢复起来,这就是将近3万块,中国电影银幕恢复到5万到6万块,这不是神话。谢谢!

尹鸿:谢谢!江先生跟我们谈到数字银幕的增加为电影未来提供了多样性,特别是75%城市还没有影院,或者没有真正放观众满意的影厅,这样还有一个巨大可增长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外围的范围更广,不像过去集中在大城市。我算了一下,光去年北京一个城市占了全国总电影票房的13%,加上上海就占了20%以上,影院当今时代太小,还有上升的空间。肖亮先生谈谈数字时代对影院有什么影响?

肖亮:数字时代对影片的放映都有影响。当银幕数在高速的扩张、发展的时候,如果做到有效的管理,比如说张总说的,到将来的五年有五万个银幕数的时候,这个时候影映现如何将自己进行数字化规模的管理平台?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或者今天要探讨的问题。我们有一个想法,既然影院的设备已经数字化,包括票房的统计设备,都已经数字化以后,我们能不能利用现在IT的网络,把所有的设备和影院管理环节统筹起来,形成一个平台,比如说以院线区域性的平台,就像形成一个高速公路,每个院线跑到高速公路上取得信息。影院有多元化收入组成,比如说广告,如果有广告平台进行发布,一个院线,或者一个区域性的广告,它能够在同一时间,或者在同一个广告商运筹下同时播放,这样我们就形成有效的管理。刚才我们说影院票价高,反过来思考把影院成本降低,它也是一个过程。

除了广告以后,杜比是做音频和播放的,我们设备在每一个影院运行,怎么保障影院不损失票房?每天损失一个票房损失巨大,我们势必对影院每一个设备进行管理,不管是在甘肃,还是新疆,比如说万达在北京,就知道什么影院出了问题,通过网络呼叫,到当地去解决问题。

我们可以预想,作为一个院线也好,作为投资人也好,我们院线所有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比如说今天票房是多少,这个星期什么设备出现障碍?故障率多少,出现综合性的报表,这个报表怎么来?可以通过网络的高速公路把院线报表传达到投资人、领导人的身边,这样可以有效的掌握信息,就能够为下一步的运行提供帮助。这是对于院线或者投资人的管理。

我讲的平台是不是一个梦想?应该不是。在美国公司NOC的平台已经运行6年了,6年做到了广告的分布,还有院线的报表生成,目前已经管理超过了7000多个厅,超过了5万个设备点,跟美国大的点已经进行服务了。既然成熟的技术,中国目前当今院线在数字化革命,在高速的成长,把这样一个平台移到中国来,避免将来5年以后管理的弱项,高速发展如果进行有效的管理、运营、服务。今天在这里看到中国的有识之士已经在考虑这些问题,能够把平台带到中国来,为本地的投资人进行服务。谢谢!

张宝全:肖亮提得非常重要,我们在做中国放映的,除了研发五款数字放映机,我们这一套系统做了五年了。我们做的这套系统跟科视不一样,我们真的做这一套影院、设备,包括强电的监控。我们在前几年也做了这套系统,这套系统增加了科视没有的,我们任何一个投资人、经理在视频上可以看到卖票的任何影院的地方,包括票一卖完,下面就已经在统计了。比方说最远在西藏阿里,但是我在视频以外,包括卖品以外,如果不交易,那肯定是有卖黑票。

另外我们还增加另外一个系统,都可以进入影厅,下面坐了几个人,出来多少人,进去多少人,我们下一步有可能在技术设备系统这一块,科视说是全世界最好的,我们跟科视比还是有差别的。我们下一步会跟科视合作,针对中国的中小影院管理的,我们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将来的数据重要在什么地方?不是简单数据的统计,当发行艺术片的时候,可以找出这个城市艺术品排名最好的是哪几个?比如说我这个发行,我选上海前20个,如果针对性不好,放的商业片上好,艺术片不好看,上去2天就下来。我们的系统在今年7月开始运行,到今年年底就全面使用。包括我们自己现在又在三亚、又在西藏,除了新疆没有电影院,其他都有我们的电影院了。这一套系统在互联网虚拟空间里面,没有物理障碍,无论是在西藏海拔5千米,可以随意的进入,这也是在数字放映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工程,这个工程将在今年7月份陆续推出来。

尹鸿:谢谢,张宝全先生谈到了将来影院的管理,通过技术手段管理是未来发展的必然之路。刚才讲到收钱的事情,我们也有一个跟钱有关系的,上一个系列我们讲到了票价,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影院票价分成。比如制作方觉得院线分成比例太高,需要更多的回馈。中国的平均票价高于美国,星美怎么看跟制作方分成的比例?

覃宏:我们现在制作的质量和影片的数量来决定的,未来在几年以后分线发行,这种分线发行就是影片数量的提高,进行分线发行就会产生动态的比例。目前国家基本上是43%的扣除电影基金,数字是39%到41%,还要看大片小片。前几年胶片是41%,现在提升到43%,想去变化的可能性我是最难做的,如果未来屏幕数达到2万块,中国产生分线发行情况下,就会产生分帐比例动态的变化,我觉得我也快了。

尹鸿:各位有什么补充吗?王小帅也不想多说一点

王小帅:以前不管我事,现在《日照重庆》也变成了投资人之一了,这部是我自己的,我当然也希望多分一点。听他们讲每个做事都不容易,我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充分理解到在中国做院线的成本,各种思考,我觉得也挺理解,互相理解。等到一定的时候,自然用来决定,像票价、分成一样。

尹鸿:谢谢台上的五位嘉宾分别发表的演讲,我们还是给大家留一点时间给大家互动,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粉红色衣服的人。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