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专访《的士速递》导演:移民社会丰富我的电影

2011年06月15日00:15腾讯娱乐[微博]张海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的士速递》系列影片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类型片系列,在国内广受好评。6月14日,腾讯娱乐独家对话该系列影片导演热拉尔·克瓦兹克,他认为电影理应照亮不同民族的问题;同时透露将在中国拍戏。

专访热拉尔-克瓦兹克:移民社会丰富我的电影

导演热拉尔·克瓦兹克

刚开始采访热拉尔·克瓦兹克(Gerard Krawczyk),记者的手机不是时候的响起。而手机的铃声居然就是导演最重要的《TAXI》系列的开场音乐——Misirlou。“明智的选择!”,热拉尔激动地看着记者,“这本是一段非常经典的犹太音乐,从1960年代成了过瘾的摇滚。”于是,不礼貌的小事故反倒成了彼此惺惺相惜的交流起点。

专访热拉尔-克瓦兹克:移民社会丰富我的电影

热拉尔·克瓦兹克与Q仔

专访热拉尔-克瓦兹克:移民社会丰富我的电影

专访热拉尔·克瓦兹克

《TAXI》系列导演热拉尔·克瓦兹克:移民社会丰富我的电影

有着一个东欧姓氏的热拉尔·克瓦兹克,是当今法国最有代表性的类型片导演。《TAXI》系列和《郁金香芳芳》业已让其与制片人吕克·贝松一道成为法式动作喜剧的代名词,过瘾的节奏、爆笑的巧合,在新时代法国移民社会的大背景下,为路易·德·菲奈斯建立的民族喜剧传统添加上一抹重口味的新色彩。

于是今天的法国喜剧,既不再像中国观众烂熟于心的《虎口脱险》,也因其中纷杂的种族群戏而区别开好莱坞式的闹剧。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幽默感,每个族群有每个族群的笑料,将它们拌成一锅,就是文化冲突和语言差异带来的精彩色拉。“我爸爸来自瑞士,有着钟表一般的冷静严肃和精确;我妈妈来自中国,有着东方式的温柔体贴和感性。”《TAXI3》里,白灵扮演的黑帮头子这么调戏被缚的倒霉法国警察。

热拉尔还把这种冲突,带出马赛带出法国,在日本,他让强壮的让·雷诺邂逅了娇小的广末凉子,给法式喜剧抹上辛辣的芥末。此刻,他置身上海,发现了中法文化中那些共同的趣味,他的新片将发生在中国。

继承路易·德·菲奈斯的喜剧传统

腾讯娱乐:您的片子是特别典型的法式动作喜剧,中国人最熟悉的法式喜剧,则是路易·德·菲奈斯,尤其是《虎口脱险》,相比他们那个年代,您现在的喜剧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

热拉尔·克瓦兹克:《TAXI》这个系列,是对路易·德·菲奈斯传统的新延续。和全球一样,1990年代的法国银幕上已经被美式喜剧和美式大片占满了,进入停滞阶段,吕克·贝松与我合作,是要重新创作和开拓出新的喜剧时代,于是法国喜剧片的突破点来了。

两代喜剧最大的差别是在特级方面,包括追车的场面都是靠特技演员的精彩表演耍的是真功夫,不像以前更多是靠合成和剪辑来完成。

腾讯娱乐:您的第一部片子是《虚拟歌手》?这似乎是您惟一一部非喜剧作品?电影中的女主角维吉妮·拉朵嫣当时也才开始表演生涯吗?

热拉尔·克瓦兹克:不,这不是我第一部电影,但在中国的IMDB里不知为何没有显示。《虚拟歌手》(1997年)之前,我拍过2部艺术片,《我讨厌演员》和《夏日缓坡》。我也在不同的类型片种做跳跃,情感片、文艺片也都拍过。

腾讯娱乐:您是从第二部《TAXI》开始做导演的,是什么让吕克·贝松决意找上您的?

热拉尔·克瓦兹克:事实上,第一部我也拍了,只是原来的导演在开拍前发生意外车祸,吕克·贝松立刻找我补救,出院后他阶梯我的工作,成为主要导演,而我就只上了鸣谢名单。不过吕克·贝松觉察到我的天赋,于是该系列接下来的任务都是我的了。

电影理应照亮不同民族的问题

腾讯娱乐:几部《TAXI》系列都发生在马赛,马赛政府机构是否给过电影相关资助?今天法国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移民社会,尤其在南部的马赛,阿拉伯人到了城市成为多数,本土法国人搬到乡下的普罗旺斯。不知导演如何看待今天法国社会移民问题?

热拉尔·克瓦兹克:第一部《TAXI》本来要在巴黎拍摄,但当时的巴黎市政府担心这么多追车场面的控制问题,就推迟了电影拍摄时间。后来去马赛一看,南部的光线特别充足,对电影拍摄会很有帮助,就决定改到马赛,而且音乐制作的团队全是移民人口。移民的元素是让这个电影成功的要素。在马赛拍摄时,引来很多阿拉伯裔小孩来看。而且这部作品也是首部主要展现在法国的阿拉伯人及其文化的电影。

我认为移民对一个国家来说,意味着很大的机会,他们带来了更丰富多彩的元素。但在移民和本土文化的融合过程中,必须重视如何更好的和谐相处。我自己的祖父,我像你从我的名字中就能判断,是来自波兰和俄罗斯交界的地方。我这个移民,很有幸出生在法国这样一个非常包容的社会,能体会到更丰富的元素和多样性。

腾讯娱乐:移民社会的另一个作用,是对电影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故事库。前年有部大受好评的作品《预言者》,也是关于移民社会带来的犯罪问题,您喜欢那片子吗?

热拉尔·克瓦兹克:《预言者》相当伟大,近些年最杰出的法国电影之一!它不是一部直接讲述移民问题的作品,而是金融危机后欧洲人的现实困境,当然这种困境更多时候由移民问题带来,本土欧洲人害怕外来人口抢占工作机会。对我来说,这部电影反映了现在的欧洲问题,金融危机后,人们不再像以往那么开放和包容。但无需害怕,不同的种族绝对可以互相理解和融合。电影理应照亮不同民族的问题,然后给予人类共同生存和理解的期许。

腾讯娱乐:《TAXI》系列里,每集都有不同的黑帮,从1到4包括了德国团伙、日本团伙、中国团伙和比利时团伙。在强调马赛是个多文化之地外,会否担心游客和观众看了后不敢去马赛旅游?

热拉尔·克瓦兹克:毕竟是喜剧片,大家不会太严肃太当真的。马赛是法国最重要的港口城市,对岸就是非洲,是法国对外的门户,有商业存在的地方,就少不了黑帮。

新项目,在中国拍戏

腾讯娱乐:您还有两部古装喜剧,《郁金香芳芳》和《红房旅馆》。拍这些片子,跟像已经成名的樊尚·佩雷佩内洛普·克鲁兹这样的明星合作,与通过《TAXI》推出玛利亚·歌迪亚这样的新星,工作有什么不同?

热拉尔·克瓦兹克:基本上我每个片子都喜欢让知名演员和潜在之星合作,这样有利于新生代演员成长。除了樊尚·佩雷和佩内洛普·克鲁兹,让·雷诺和广末凉子也在《绿芥刑警》里形成过有趣的搭配。我更倾向于从舞台剧和戏剧里挑选演员,他们的功底很好。

腾讯娱乐:谈谈您的新片计划,还继续拍摄《TAXI》系列吗?或者你已经对动作喜剧赶到了厌倦?

热拉尔·克瓦兹克:关于《TAXI》系列,没有新的计划了。而这次为什么来上海,则是准备筹备一部喜剧片,但不是动作片,这部片子会融合中法两国的演员,中方演员会有很有名的大腕女明星,但现在还不方便透露是谁。这也是一部讲述中法两国文化遭遇和融合的戏,很多时候从法国视角看中国会觉得很遥远,但通过试探和发现,会发现彼此身上很多共同的东西。在中国的电影会和在日本的《绿芥刑警》非常不一样。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if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