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之中国映像:高大的整体形成气场

2011年06月15日02:01腾讯娱乐[微博]楚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娱乐独家评论 文/楚飞

在今年的电影票房有望突破110个亿的时候,在你心里,内地电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用“庞然大物”这样具体的词来形容或者会有点虚,但它确实够庞大。这一届的上海电影节上,内地的电影人(尤其是能够主宰未来市场的高管)对前景非常看好,以至于内地的电影已经形成一种感觉:即使它坐着,你也会觉得它站在那里,又高又大。

事实确实如此。它又高又大的整体,形成了一个整体的气场。

在国外影展以及大师作品纷纷登场的之际,内地参加上海电影节的电影,在气势上绝不丢脸,即使它入围金爵奖与亚洲新人奖的数量确实还达不到东道主的感觉。但让人觉得高兴的是,它赢在口碑——许多最初排队抢购国外大师作品的影迷,在发现诸多片子不尽人意之后,便把目光转向了国内的电影,他们觉得有点欣慰,这些内地作品还有那么点值得的意味。但他们又很矛盾,这些电影有一个共同点,它们仍然缺乏能直达内心的看点。

“神经质”文艺片不那么接地气

上海电影节的口味向来不重,清晰或定义模糊的文艺片都能入它的法眼,《hello,树先生》属于后者。“贾樟柯监制+新锐韩杰(微博)导演”这样的组合已经不再有新意,贾樟柯在这部戏上显然只是挂了个名,属于他的色彩与调调完全未出来,《二十四城记》的优质感没有嫁接到这部戏里来,所以《hello,树先生》可以算是韩杰继《赖小子》之后的个人独立摸索的作品。片方一再强调的“王宝强(微博)首现文艺范”的概念,着实让人有点混沌(人家王宝强早文艺了,《盲井》就是其一),而王宝强饰演的“树先生”是个神经质的人物,他的身份多变,半道成了“半仙”;他说话的语法完全乱了农村底层人的思维,类似于“相思是烟,相忆是酒,你害我烟酒不离手”的浪漫小诗绝对要高于赵丽华等人的写实主义精神;他被童年记忆所折磨,永远生活在“哥哥被吊死”的阴影里,直到最后神经错乱。

但它确实是文艺的,这个“半仙”爱得死去活来,相信一见钟情并永不变心。相对于往届上海电影节的获奖文艺片烂熟于心的文艺剧情来讲(比如《情人结》赵薇的表演远胜剧情本身),《Hello,树先生》这样的故事算是创新,虽然它真的不那么接地气,大部分人表示未看懂。

出人意料地,另一部文艺片《钢的琴》着着实实地成了大热门,一票难求,手持通票的记者往往都会因为座位已满不得不推后看。《钢的琴》中,一个离婚男买不起女儿想要的钢琴,最后决定用钢造一架钢琴,这个过程会让人期待结尾,而这个离婚男吧,还不是那种苦大仇深的人,他很积极乐观,心里总有爱情的春天。但不能否认的是,《钢的琴》也是不接地气的,它各种元素都有,也不乏好莱坞歌舞剧的场景,但电影里的人物设置让人觉得“太扯蛋”了,一帮大老爷们加一个又骚又正义的女的,为了一个空洞的理想,几乎不要了生活——或者说,它是一部特理想的文艺片。文艺片还卖理想的话,说起来有点接近不真实的可笑。

《钢的琴》绝不是本届文艺片的高潮,抱着这种态度,很多人对陈坤桂纶镁(微博)《肩上蝶》寄予了厚望。王宝强夺“影帝”是宣传稿制造出来的假象,或者,陈坤会成为冷门?

红色偶像让主旋律变好看

红色的主旋律除了像《建国大业》和即将上映的《建党伟业》能创造出票房奇迹之外,这一块的市场总那么让人忧心忡忡,因为它是不能被放弃的,但又不知道如何去做好。

现在方向有点清晰了,原来问题是出在了演员的选择上(是不是多少有点杯具意识)。从前主旋律电影题材好剧本不少,后来也尝试过在演员选择上做过改变,比如02年邵兵(微博)莫文蔚(微博)主演的《极地营救》,算是其一,但效果不佳。在这一届的上海电影节上,有两部主旋律的电影非常抢眼,主办方安排在超大影厅展播的时候,上座率非常好,超乎人的想象。一部是《百年情书》,一部是《秋之白华》,两部都可以堪称是“全偶像”阵容。

《百年情书》男一号是台湾新人王柏杰,22岁,女一号同样是22岁的内地新人蒋梦婕,其他演员清一色的属于偶像派,果然算得上是又红又专。这些新面孔比老演员一招一式都具备革命气息范的表演显然是要稚嫩许多,但一种新生的精神出来了,新生力很容易带来一种力量之感。看完《百年情书》后,你会忽略它的稚嫩,反而会觉得主旋律电影原来可以换一种思维来拍。而《秋之白华》选择了窦骁(微博)董洁(微博),“谋男郎”和“谋女郎”的联手,少不了有“在革命中坚固的爱情”细节,主旋律未必就是宏观的、全部用来讴歌的,爱情也不是不可以在主旋律中成为主旋律的,而这些年轻偶像的登场,让主旋律确实好看了。

当然,关键是,主旋律的“魂”还得在。

西藏题材露疲

藏族题材的电影,其实早已大众主流化,当年陆川(微博)《可可西里》让人震撼。这之后,内地不少导演都对这个题材进行了“跟进”,虽然没成为现象一种,但也确实不在少数。在本届上海电影节上参展中有两部跟西藏有关的戏,它们是《西藏往事》《太阳总在左边》。《西藏往事》的导演是08年曾经导演过《冈拉梅朵》的戴玮,它的“西藏三部曲”第三部已经在筹拍;而《太阳总在左边》的导演就是藏族的松太加。

但这两部藏族片并未在观影中引起太大反响,像《太阳总在左边》中一个老人的“当人(成年人)的痛苦在孩子面前,它就会黯然”这样的可以让人莞尔一下的台词少之又少,来自心灵的碰撞与震撼也早已不如当年题材还算新颖时有冲劲,劲道不够了,自然就会变疲惫。而西藏题材电影中关于“纯真与人性”的永恒不能变的主题,在这两部戏里也变淡了(也许是表现手法的问题),变得不自然了,虽然《太阳总在左边》讲的就是一个藏族少年在跪求心灵救赎的故事,但反而不如老智者偶尔一两句简单的、自嘲的话来得让人深思。

你达到了吗?

你达到了吗?这个问题问自己问观众也问电影人。显然这一届来参展的内地电影,还是远远不够的。《Hello,树先生》中二手玫瑰的歌声响起,就好像被多了一层娱乐感,尽管二手玫瑰是那么地会嘲讽生活,小梅的大肚子和微笑与“树先生”的精神错觉,只有无奈没有温情和感动。《钢的琴》或者是在刻意避开煽情,但它像是悬浮在半空中的——这种感觉,有点类似于心酸,心酸过后,揉揉鼻子,又没事了。内地参展的电影仍缺乏抵达内心的作品,更别奢望它能够在你心里停留多一会。

最后,我们还是得把话题从微小扯到宏大,虽然缺少,但它的前景是可观的,起码这些作品的口碑已经要超过在中国已经接近“死亡”的日本电影,还有不成气候的泰国影片。而电影人对内地市场的乐观,还要持观望态度。

来日不方长,应争朝夕,这是当前要做的。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iffanyp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