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新浪潮第二场:发现下一个电影类型

2011年06月15日12:42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影新浪潮第二场:发现下一个电影类型

贾樟柯

贾樟柯:大家好,我想接文隽老师的话题说,实际上考虑类型的时候,对导演来说这个思路上我相信大多数有创造性的,特别是给类型带来发展的导演,他们在工作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考虑这个类型在市场上的反映。而是那个类型本身它符合它自己的心情,他想讲的主题。所以他可以借用类型来讲自己的概念。我觉得在中国像文老师说的,我们直接感受的是类型发展受到的局限,这个局限没有任何原因,就是审查的问题。我自己差不多在拍完《世界》之后写了一个剧本,这个剧本叫《踏雪寻梅》这是写的一个“性”的故事,是一个男性的“性”的旅程,他讲了现实,讲了爱情,讲了自我,也讲了女性,这个剧本写完之后送到电影局,得到一个很大的回复说,看剧本的官员也很善意思,他说小贾,这个东西不能拍,这个东西不是我不管你,是制黄,触犯刑法了,这个类型就很厉害,我就不能拍了。

另外,我自己筹备很久的,一直想拍的电影叫《双雄汇》,四、五年前在香港的电影节创投已经有曝光,资金和演员都组合好了,但是一直没有开动,因为这个电影是一个间谍片,所谓双雄就是共产党和国民党,我们今天拍间谍,有对中国近现代最重要的两个政治势力,他们之间的关系,真实的历史关系新的考量,我们在台湾、内地搜集了非常多的资料,不能开动也是因为审查的问题。只要你触及到,一般来说间谍就代表不同的政治势力,你代表美国的势力、中共的势力、国民党的势力、日本的势力。如果想获得大陆的市场,肯定都得拍成我党的超级英雄,这也违背了创作的初衷,所以你很难发展类型,很难再往前走。包括文老师说的鬼的问题,其实鬼的想象,在中国的文化世界上一直有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小时候香港拍的《画皮》里面就是鬼,可以在70年代、80年代公演,今天就不允许有鬼了吗?难道70、80年代大家更加地无神论吗?现在制约中国电影最大的是整个文化、意识形态的“洁癖”,恐怖的不能拍、暴力的不能拍、色情的不能拍。这其实是一种幼稚,要怎么推动文化的发展,首先在这个上面扫清障碍,才能谈到发展,才能谈到发现,所谓的发现就是发明。

另外,我自己现在也在筹拍武侠片,我自己觉得,我并不把它过多地考虑是一个古装,而是考虑是一个武侠,其实我觉得系统地学习武侠片的中国人创作过程。你会发现类型本身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不是说形成一个类型就停止了,形成类型之后,他还能再往前走,当然我自己的学习是不系统的。我到了1949年之后,主要的武侠片的发展在香港,如果我们从70年代学习起,那个年代我们可以看到吴郡全导演、张策导演,比如说《胡岛山上》武侠剧里面的诗意和动作,他借助京剧的动作来实现他的节奏。即使是内地成刚(音)导演,他也是内地忽略的导演,他的《十二金牌》,像刘家良、洪金宝武术指导进入电影节,他的电影已经现代化了,从刀具的进入,很快地拳脚工夫就出现了,它是对武侠片的发展,包括像《洪熙官》,《洪熙官》里面有很多的动作,有一场我印象很深,《洪熙官》的太太是一个武侠高手,是永春,她要给丈夫洗衣服,不停地打,等洪熙官变成光膀子之后开始洗衣服。传统的武侠片把更多的动作贯穿到剧里面。

武侠片再发展到成龙、袁和平导演,这些类型不断地重组,不断地有新的类型产生,其实我们的类型是不够的,作为大陆导演来说,我们是一个观众,并没有系统地研究,这个电影工业也是断裂的,不是一个承接的关系,只是到的80年代《少林寺》之后开始允许拍武侠片和动作片才开始零零散散地拍,要想创造和发现下一个类型,还是应该从类型本身的可能性做起。包括我到徐克导演的《蜀山剑侠》是一个跨越,包括到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本身借鉴了红金全导演70年代的东西,人物的合理性和复杂性加强了,本身是一个现代性,这个武侠剧也是在发展的。

同样像西部片,它也有很大的发展,我记得在50年代伊斯特·武德有一个颠覆,他把牛仔变成一个奴隶,我觉得它颠覆了武侠的形象,从类型本身来发展它,寻找新的可能性也是特别重要的。所以我们目前面临最大的两个问题。一个是整个问题之路的局限,另外是我们类型经验的缺少。这也是为什么到最近这10几年我们看内地的市场非常活跃,电影生产500多部,各种各样的电影,但是你看成功的类型制作、创业制作,基本的班底都是香港来的,我们只是出一个钱,内地的电影工业变成“老子有钱”找一帮雇佣军过来。这个是一个好的事情,不是不好,而是作为一个内地导演,我们自身的能力真的需要好好学习,包括像香港电影学习。包括思维的方法,我觉得经验的欠缺是很重要的。

刚才的马博士说贾樟柯也是一个类型,我觉得真的是这个类型。小武产生之后,从2006年重心开始有了兼制的工作,我兼制过6个电影,只有今年的一个《哈喽,无数先生》出现过,其他的没有。其实这里面一定有三陪女,也有极端的社会生存的困难。作为现状来说,它对极端的塑造非常好,但是对人物的设置和新的观察已经没有了。现在歌厅已经没有了,都跑桑拿去了,还在那写卡拉OK了,卡拉OK已经是量贩式了,已经非常干净了。我后来听很多的影评人说我又看了一个假冒伪劣的贾樟柯电影,当我看到韩杰(音)的《哈陋,无数先生》我眼前一亮,是因为东北的煤矿,整个村庄下沉,整个村庄的人要搬到城里面去,这个村庄要废气。它写的是一个多余的人,这个人在村庄基本上会忽视他的存在,没有人会从他身上获利,他处在一个可有可无的状态里面,他的神奇出现了,他开始胡说八道,就是乌鸦嘴,说什么什么应验,他说明天要停水了,真的停水了,他变成了一个预言家,很荒诞地村里面尊称他为先生。这样的魔幻,也有喜剧,他像过去小武式的贾樟柯电影的基础上,有了新的进展和方法。虽然整个电影或多或少有它的缺点,但是这种发现对类型的突破,我觉得还是很让人欣慰的。

所以我觉得其实类型的寻找和突破,一定不是拿着算盘找到的,而是拿着感情找到的,谢谢大家。

主持人(马家辉):谢谢贾樟柯的感情出现,其实也有侯孝贤型的,至少10多年前的年轻一代,我们在扫除一些类型电影障碍的同时,像贾导演说,我们的确可以在现有的类型不断地创新和创造,我们下一位发言的讲者是张一白导演,他的几部片就不说了。《将爱》、兼制的《杜拉拉》几年前的《开往春天的地铁》等等,都是几种类型,而且是受欢迎的类型。怎么样形容这个类型呢?假如把它界定为一个类型,它是都市爱情喜剧。

当然,我个人觉得也跟整个中国城市化、都市华的背景有关系,我们现在请张导演来分享一下他对这个话题的看法,请张一白导演。

腾讯电影资料库改版升级 写影评赢取2000Q币>>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