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2011年06月15日17:4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阎柔怡

我想你能不能回答一下,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怎么样维护旗下艺人的权利,和规划她们的事业?

阎柔怡:我很同意黄真真说的,女性心比较细一点,我作为林志玲经纪人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将心比心,其实林志玲是一个浪头上的艺人,她的一言一行比较被媒体注意甚至夸大,所以我不太能够有机会让媒体去渲染一些事情,或者说去放大一些事情。那一次香港金像奖是比较特别的,因为大家可能不知道背后有一个故事,她之前在拍《刺陵》这个电影几天没有睡觉了,我们香港金像奖入围参加,可是她的精神是不好的,那时候两岸三地的媒体去等她,我很担心她穿着高跟鞋和晚礼服,怕她摔倒出丑的时候,我怕事后媒体报道出丑。第二天媒体非常惊讶,经纪人用这样的保护方式进行颁奖典礼。有的时候带艺人就是带心,什么叫好的经纪人和不好的经纪人,有时候就是适合不适合而已,你能不能帮这个艺人赚到钱,能不能帮她得到好的名声,能不能在磨合期一样一起成长,对她而言,带人带心是作为一个经纪人的标准。

主持人(欧宁):作为女性经纪人,做经纪的时候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说能体贴、周到,能将心比心,但是做工作要摆平很多关系,要谈判,为艺人的权利争取,有时候也需要很硬的东西,碰到这种东西的时候,你是怎么处理的?

阎柔怡:像宝珠姐,也很有经验,细腻的时候,该柔软的时候比男性更柔软,或者更体贴,更敏感。进入这个行业,我觉得霸气一定难免会有的,当一个女性要坚持起来的时候,有时候她的坚持可能比男性想象不到的还要更大。所以我觉得,只是说在这个取舍当中怎么样拿捏。我觉得女生对我来说,有时候柔软反而比坚持来的好用一点,在这个工作职场上面,尤其是面对一个团队,或者是面对艺人的时候,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主持人(欧宁):除了林志玲,你也有签一些电影导演,最近还兼制了一个影片《幸福额度》,谈一谈最近的工作。

阎柔怡:自己来看和前辈而言,我更像一个资源的整合者,当一个电影的经纪人,我不太喜欢被动的,有时候我们被动地等着一个好角色,等着一个好剧本,等着人家告诉你这个电影怎么样。有一天我想,好象是拍《刺陵》的时候,我和程小东导演聊天,你那么罗嗦的个性可以去当电影兼制的,我不光担心演员,还要担心灯光和其他的东西,我当时萌发一点小小的种子,有可能的话,我可不可以做这个事情。我当时认识了台湾优秀的陈正道的导演,我说我手上有林志玲、杨佑宁、陈正道导演,去年在上海电影节创作了《幸福额度》,刚好很幸运,我们可以试试看,所以《幸福额度》今年将有陈正道导演、林志玲、杨佑宁主演。

主持人(欧宁):现在有大量的年轻女孩子、男孩子在做明星梦,对这样的小孩子,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阎柔怡:我看到很多的小孩子积极想进入这个圈子,我想问他们进这个圈子是为什么,真的是因为热情和梦想,还是因为这个圈子的光彩夺目,实际上这个圈子要付出的代价和成功的努力,不是我们一般的谈,坐在电视机和大荧幕前能想象的,有时候能付出多少,真的是台上一秒钟,台下十年功。当你跨进来第一步的时候,有一些人说,大不了我回去,比如说我回去卖葱油饼,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你要有抗压力够强,你要做好准备再进来这个行业,要做就要做到顶尖,你卖饼也可以卖出一片天,行行都可以出状元,不一定要进入这个圈子。

主持人(欧宁):我今天准备了几个问题给今天所谓的女性影人。作为女性,除了工作之外,要面对一些人生很特别的事情,这些事情是男人不用经历的,比如说怀孕、养儿育女、家庭的生活。这些在当代的社会里面,其实经常和工作产生一种矛盾,这个矛盾经常困扰很多女性的重要原因。比如说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演员,她一结了婚就退出电影这个行业,她的职业就没有办法像男性那样一直可以持续到很久。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今天台上的这六位嘉宾怎么看的?你们把自己的工作能持续到老吗?怎么处理这些家庭、感情、婚姻问题?每个人都要回答。

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我有一个女儿,她已经9岁了,我9个月的时间不得不为她停止拍摄电影,但是我觉得她是一个上天的礼物,虽然是一个问题,但是是一个好的问题,虽然有女儿给我造成了一些困扰,但是我还是非常高兴,我怀孕之后决定回到意大利,因为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在意大利长大,当我在怀孕期间在等待的时刻,我就创造了自己的纸片公司。所以我觉得,不用再抛头露面,有很多参与这个电影行业的方法和渠道,这也是我人生新的一步。当然女儿现在是我生活最重要的东西,生活之重,但是我没有停止工作,当她有三个月大的时候,我又开始拍电影了,我和她一起开始了全新的生活。现在我有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我觉得我比以前更加完美了,是比以前更好的女性,我更能女性的含义和意义。

主持人(欧宁):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是注重生活的,她的话中说到女儿是最重要的生命的意义,在处理工作和家庭的时候是一个难题,我看看黄真真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黄真真:我已经没有难题了,这个题开得很好,因为这几年我也问自己,其实我想不想结婚,生孩子。因为我现在拍电影的时候,每天所有的时间都是搞电影的。所以,我因为这几年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也要对自己坦白,然后我就觉得如果我只可以拍戏或者是拍拖,你选一样我会选择拍戏,不是我伟大。因为拍戏的满足感、创作的过程、成长的过程,和很多人一起成长、工作,这个满足感很大。所以,之所以没难题,如果我可以碰到一个人,跟我是一对的,我觉得很幸福。但是如果没有,我也觉得我很幸福,很多人很想拍戏,很多人很想当导演,没有这个机会,我有。所以我应该已经是很幸福了就是这样。

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拍电影一定不要停下来,哪怕是成家立业有了女儿还要坚持做导演,因为你做了导演会更加地敏感,你会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生活。

黄真真:对,不会那么自私。对,关键是找一个男人能配合我的生活。

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那你来意大利吧。

主持人(欧宁):真的很不容易,我看过艾丽斯(音)回顾她一生电影的时候,特别感动,她回顾了60年代亲热火的电影生涯,后来她遇到了她的老公,生了几个孩子,到了80多岁还在搞电影,而且还搞艺术。我在国际双年展上看到艾丽斯做一些装饰作品。作为一个女性,把家庭、感情、工作、职业处理得非常好,而且把这个东西贯穿到她生命的终点,这简直是太难了,想问一下阎柔怡对这个问题的见解。

阎柔怡:我觉得经营人生和做艺人经纪都有一点像,最后是一个取舍的问题,我自己不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如果婚姻像经营一家公司,你要找对合伙人一起经营这家公司,如果你没有找对伙伴可以独资经营这个公司,我会觉得,我的能力现在比较放在工作上面,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经营好一个家庭或者是孩子。甚至我觉得如果我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伴他们,我觉得对他们来说也不是很公平,我不会停止去爱人的能力,因为这也是我工作的动力,但是我认为婚姻对我来说是比较职位末节的事情。

主持人(欧宁):谢谢这三位,这个有点八卦和敏感问题的回答。我自己的提问就差不多了,虽然我还有一些问题,可是我想把提问的机会更多地给台下的各位观众,所以大家要是对台上的这三位嘉宾有什么问题,请举手。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