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2011年06月15日17:4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提问:各位好,我是东方卫视娱乐新天地的记者,我想请问三位,因为拍电影大家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票房,而且票房是检验一部电影成功和不成功的标准之一。中国有这样的问题,前不久有偷票房的问题,不知道三位有没有了解,我想请问三位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待的?三位在自己的影片中有没有遇到过被偷的问题,谢谢!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阎柔怡

阎柔怡:偷票房是什么意思?

提问:就是观众到影院看电影的时候买票,比如说他想看A电影,影院卖给他的是B电影的票,但是观众还是可以去看A,但是票房的钱是算在B里面的。

主持人(欧宁):这是发生在中国的事是吗?

提问:对。

黄真真: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想问你是国内的片还是外国的片?

提问:个人了解是国内的片,我问一下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在国外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我们都是每次只有一种票,你要看这种电影只能买这个票,是不是这里大家可以买很多票可以选,如果有这种情况的话,我觉得不好,你本来买了这个票就应该看这个电影,怎么会用这个票去看另一个,我觉得这种做法不好。其实我牙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这样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这样呢?为什么在中国有这样的事情呢?这本来是意大利才有的,在中国为什么有呢?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样不好,因为所有的这些政策的因素应该是透明的,我是在讲说,从演员的角度来看,因为你的电影拍摄,你是想看一个真正的票房,如果票房好是好事情,如果是不好的话是坏的事情。

黄真真:我第一次听到,我希望这个情况会很快改变,像娜塔莎·嘉西亚·古辛娜塔说的,应该是透明的。

阎柔怡:坦白说我第一次听到,谢谢记者提到这个情况,《幸福额度》上映的时候,我们会特别注意这个情况。

提问:我想问一下黄真真导演,我觉得现在女性的年轻导演并不多,可能作为女性这样一个创作者的角色来说,你在写你自己剧本和电影的过程当中,会不会比较刻意地在女性人物方面有更多的挖掘?包括他们的性格塑造,还有他们人物内心的塑造?因为可能中国电影里面很多男性创作者,相对来说比重会更大一些,某一些电影当中,他们的女性角色,其实几乎是一个花瓶,他们不是一个有丰富内心和比较复杂性格的人物,我想了解您在这一方面会不会比较刻意地做得多一点?

黄真真:我会,其实我一直很刻意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分手说爱你》,这部电影,第一个剧情出来主角是一个男的,男去选女的,我一看就改了,我说要一个女去选男的,既然我是女导演,我有机会拍戏,我觉得我会比较理解女人,应该是我会希望自己有这个权利,把女人的完整表现出来,因为女人是很特别、很有趣的动物,女人有时候强,有时候很癫像一个猫,有时候会骂人。我拍戏的时候,可以把女主角不同的层面带出来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

提问:我想问一下中国的两位女性影人,说到婚姻和事业的关系,国内有这样的关系,事业越高,感情生活的幸福度越低,比如说姚晨和章子怡,是不是事业到一定的高度婚姻生活就不太幸福?

阎柔怡:这应该不是绝对的吧,只是刚好台面上的人物婚姻出了一些状况,我觉得最终是两个人面对的问题,和她的工作领域应该不是画上等号的。

黄真真:对,我没有结论,但是常常拍拖,工作很忙,和爱情是没有关系的。

主持人(欧宁):其实我们今天这个论坛,是2点到5点,每一个环节是一个半小时如果大家没有提问的话。还有吗?我们第一个环节就到这结束,感谢台上三位嘉宾,她们的精采回答和大家的分享。

我们接着第二部分的讨论,坐在台上的三位是香港电影非常资深的三位女性电影人。特别是她们每一位都在70年代开始她们的职业,一直到目前还活跃在华语电影的行业里面。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今天有一些问题,可能会涉及到早期的一些港产片的制作,然后也包括今天他们的一些合拍的计划。有一些问题会针对他们的电影,也针对他们作为女性影人这样的角色。

也是像第一部分会针对每一位嘉宾有一些提问,然后再有一些共同的问题,一起问三位。先问一下许导演,你1975年的时候,从伦敦学习回来之后,和吴锦全导演(音)做他的副导演,我们知道吴锦全(音)导演是非常暴力的电影,有武林、侠客、政治、历史、权争,甚至包括男性非常逍遥的想象,他是非常男性的世界。你从和吴导演工作的过程中,你从他身上学到了什么?他的电影对你的倒影有什么影响?

许鞍华:我一直是吴导演的影迷,我中学的时候看他的《大醉侠》,我非常倾倒,我一直是武侠小说迷,10岁开始看金庸的武侠小时,看了吴导演的电影之后,才知道我所知道的武侠世界可以在电影里面。因为以前看到的武侠电影不可以飞的,因为没有维亚。我觉得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武侠小说和武打电影,其实是蛮女性化的,都是讲情感的,情谊的。并不是说李安的《卧虎藏龙》是来表达人的性格和感情的。现在来看,这个东西让我感觉非常倾倒。吴导演的意识形态,今天来讲,我认为是很主旋律的。都是讲中意人的美好的东西,也许是歌颂这些东西,他的武林世界也不是那种很阴暗的,基本上是这样的。

我没有跟他,我在他的公司里面做了3个月,都是做收拾、打电话。吴导演我现在也知道,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尊重女性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分男女,要不其实他也不会选我当他的助手,有很多男生都很愿追随他。他非常尊重我们,一开始他就没有让我感觉我是一个女助手,然后我跟他学的东西都是态度方面的东西,而不是技巧的东西。

主持人(欧宁):许鞍华导演从70年代开始进入电影节,实际上他经历了香港的新浪潮时期,也经过了80年代港产片的黄金时代,到90年代的低潮,到2000年又回到中国合拍的计划里面。其实你拍电影不仅高产,而且尝试了几乎所有的类型,从爱情片、伦理片、恐怖片、武侠片、文艺片还有纪录片都有著作。在众多的类型里面,你觉得个人最偏爱哪一个类型?哪一个类型你拍起来最得心应手?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