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2011年06月15日17:4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崔宝珠

崔宝珠:解决问题,我觉得跟男性、女性是没有分别的,反正每一个电影都有不同的问题,而且非常多的问题,不但是兼制解决、导演解决,连美术都要解决很多问题。我在解决问题中发现,但是你说感觉为什么宝珠解决这么多的问题,其实从我的角度来说,一个电影都是以导演为主,导演是电影的灵魂,作品是他的,风格是他们的。所以不管我做任何事的时候,我的身份就是为导演排除任何的困难,做先头部队。所以我努力去解决,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反正这是一部分。

主持人(欧宁):其实这几年你有在到大陆来拍电影,我们作为普通观众看到的电影,对幕後的电影不是很了解,包括这几年香港跟大陆之间的合作,在行业的这些制度的建设,或者是行规的建设,包括和约、艺人的管理、融资、市场、发行。这些背后的故事,我们知道的东西不是很多。你可不可以用你丰富的经验,告诉大家多一点背后的故事,而且能够对照一下香港跟大陆在这方面的一些差异?

崔宝珠:我从80年代就到台湾拍戏,和许鞍华导演来中国大陆来拍,那时候来到中国,很多组从香港过来,因为第一次对环境很陌生,所以香港来的主创比较多,那个时候大陆的物资比较不足,很多的东西,底片、器材都是从香港运过来。甚至冲印,拍完之后送到香港去冲洗。但是到90年代之后,从香港过来的主创没有以前那么多,在中国国内选的比较多,美术、摄影师等。陆陆续续地我现在没有分中、港、台的艺人,都打成一片,现在器材、底片冲洗都可以在内地解决。

主持人(欧宁):我记得昨天你谈到艺人签约是吗?其实在这之前,香港各方面是因为它有很长的历史发展,所以这方面的规范是非常好的。可能在90年代的时候,中国慢慢地不行,对照一下今天在这方面有什么的不一样?

崔宝珠:艺人签约,到现在这个年代是不同了,因为现在中港台的艺人,基本上他的和约是大同小异的,因为现在有很多的经纪人,经纪人公司有基础的和约,和每个演员因人而异,可能调整一下也有。现在来说可能分别不大。

主持人(欧宁):其实你有参与运作过很多大片,包括《藏龙卧虎》、《功夫》,最近的《孔子》,你可不可以跟大家讲一下,拍大片是怎么个运作方法,分享一下你的经验,因为大片很流行,中国导演都想要拍大片,香港投资很多,在制作这一块,大片和小片和中片有什么不一样?

崔宝珠:老实说,我自己觉得分别不是很大,大片的资金比较多,可能演员比较大腕一点是真的,因为资金多,考虑演员之后,希望找机会在海外发行比较好。或者是在国内受欢迎比较大的演员来参加演出,是为了保证票房和海外销售比较多一点。但是,中旬也有考虑回收的问题,可能没带制作,还有就是大制作,因为你请大腕演员,他们会考虑你的班底怎么样,你的班底、你的导演、你的摄影师、你的美术。所以班底的考虑也比较多一点。

主持人(欧宁):最后想要宝珠姐介绍一下你公司的一些情况和工作的最新项目。其实我们不是很了解,特别是幕後,因为普通观众看电影都是看最后的结果,不知道运作怎么样,可不可以介绍一下。

崔宝珠:好象是卖广告一样,我是刚刚拍完一部戏叫《白蛇传说》现在在做后制,下面来的,准备的项目里面,没有具体的,但是有几个剧本在发展当中,但是没有一个具体的说马上要拍什么戏。

主持人(欧宁):谢谢宝珠姐,下面就进入共同问题的时间,我一个问题问你们台上三位,因为你们都是很资深的电影人,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来讲,他们特别好奇,明星那么大牌,你们怎么在片长和他们合作的?怎么驾驭他们?怎么样调度他们?我代表普通观众来问你们这样一个问题。

许鞍华:说的很老土,其实是平常心,正常的对他们像对每一位演员一样的礼貌,也是根据这个合同的规范,不会因为他是大牌,也许是不知名演员。比如你是一个新人就可以随便地调度他,让他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大家都根据工作计划行事,无论是对大牌还是小牌,有什么事也是照样讲,不过很难跟他们,如果有一些大牌有很多经纪人,有时候说话会比较好一点,因为通过一个人在中间说话,也许大家是朋友,也许以前合作过,而希望占一点便宜,如果他们能做到算是很大牌,他们肯定比你精明,不会占便宜,只要公道就可以了。

崔宝珠:大牌演员,可能导演和制作人的位置不一样,一般我们和大牌演员谈合作的时候,希望有一个好的故事说服他,他喜欢。刚才也说了,他会挑一个班底,最重要的是导演是谁,其他的摄影师、美术。其实他们比较重视这个剧本对他们适不适合,他比较重视,他相信这个班底不要太差,不会拍一个不好的电影,这个心态多一点是这样的。其他的谈的过程里面,有一些是沟通的问题,跟他多一点沟通,了解他们想法的时候可能比较容易,是女人,聊起来比较亲和力,刚才说亲和力多一点。

张婉婷:我觉得对我来说,大牌比小牌、中牌更容易跟他沟通,因为大牌本身对自己有信心,而且他的安全感比较高,和他说话可以很直接,很真诚地说,我觉得所有演员,其实都好象是小朋友,其实他们心里有很多不安全感,因为他们要面对很多观众,在一个大荧幕,把自己的头放大了几百倍,面对着观众,所以他们内心有很多不安全感,所以我觉得作为导演,其实最重要的要让他觉得你是跟他同一条线的,你一定会保护他,一定会看到他有什么不对,把他搞下来,而且选他最好的一面表现在观众面前。如果他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一个人,而且你和他是同事,不是来指挥他,我从来当他们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觉得绝对没有一个人是麻烦的,我觉得大牌、小牌都可以沟通。

主持人(欧宁):第二个问题,我想问问三位,在片场或者是剧组的时候骂人吗?

张婉婷:我从来没有骂,因为我的声音不够大,因为我们不是黑社会来打斗,不会骂,我觉得我找来的人得是我崇拜的对象,也是我喜欢的艺术家,真的没有想过骂他们。但是有一些时候还会面对很多群众,几千个人接一个很混乱的场面,我通常会找一个很凶猛的副导演,能说脏话,大声互相问候一翻就可以了。

许鞍华:基本上没有骂。

崔宝珠:自己没有骂,但是抓到房间里面说他。

主持人(欧宁):现在要进入第三个共同问题,刚才第一部分的时候,我也有问她们三位,作为女性、女人,你们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要处理一些工作跟感情、家庭这样的问题,因为刚才我说了,有一些影人因为结婚离开了,她的创作力和电影界的职业没有办法持续到80多岁还在拍,而且家庭又处理地挺好,这样非常难得想你们每一位对这个问题做一些回应和分享。

从张导演开始,我们还蛮想听听张导演和罗启锐的八卦。

张婉婷:其实之前他已经和几个男朋友分手了,因为他经常见不到我,我在纽约读书的时候发现我的同学罗启锐肯定知道我们拍戏不规则的时间,而且谈得来,我觉得我很幸运地找到他,我现在很安心地拍戏。他有两个孩子,没有孩子是分别很大的,我也想过有孩子,但是我就像演一个小狗试试看,我养这个小狗,最后到大陆拍三个月戏没有见他,回来的时候,他已经长大了。我说小弟过来,他就这样看着我,好象说没事不要叫我这种,慢慢地他变成一个很孤独、很犹豫的小狗,像得了忧郁症。我觉得我要养了这样的小孩,常常不在家就没有勇气了,错过了小孩的机会。

主持人(欧宁):宝珠姐?

崔宝珠:我很幸运,有两个小孩。他小时候压力比较大,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常常工作,而且花在工作上面的时间比较多,在家里小孩照顾相对忽略一点,好在当时和爸爸妈妈一起住,我上班爸爸妈妈住,我另外一半也是做摄影师,所以比较体谅我的工作态度。

许鞍华:我一遇到这个问题很惭愧,因为我没有结婚,也没有小孩,我真的到现在可能是阿Q精神,事实是这样的,我觉得每个人的追求和满足感是不一样的,一定要承认这一点,我一点不羡慕人家当母亲,我替我妹妹看着她的女儿,6个小时就昏倒了。我觉得我有一点现在这个议题的,男性、女性的分别。我觉得因人而异,每个人都要找到,而且安于做回自己,我不能说现在有很大的遗憾。

主持人(欧宁):谢谢。然后我们就开放给大家提问,请举手,如果有问题要问提上的三位嘉宾。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