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2011年06月15日17:4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提问:我想请教一下,我是剧作家,我经常感觉,女性导演的身体实际上藏着一个男人的心,也有很多男人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女人的心,当然最高的境界,我觉得应该是婴儿或者是老人,那个叫身心合一,你们怎么看这个问题,谢谢!

张婉婷:我想是对的,因为尤其是当我们干导演这一行,有时候基本上我是这样讲话的,但是有时候我决定也是蛮快的,因为在现场每一天你基本上要做一千个以上的决定,所有人过来问你导演,要白的还是黑的,要长镜头还是短镜头,这个从左边还是右边。你要很快给答案,那个答案不一定是对的,有时候你想我答错了,你也不清楚,但是每天这样训练,你是很快做很多很重要的决定。然后我就发现,这个可能是一个你们以为很男人的一种行为。就是当机立断的感觉,但是我在片场每天是这样的,我发现不管了,反正他们问你的答案,100个答案有80个是对的差不多这个片子就很好了,所以慢慢地锻炼出一个比较男性的性格吧。

许鞍华:你问的是我有没有决断力吗?

提问:其实我在问你身心合一。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许鞍华

许鞍华:我喜欢决断地快,因为我不想考虑,我不想把一件事情想来想去,所以我的性格比较急跟冲动的,我不想去说这件事的好处在哪里,坏处在哪里,很少想得很清楚,所以说这个决断有一点乱。

提问:我经常觉得李安是一个女人,他的身体里装着一个女人的心,因为他会有自己的意志,但是他可能有自己的目标和品质,但是他也很被动,他会让你演了之后,他说这不是我想要的。所以这个是不是一个真的每个导演他身体里,其实他们会说女人的身体里装着一个男人的心是很容易当导演,男人的身体里当一个女人的心也很容易当导演。

许鞍华:我觉得心是没有性别的,如果大家用来一个男的、女的来作为一个描述性的表达,阴啊阳啊,这种平衡,可是作为一个有价值观念的语汇,我觉得有一点问题,反而会把自己的东西限制了。如果一开始你是一个女性主义者,不能欣赏所谓男性的一些特质,你觉得你是女性就不会有,其实女性可以有一个男性的心,用来解释和描述一个东西可以,如果用一个价值的观念说这个男性的观念不好。如果你说李安也会有女性的心,因为他的东西很细腻,我也同意,如果他是一个女性的心没有那么好的导演我就不同意,是这样子。

张婉婷:其实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和变成怎么样的一个人,也是有分别的,比如说我爸很早就死了,我是给逼出来的,我很小要出来做工,养活家庭之类的。如果我爸不死,我想可能我就过得比较正常的生活,我就正常地读书,正常地嫁人。好象宝珠说一生希望早一点玩,退休,从来不希望工作的,是不是?

崔宝珠:对啊,我一直不想工作,10年前希望退休,现在还没有退,我觉得不是男生、女生性格的问题。

主持人(欧宁):其实你刚才的描述,男人的身体装着女人的心,用性别来区分不是一个有效的办法,因为性别的模糊。

提问:我非常感兴趣许鞍华导演说到她的作品非常有感情,她特别强大,把女性放在中间。但是我最近和那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导演也谈过,他们也说想要演马歇尔的电影,他们也做了很多的研究,但是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中国女性做过马歇尔的电影。我想到美国凯瑟琳·比格罗(音)得奥斯卡奖是因为战争的电影,很多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你们认为女性有没有可能做马歇尔的电影,如果你们要做这样类型电影的话有什么障碍,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出现这样的电影?

许鞍华: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小的女导演,婉婷也拍过一部。

张婉婷:我不是导演,拍的《战神传说》我是策划,但是我很喜欢马歇尔的电影,我决定有一天也要拍。

许鞍华:我不会区分男女性,我不懂跳舞,打网球很差,搞不清楚方位,拍动作片这一套,其实是我感觉拍电影,尤其香港片里面,最高度技术专业化的一环,就是希望你的方案、镜头配合特别好,我对动作,像跳舞没有那一方面的天分,所以我觉得我去搞就不会觉得很愉快,不过我对武侠电影很喜欢看,我觉得并不是因为男女的问题。

另外拍《书剑恩仇录》的时候,很多的内容,它是一个武打片,我想把它拍成历史片,这两种片种混不起来就很古怪,因为历史片是写实的,武打片不能用同样的要求。因为一个历史片突然有人跳来跳去就很奇怪,那时候我还没有搞清楚。

主持人(欧宁):谢谢,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您好,我是崔永元团队的策划,其实我们公司做了很多的电视节目,里面有很多的女编导,我知道许鞍华导演也是原来从电视台出来,做了很多的纪录片和专题片,我代表很多的女编导或者是有意成为导演的女性想问一下三位。作为一个女性的编导,或者有意成为导演的女性,怎么样能够以一个比较实际的途径能够成为一个导演,或者成为一个兼职,先不说能够成为很好的吧,有什么样的途径能够成为呢?因为其实我知道在内地有很多的像编导或者是文艺女青年都想走这一条路的谢谢。

张婉婷:我想最直接的是先写一个剧本吧,因为现在我觉得市场上面好的剧本很缺乏,如果你可以很努力地把剧本写出来,死活地说我要当那个剧本的导演,如果你写的基本是好的话,真的是感动人的,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现在在网上拍一些短片,成本也很低,随便放在优酷的网站还有很多机会。现在的路很多,就是要努力做一个东西出来,才可以有人,就是用口来讲是没用的,就是要真的做一些作品出来,机会比较大一点。

许鞍华:你现在还有人想当导演吗?

提问:我很想当导演。

许鞍华:我觉得导演作为一个明星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提问:其实他们不想当明星,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内地的说法叫文艺女青年,他们觉得自己很有表达的欲望,就有可能像导演这样,有他的生活,可能是一个北漂,他有一个经历想要表达出来,我身边有这样的人,挺希望的。

许鞍华:我提议应该拿一个摄影机自己去拍自己的电影,入行可能是作茧自缚。我不是说电影市场坏,这个游戏规则不是用来表达个人感受的,回有很多票房的因素、制作的因素,也有妥协的地方很多,如果当成一个个人表达。

电影新浪潮第三场——多元时代的女性制作力量

崔宝珠

崔宝珠:我是做制作的,不是做导演,你要做导演也好,兼制也好,我觉得先花一点时间,从制片开始学习,或者是副导演开始学习。弄一些时间、拿一些经验,像婉婷导演说的,写一些剧本它出来给投资人或者是兼制看,因为这个市场需要很多不同的创意,所以大家真的有兴趣的话,尽量多写剧本,拿出来大家去研讨一下。

主持人(欧宁):其实今天的讨论,这个议题设计,其实是有一点问题的,但是第一拍的时候,像黄真真这样新一代的女性影人自觉意识比较强一点,台上这三位资深影人,因为跨越了不同的年代从早期的男女平等过渡到现在无性别的境界里面。

所以今天的讨论很有趣,因为台上三位用非常幸福的制作经验给大家分享了很多很有趣的故事,感谢三位。宝珠姐,许导演、张导演,我们今天的讨论到此为止,谢谢三位。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