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专访导演陈英雄:“挪威森林”里的世界公民

2011年06月16日02:31腾讯娱乐[微博]张海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陈英雄做客《上海进行时》。有媒体赞誉其的作品是“罗伯特·布列松执导了斯科塞斯的剧本”,他们看到《三轮车夫》里解剖越南社会那把安静的手术刀。可他本人对电影艺术面向之外的事情不感兴趣。

导演陈英雄做客《上海进行时》

腾讯娱乐独家专访(文/张海律 图/井太)曾有西方媒体赞誉陈英雄的作品是“罗伯特·布列松执导了斯科塞斯的剧本”,他们看到的是《三轮车夫》里解剖1990年代越南社会那把安静的手术刀。可陈英雄对电影艺术面向之外的事情,从不感兴趣,坚信电影不该是社会新闻、历史教科书和哲学讨论。甚至他一直逃逸自己早被定型的那些身份属性,不是越南人,不是法国人,也不要说是法国背景的越南导演,而是一个背离观众熟悉的越南叙事而拥抱全球化制作的世界公民。

专访陈英雄——“挪威森林”里的世界公民

陈英雄——“挪威森林”里的世界公民。

这是一个安静的摩羯男,可以在下龙湾舢板上迎着日光、不游泳却下几盘棋的宅男。轻声细语是他的表达方式,即便生气,也只会用清晰而缓慢的语调告诉对方。然而他同时也是个坚持己见的固执艺术家,别指望能从他口中掏出一丁点关于成长的记忆,而只想让人们记住他的电影作品,“我实在不明白为何我得把我生活和生命的真相告诉大家。”

专访陈英雄——“挪威森林”里的世界公民

陈英雄,安静的摩羯男。

他努力让自己的作品成为一面供人们安静审视内心的镜子,而让自己缩到镜子背后,等待被观者忘记。然而极其的淡定安静,也能成为一种强烈的个性,让人们记住了片中那些

并不真实的越南景象,那些只来源于导演内心而非地理现实的越南记忆。一抹阳光撩开一扇帘布,一个水淋淋的少女如青木瓜般苦涩而甜美。

人们实在太珍视1990年代银幕上这股越南味道,始终不愿剖开那个青木瓜,更不愿味道的生产者陈英雄转身而去。然而,将自己定义为世界公民的导演,势必不愿总停留在自己都不熟悉的祖国,他抽身上路,大制作、大明星、大名著,但内心依然坚持那股安静的力量,东方式含蓄隽永之美。

专访陈英雄——“挪威森林”里的世界公民

导演说,他电影里的越南并不真实。

越南记忆,别指望通过我电影看到真实越南

腾讯娱乐:请跟腾讯娱乐的网友们打过招呼?

陈英雄:腾讯娱乐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陈英雄。

腾讯娱乐:您知道您名字的中文意思吗?特别是英雄

陈英雄:知道,因为在越南语里,Anh Hung的意思也是英雄,于是在大家认识我时,中国的翻译就直译成了英雄。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腾讯娱乐:您是在岘港出生并长大的吗?然后12岁去了法国?

陈英雄:材料上是这么说,可实际上这取决于我的情绪。比如日期可以是1962年,1966年甚至1968年,今天,我却想说我1966年出生在老挝。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实在不明白为何我得把我生活和生命的真相告诉大家。我与观众间惟一的真相,只是我的电影,仅此而已。

腾讯娱乐:就拿材料上的岘港来说,我去过那儿,是一个喧嚣繁忙的大港口。这与您电影,尤其是《青木瓜之味》和《夏天的滋味》给予观众的越南形象完全不同,可否认为您电影中的越南,并非是您记忆中的家乡,而是文学性上的家乡?

陈英雄:我想我拍摄一部电影时,不是针对一个具体的国家,而是我内心和情感面向的国家。如果想通过我的电影认识真实越南,那是不可能的。就像如果你想认知美国,或许跟FBI和CIA聊一聊更合适,相比泰伦斯·马利克电影(《生命之树》、《细红线》、《天堂之日》导演)中的美国,特工们能描述的更具象。艺术家的描述方式永远应该是从内心出发的。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开树的花]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