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大师班第三场:电影工业中的导演角色

2011年06月16日12:42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周黎明:我们谈一下英才孵化计划,你们是艺术总监,你们怎么看?

休·赫得森:我还没有具体来看,我在这个当中选择了一个,第一我喜欢这个小故事,我选择这个原因是他在预算上面并不是太野心,比如说有人体出来要400万,我觉得不太现实。我选择的这个是100,但是我觉得这100万已经很雄心勃勃。

就是一个人的发现他最后是日本人,不仅他的妻子知道他是日本人会非常痛苦,而且他的孩子也痛苦,这样一个悲剧感,我觉得不错。

周黎明:你觉得让谁来演比较好?

休·赫得森:这个导演是女性,她说英语非常好。我想她在中国拍摄就好,而且用中国人就可以了。

周黎明:现在有很多著名的演员,有一些非常好的知名日本演员,在台湾非常有名,像金城武。

休·赫得森:我看了这个故事,而且这个故事非常好,而且这个导演住在伦敦,我可以跟她很好的沟通。

周黎明:你选择了这个?

休·赫得森:我还没有明确。我会持续跟踪和关注这部电影,我会提出我的建议。因为我在摩洛哥教过两年的书,所以我非常愿意跟学生合作,当然这个导演不是学生,她之前拍摄过电影了。她昨天拿到了一个奖项,所以她非常幸运。

周黎明:比利·奥古斯特您拿到资料了吗?

比利·奥古斯特:昨天我也参加过颁奖,如果有学生参与进来的话,如果要出名,要赚钱,最好不要做,如果享受这个电影的话,我觉得非常不错。

周黎明:所以您会在剩下的电影当中选择一部吗?

比利·奥古斯特:我没决定。

休·赫得森:要想拍摄电影是一个体力活,而且不太容易做。我想说你做导演,体力必须太强,演员不需要体力太强,但是导演不行。演员有的时候也会灵感枯竭的时候,导演也会有高潮和低谷,有的时候拍摄,今天没有灵感,很糟糕。在那一天你不能拍摄出你想要的东西,你没有办法把过去的东西拉回来,这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所以导演也有低谷的时候。

周黎明:导演也是人,有的时候大家会把导演当成上帝,无所不能。你觉得对吗?

休·赫得森:你这样想会把导演给毁了。

Greg Latter:这个故事不错,剧本我不知道,大家都在讨论,制片、导演、剧本无所不能,听上去这个概念很好。

周黎明:导演不能说今年没灵感,不拍了。

休·赫得森:有的人会说不拍了,但是如果今天有很多的演员在现场,你说不拍了,这样是不负责的。斯皮尔伯格也有电影公司,他跟我们不一样,他是上帝他是太阳神。

比利·奥古斯特:大家都要等你的话,会浪费时间,大家都在等你的话,都等不起。那么多有创意的人在你周围,坐在剪切室里面,终于拍出来的,那个时候是很满意的时刻。

完美把你想要的感觉,哪怕只要几秒钟的时刻把它呈现出来了,在那个时刻你会觉得非常享受,哪怕只是瞬间,我觉得这就是拍电影最享受的时刻。

周黎明:我们有时候会听说导演有的时候灵感会枯竭,导演是不是应该掩饰起来,不应该说他碰到了困难,还是应该跟大家说他今天不对。

比利·奥古斯特:应该说你所拍的片子能不能在电影上影的时候跟观众共享,其实这是一个很私密的东西,如果你能够跟观众心灵上碰撞,形成共鸣,这就非常好。其实,北美、欧洲、中国的电影都有打动观众的时候。

休·赫得森:可能电影只是一个媒介,是用来讲故事的。现在可能最好编故事的是电视剧。

Greg Latter:我觉得电视是编剧表达故事的媒介,而电影是导演表达故事的媒介。

休·赫得森:我觉得是这样。其实是现代的小说家的呈现形式。

Greg Latter:刚才比利·奥古斯特在讲,有时候你能够通过你的片子跟你的观众达成心灵上的契合。但是,画家也有,在你的画室里你的心灵被触动了。但是电视没有这种感觉。

周黎明:像《征服者佩尔》都是很长的时间,而一般的片子没有那么长。

比利·奥古斯特:因为是围绕的是编剧的作品,围绕的是演员那个时候都是把好的故事呈现出来,不会想拍这个要多长,拍那个要多长,那个时候不会想太多,是本地的影片或者是全球的影片。

周黎明:有一些中国影片拍的很好,如果说你只拍一种,你想拍哪种?

比利·奥古斯特:我不在乎哪种语言的,关键是哪种片子,如果它是全球的,他就是全球的。如果说你要定位成本土片,可能本土都卖不出去。

休·赫得森:刚才比利·奥古斯特说的对,你也已经成为美国人了,中国人住在美国,不是吗?

休·赫得森:《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他是真正懂电影,吴宇森的电影我不知道。《变脸》我不知道。

Greg Latter:是这样的,非常不错。

电影大师班第三场:电影工业中的导演角色

合影

休·赫得森:我喜欢李安的电影,他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断背山》非常敏感。他非常绅士、礼貌,他极其剥削,他是出身在台湾吗?

周黎明:对,他在台湾出生,然后在美国上学。

休·赫得森:还有《卧虎藏龙》。

周黎明:还有一个特别好玩的事情,在中国很多的影迷,在他的英语片当中,他找到了中国的元素,他觉得这是中国版的,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很中国化的东西,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到在李安的作品当中一些中国的迹象。

休·赫得森:我不知道,我觉得有些作品超越文化的。

周黎明:他所有的作品多都有一些相同的地方,像《卧虎藏龙》他是《饮食男女》的武林版。

比利·奥古斯特:在看李安电影的时候,你会看到赤裸裸人的脸,我觉得他谈论的是很通用的人性的东西,你很难说他是一个中国的,全世界都有。

周黎明:你是不是觉得中国电影应该拍摄一些全球大片,这是中国导演的全体梦想。

比利·奥古斯特:我喜欢意大利的影片,因为它反映了意大利得人心和灵魂,我喜欢意大利的东西在影片当中,我觉得中国也应该是这样情况,如拍全球大片,可能会失去中国本身的特制,也会失去自己文化的特性。

周黎明:这种认同感对你礼说多重要,有些人在拍叫泛亚共同具有性的特点,就是拍一个对亚洲都能够共通的片子。

休·赫得森:在欧洲也有,比如说泛欧的片子。好莱坞经常会吸引到欧洲的导演,最早时候的一些导演,他们都在好莱坞拍出来很棒的片子,其实在好莱坞鼎盛的时候吸引到很多欧洲的导演来到好莱坞。现在好赖是是一些大公司,他们就像生产一些罐头一样,但是他们赚钱,但是他们不像以前那样有想象力,有远见。早期的好莱坞导演,那些法国人、俄国人,他们都非常有想象力,那个年代是非常好的年代,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

周黎明:你拍摄过很多电视广告。在中国有一种电影的类型就像广告,但是专业词叫做产品植入式广告,但是广告植入的太多了,就像产品的电影一样,你觉得这个事情对不对?应不应该做?我觉得点因很有影响力,所以他们想把广告植入到电影当如,让他们删不掉。比如说这瓶水一样,其实已经植入进来了,剧中的人物已经这样做了,大家都在猜这个片子植入了多少广告。

休·赫得森:我对此无评判,我觉得没什么不对。

周黎明:但是把这样植入做成影片。

休·赫得森:我觉得没什么不对。

Greg Latter:我觉得生活在这个商业的社会当中,非常尴尬,但你不能说这是错的,只能说很无奈。

比利·奥古斯特:我曾经参加一个访谈,是《加勒比海盗》的制片人,每隔10到15分钟都会有一个小高潮。

休·赫得森:这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但是在美国那些电影公司要成功,他们去除了很多的严肃电影,然后吸引观众到电影院,但是真正好的电影就很少了,就像我拍摄严肃的电影就很难到美国融资,有时候你必须要独立做,你必须要跳出来进行独立思考,你不能总是拍浪漫的电影。比如说,在那里等你的车,我觉得这是一种悲哀,这是一个悲剧,这种有系列故事,讲的很好的故事都已经消失了。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