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电影大师班第三场:电影工业中的导演角色

2011年06月16日12:42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周黎明:每年奥斯卡评奖,他们就会忘记这些畅销的电影,他们会去那些小质量的电影,高效的电影。

休·赫得森:是的,这是一种悲哀。有时候就是特许经营,就好象建立连锁店,我觉得对我和比利·奥古斯特这样的人来讲是一种悲哀,这种一是现实,我都在批评。其实其他类型的电影还是有这种空间的。

周黎明:你觉得你想要拍的电影要给你多大的空间。

比利·奥古斯特:我想说未来电影都在观众的手中,在我选择主题的时候,我发现在美国很很有趣的是,像HBO这样的电视频道,他们会拍一些我们感兴趣的电影。但是在欧洲拍高质量的电影还是比较到,你能够得到很多的支持,但是也很难,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越来越难了。

Greg Latter:我想再回到我们开始的原点,前面你们说道特许专营的方面。

电影大师班第三场:电影工业中的导演角色

合影

周黎明:像《加勒比海盗》这些大片,在好莱坞有一些词,就像麦当劳那样。

其实他们只是制作这样一些电影,如果有一些人聘请你去做一些这样的电影,比如说007系列的电影,你会这样做吗?还是会逃离呢?

Greg Latter:我一开始是这样做的。

周黎明:我们留一点时间给听众提问:

提问:我是一个纪录片的制作人以及编剧,我想问编剧一个问题,在你选择以真实类型的故事该改编的这种剧本的时候,你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Greg Latter:当然这是很微妙的,如果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特别是是一本书,根据真实故事写的一本书,你肯定要忠实于这个真实故事的精髓,我不完成相信,就是对真实的这个故事里面,我们是不能够长期场景的,其实还是可以的,如果我们能够创造这个场景,然后服务于这个场景就很好。尼尔森在他第一次选举的时候读过一本书,他是在路边枪杀的,其实这个导演没有读过这本书,他只是看过这篇报道,我觉得有些批评家说我虚构了这个场景,还有人说你加入了之这个虚构场景会影响别人的信任。

周黎明:你的《善意的背叛》其实也是按照真实的故事改编的。

比利·奥古斯特:这个故事是关于父母的一本书。我们跟它讨论了很多,如何来更好改编这个故事和发展这个故事。在我拍摄这个影片之前,我写一封信给他,他说只要我们尊重故事就可以。

周黎明:还有人说这个影片远离了这个故事。

比利·奥古斯特:在这个书里面,的确有一些章节过大的夸大了作用。

周黎明:但是在一些章节你还是说了一些作者的好话。

比利·奥古斯特:其实我们没有把剧本发给他,但是他说只要尊重剧本他就可以接受。但是在电影中要有一些戏剧,不然没有办法吸引观众。

周黎明:在《烈火战车》中你是否尊重事实?

休·赫得森:我想跟比利·奥古斯特一样,我们有进行了一些改编。也被别人批评了。

周黎明:你在改编的时候你是清楚的吗?

休·赫得森:是的,为了突出效果,但是我也不改变事实,这是一个纪录片。纪录片是可以通过这个来歪曲这个事实的。

周黎明:为什么有时候电影会为了效果歪曲事实?也就是说这个故事的框架之外,其他都是假的,但是他用了真实的名字,以及真实公司的名字。但是他们也认为里面的东西也是假的,但是我们承认这个电影非常好。但是,这个电影不是传达真实的信息。

休·赫得森:如果你评论这部电影的话,从制作方面效果非常好很让人享受,很受欢迎,但是它是对政治事实的歪曲。通过戏剧化的扭曲,会让观众更欢心,如果大家要谈一下,虽然不太适合,但是在电影里面扭曲为了突出它的效果,从电影里面来讲是可以接受的。

提问:我是一个独立导演,我的问题是问给两位导演的。如果我们拍部电影,然后你要打开中国市场,但是在中国政府说太悲惨了,太黑暗了,你会为中国审查的要求改变你的电影吗?还是要适应中国市场?

比利·奥古斯特:我想说这个华太晚了,因为这个电影已经完成了,我们不可能改变任何东西。但是我想说有些电影就是拍给美国人看的,所以也没有任何道德的方面。

周黎明:你的电影在中国市场会觉得结局太黑暗,不利于道德的鼓励,你会是放弃这个市场吗?

休·赫得森: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事情,但是我会去争取。

周黎明:但是你没有权力选择。

休·赫得森:我想我可以选择在中国上影不上影?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遵守原则。

周黎明:你可以有选择,也可以作出改变。

休·赫得森:我想我会坚持自己的原则。

周黎明:你的电影不在中国上映的话,那么盗版就赚钱了。

电影大师班第三场:电影工业中的导演角色

合影

比利·奥古斯特:就让他们赚钱吧。我的电影有发行商觉得太黑暗了,他们加入了一些音乐,也就是在整个音乐过程中,他们加入了一些喜剧的音乐,这太有趣了。

周黎明:在《无间道》里面,在大陆上映的时候,它的结果进行了改变,其实坏人是没有被抓到的。

提问:在早期20、30年当中,比如说在上海的星光大剧院里面进行试映。在美国试映过程当中,在美国观众所处的位置。

周黎明:你说的试映跟他的试映不是一个概念,我们会去看,我们的意见不会作为导演的参加意见。

提问:我说的公开试映。

周黎明:你说的上海1931年的试映是他们那种试映吗?

提问:对。当时在上映之后反映很好然后星光放映作为承包。

周黎明:1931年已经有试映了,然后根据试映的结果来判断是不是发行影片

休·赫得森:关键是要看,测试完了之后是什么样的结果,会不会对影片做修改,因为在真正意义说的试映之后,演员会改一些自己的风格。因为试映之后你才会知道大家的反映是什么样子的。有的时候出于商业的原因,你的影片会受到侵犯,关键是试映的时候你要知道哪些是该改的

提问:你以前有没有碰到过数字影片,而不是30毫米的胶片?

休·赫得森:这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如果说只是注重数字技术,你只是在玩工具,不是在拍电影。但是我相信数字放映的技术也是在不断改善,在一个黑房间里面然后观众跟你一起同喜同乐。

比利·奥古斯特:现在的镜头比以前进步太多了。

提问:三位大师好,我是一个编导的学生。生活就会离摄像机越远,导演在拍一个人的一生,只能是很简短的拍摄完,不可能真实的拍摄一生。

周黎明:好象很哲学、很抽象的样子。

比利·奥古斯特:不要太信奉本本主义。

提问:如果是一个中国内地的电影,如果有海外发行的企图,是比较精彩的电影,去争取美国、欧洲的电影,他们是在海外拍摄的,他们还有一到两位的海外演员。世界市场对于中国的电影是陌生的,我不知道这样的电影会不会成功。我们一个镜头拍摄完之后,再拍摄一个,一个是中文的,一个是英文的,如果中国电影想这样做,这种作不是可行的。对我来说我不希望这样做,我想以汉语为主,如果这样做是不是可以成功?

周黎明:大概193几年的时候,美国语演一遍,然后西班牙语演一遍?

提问:我说的是同一个演员,可以说英语的。

休·赫得森:不能一直这么做,我们总是两种语言,两个版本的,以前做过一次,只不过多花一点时间,钱多花一点而已。我理解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关键是注意力放在哪里,是关注中国市场,还是海外市场。我觉得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这是制片人的问题。

比利·奥古斯特:我觉得做两种语言,演员脑子可能会混了,对演员来讲很容易把脑子搞乱。我建议的方法你可不可以拍好之后,再配音。

休·赫得森:这个是可能的,因为合拍片越来越多,如果中国这个限制不取消的话,中国想要出更多的电影,只能出合拍片。

周黎明:我可以补一点想法,因为我是做双语写做的。我一般的做法,我用同样的素材,然后我再写一篇,因为里面不光语言的区别。比如说这个笑话,在中文里面可能是喜剧,在英文可能不是,我比较认同休·赫得森先生的意见,你用一种语言为主。我觉得可以常识,理论上可以做到,实际上很难。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