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之西班牙表情:凝于光影的情感浓度

2011年06月17日03:25腾讯娱乐[微博]张海律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对弗朗哥专制时代的反思

作为欧洲大陆最后一个极权法西斯政府垮台的国度,西班牙的电影历史势必也更受政治氛围的影响。在弗朗哥专制时期,电影的自由度彻底被控制了,而且是从政治到社会甚至喜剧类型的全面控制。当然,与高压下的东欧曾经涌现出的“丝鹅绒监狱电影”相仿,在法西斯带来的压抑中,西班牙也有那种极富突破性的艺术作品和更旺盛的创造力。甚至于弗朗哥本人还参与过编剧工作,比如1942年的《家族》。

1975年弗朗哥死前,是西班牙电影生产的低潮,但却涌现了这两个伟大的导演。卡洛斯·绍拉成名更早些,在1960年代就以《狩猎》和《薄荷刨冰》赢得西柏林电影节的奖项,1970年代的《安琪莉卡表妹》和《饲养乌鸦》又让他得到戛纳电影节的认可。在1979年以《妈妈一百岁》获取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后,绍拉的兴趣彻底转入民族音乐电影领域,《弗拉门戈》、《探戈》、《法多》、《血婚》、《卡门》都以华丽的歌舞成为其后期电影的标志。维克多·艾利斯为人熟知则是1973年那部荣获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金贝壳奖的《蜂巢的精神》,相比绍拉,艾利斯的作品产量极少,但部部经典,甚至直到2002年《十分钟年华老去》中的一个片段,人们才有重新记起这位影像安静流逝的大师,记起画面感神似的《南方》(1983)。

上海电影节之西班牙表情:凝于光影的情感浓度

《民族的猎枪》

弗朗哥死后的若干年,最有影响力的片子是一部关于17世纪的喜剧片《民族的猎枪》,直至1980年代,才规模化地出现针对内战反思的电影,重要的包括海梅·查瓦里的《夏天的自行车》(1984)、贝尔兰加的《小牛》(1985)、海梅·卡米诺的《迅龙》(1986)、卡洛斯绍拉的《卡美娜万岁》(1990)。近年来,墨西哥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潘神的迷宫》(2006)以及马丁内斯·拉萨罗的《13朵玫瑰》(2007),同样关注内战历史,但更为全球观众所熟悉,这些作品都非常有利于西班牙人审视过去。

此次上海电影节,不经意的挑选到两部审视弗朗哥时期的电影。金爵奖竞赛片《秘密》,顾名思义,是通过记者的一次意外资料查询,而发现父亲在内战时期的重要秘密,于是回到了导演罗兰(微博)·约菲擅长的历史题材去,约菲1986年曾凭《传教》荣获过金棕榈大奖。交织着精致黑白影调和绚烂奔放彩色幻想的《挚爱今犹在》,以一段地下潜伏偷情故事和光怪陆离的氛围,来重视弗朗哥时期的黑暗悲剧。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uangmin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