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之西班牙表情:凝于光影的情感浓度

2011年06月17日03:25腾讯娱乐[微博]张海律我要评论(0)
字号:T|T

西班牙语拉美的影像景观

相比英语在发行机制和市场口味上的巨大优势,西班牙语在电影商业领域的全球性渗透力肯定弱小很多,但这个全局上的劣势没有太影响电影创作的结果。除了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本身,在其曾殖民的拉美大陆上,各国导演们操着西班牙语,拍摄着结合西班牙情感浓度和拉美魔幻现实的力作。

上海电影节之西班牙表情:凝于光影的情感浓度

《旅行》

我们从已知拉美文学具有“魔幻现实主义“传统的这个概念出发,先入为主的把诸如阿根廷导演索拉纳斯《旅行》和《云》这样的作品对应上去,倾斜的最南端城市乌斯怀亚、拍卖巴塔哥尼亚土地给英国、布宜诺斯艾利斯成了威尼斯、街上的行人永远倒着走、大雨不停乌云不散、以吨计的外债、屈膝的蛤蟆总统为美国主子跪打网球,这些景象不都像极了《百年孤独》里飞起来的阿玛塔以及那火车掠过后突然消失了的整村人口,它们是魔幻的。但等等,为什么在《社会性屠杀》里,首都近郊真的是座水城、做秀明星总统梅内姆真的必恭必敬地与老布什对搓网球、“阿根廷石化”真的卖给了私人、包括导演在内的“人民”真的不能从银行提钱出来了,国家破产了,这好像不是魔幻了。通过看《社会性屠杀》,差不多就能明白了《旅行》和《云》的灵感来源,那根本不需要什么魔幻现实主义的想象力,只需基于现实,让人物再戏剧化一点,让外债数以公斤度量,让洪水来得再猛烈些。

这抹魔幻现实主义,依然借着阿根廷历史旧债的阴魂,出现在此次电影节竞赛片《越狱》里,主管视角让摄影机带着观众好奇的双眼去探索这个地下世界,然后像一切恐怖片客观环境接主观视角的手法,当代越狱的犯人发现了可怖的数具人骨,堵在为逃生挖掘的地道里,十分超现实?不,那就是1970年代末发生并至今触痛阿根廷人的“失踪者问题”。墨西哥电影《最终死亡》则干脆把魔幻现实置于未来世界里,反映的却依然是深具反乌托邦精神的当代政治问题。秘鲁电影《明信片》则以完全现实主义的手法,去设置出对比强烈的冲突元素,为故事制造良好的推动力,于是,发达和落后,拆迁和坚守,北半球和南半球,裹挟着兄弟与姐妹的清纯和色情,在古老而魔幻的库斯科高原相遇了。

在好莱坞霸权下的西班牙语电影,还是得到着相应文化政策的保护,北京塞万提斯学院文化部主任何塞·路易斯·佩拉雷斯曾对笔者说:“尽管我们生活在全球化的时代,但每个国家都还是在尽力保护自己的文化。好莱坞并不是我们的电影工业面对的惟一问题,幸好,我们的现任文化部长安杰拉·冈萨雷斯·桑德女士就是一名电影导演和编剧,她有着在美国学习电影的经验,又一度担任西班牙艺术与电影学院院长,甚至获过两次戈雅电影奖,相信她懂得如何权衡国内电影与好莱坞的配额比例。”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uangmin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