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主席讲坛实录:泛媒体时代精英创作

2011年06月17日11:53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德瑞克·艾利:下面我们欢迎中国著名的导演,他曾经执导过著名的电影比如说《图雅的婚礼》。还有来自于英国的著名导演和制作人休·赫德森先生。

我们都知道今天讨论的主题,我们首先是不是先把这个技术抽出来单独的讲一下。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变革仅仅是由技术变化所造成的,还是我们有一些融资方面的问题,使得我们创作电影越来越难。

上海电影节主席讲坛实录:泛媒体时代精英创作

美国导演巴瑞·莱文森

巴瑞·莱文森:是的,我们都可以拍一个片子来讲故事,他们拍摄的是电影,但是很少能够在电影院放映。因此,越来越多人拍电影,但是很少能够走向大屏幕,我觉得这种情况在今后几年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休·赫德森:我们看到现在的电影他们都用讲故事的手法来拍摄,现在的电影感觉好象是用一些低质量的设备在拍摄。比如说有一名英国导演,他们在北岛上拍了一个导演,他所拍的这个电影看上去向一个新闻片、纪录片,其实不是,他所拍摄的电影是一个故事片,现在技术发展正在把我们的电影往这个方向推,不仅仅是要画面好看,而是要用戏剧性的表现方法,这是一个趋势,可能以后会发生改变,但是我不知道,但是很多导演在拍新型的电影。还有现在对电影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而且上涨的非常快,所以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所以为我们拍电影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德瑞克·艾利:王全安你是一个导演,你拍摄了小制作的电影,之后你慢慢的拍摄了其他的,基本上是半纪录片的电影,现在你开始做一些大成本的电影制作。你觉得我们在拍这种高质量的、大成本的大片的时候,你个人有什么样的经验?

王全安:我觉得电影是技术的产物,在它诞生的时候,诞生了这种表现手法,它从开始伴随着技术,现在更多的技术出现了,电影表现形式随着技术变化而变化。我非常同意主席先生所说的,我们是用电影来讲故事,也是从电影诞生的时候开始的,这个目的依然没有变化。这个摄影机变多了,对于讲故事到底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个人觉得讲故事的意义在于我们要表达一个情感,而不是技术,这是一个核心,我觉得技术会越来越容易,但是有意思来讲的故事依然非常少,更多是在于拍摄者本人,就是在于电影导演,真正的镜头应该是导演自己的眼睛。

德瑞克·艾利:作为一个导演,你做了很多大型的高成本的中国电影,你会不会感到受到了一些威胁,因为中国的电影变得越来越民主化。

上海电影节主席讲坛实录:泛媒体时代精英创作

导演王全安

王全安:我没有这种感觉,我们很少用摄影机的时候,摄影家很少。当我们人手一个摄影机的时候,好的摄影师也很少。没有说每人有一个照相机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摄影师,最重要是对个人对价值的发现。

德瑞克·艾利:我们今天台上有很多,现在在中国为电影筹资似乎不是那么困难,不管是什么样类型的电影,无论是高质量的电影,我们台上导演说执导的一些片子,在西方要为电影找到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似乎是不可能,在中国为电影找到钱似乎很容易。你在80年代、90年代要宣传你的电影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困难。

巴瑞·莱文森:在美国现在要拍关于人的电影,的确是难度加大了,比如说人与人的关系,如果说你里面没有武打,没有超级英雄,人们就不太喜欢这个电影,特别是电影公司是流水线,这些点因公司想拍人们想看的片子。好的电影的确可以赚钱因为里面有很多保证它成为热门片的因素,但是有些电影一开始看上去它不会赚钱,但是它上映之后人们会非常欢迎。

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拍一个电影一开始并不看好,但是上映之后人们对这部电影就大受欢迎,比如说我的《雨人》这部电影,它就是这样,当时这部电影并不看好,它的制作成本是2100万美美元,但是之后它的票房是5亿。但是现在我们电影制作的时候,越来越只做一些超级英雄的电影,只做一些人们会觉得流行的电影。

德瑞克·艾利:所以你觉得要拍摄一些那样的电影是不可能的了?

巴瑞·莱文森:不完全是。我们到一些电影制作公司,我们来谈电影制作项目,他们觉得好就开始拍,现在是有很多的人,比营销的人、发行的人,所有的这些人都要参与进来。所以拍摄变得越来越困难。

休·赫德森:现在我们看到技术大大的发展,但是现在要获得融资变得非常困难。

巴瑞·莱文森:某种类型的电影被拍出来,比如说《贫民的百万富翁》,一开始人们不愿意在大影院上映,后来因为巧合在某些地区上映之后,某些观众非常喜欢,之后它才被上映。

巴瑞·莱文森:我们有一些创新人士,19世纪的时候,他们想拍一些电影,他们就会拍一些电视的产品,这些导演首先必须是很好的编剧后来他们发现点一种新的形式,对他们来说是讲故事的媒体。

巴瑞·莱文森:有些电影在电视上放映获得很大的成功,比如说HBO去年放了一个电影它是两小时长的电影,而没有广告,它也受到了欢迎,我们发现有写电影在电视上播放。

德瑞克·艾利:90年代的时候,到底电影行业的情况是怎样的?当时电影行业是不是发生巨大的转变,出现了一批新的制片人,一批新的导演,我想了解一下整个电影行业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拍摄电影变得越来越困难?

巴瑞·莱文森:开始我们很多新的导演,他们有一些直觉。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好故事,那就来拍摄电影,但是90年代有一些转变,有一些人并不知道人们希望喜欢什么样的电影。比如说电脑行业的苹果公司他是整个创新方面的领头羊,因为他们公司的核心还活着,因为他有很多新的想法,可以说他对整个公司的发展负起了很大的责任。

可以说80年代起着作用的电影人消失了,当时很多人并不清楚到底应该拍摄怎样的电影,他们不知道观众会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电影,会对哪种累了电影会有什么反映。

休·赫德森:那个时候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电影观众,主要是一些年轻人,他们看了很多MTV,他们受歇一歇影响,希望电影有同样的讲故事,除了要讲一些人性的故事,你还需要其他一些拍摄的手法,来拍摄年轻人喜欢的电影,所以导演必须寻找到一些可行的资源,我觉得将来拍摄电影会变得越来越难。

德瑞克·艾利:我想问王全安导演,我想知道你们过去电影制片厂的体系是如何运作的,在过去的8到10年,我们发生中国的连越来越市场化,但是你们还是有很多大的制片公司。你正在拍《白鹿原》,《白鹿原》是一个历史全景大片,你一开始拍摄小成本的制作,你是不是要向制作片推荐电影,你如何解决这个项目的融资问题,来确保拍摄高质量大规模的影片。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