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上海电影节主席讲坛实录:泛媒体时代精英创作

2011年06月17日11:53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王全安:中国是钱比较多,融资比较方便,很多盲目的钱也比较多。像两位同行谈到的这种状况,融资的状况成为一种困境,听起来他们可以到中国来融资,然后拿到美国去放,因为中国有很多投资人本身投资是比较盲目的。中国现在处于一个很混乱的阶段,同时很有生机,很有张力。这个时候有很多经验是自己建立的,没有一种固定的方式,不管是中国的投资人,还是导演都在摸索的阶段,这个阶段可能是一个,我觉得是最有意思的阶段。比如说我来拍像《白鹿原》这样的,在中国艺术片上是最大的制作,没有人说一定会成功怎么样两基于文化水准来负责,还是商业来负责,谁都没有经验,如何使这样的问题获得平衡。

我个人还是希望保证拍电影的前提,就是我自己希望电影是什么样的,假如说和电影不吻合,我争取说服对方,如果不能说服,我会放弃。

德瑞克·艾利:为这个项目找到融资困难吗?

王全安:不困难。因为这个小说比较吸引人,里面有很尖锐的政治,有很多比较吸引人的东西,真的为这个电影的人很多。

德瑞克·艾利:你认为中国的投资人和中国的电影制片厂,他们对于中国现在拍摄的电影类型是不是更加开放?

王全安:中国现在这个状况,我觉得它是比较单一的,不管怎么说,它过去也是在比较单一的教育背景下来,以前是完全注重于宣传的电影,现在注重商业的电影,这是主题。所以现在电影生存变得很困难,我觉得艺术片在中国处境是很困难,以前面对是是体制,现在面临是物质。现在你在跟环境做斗争的时候,你还要跟物质做斗争,因为你要拍商业片。

德瑞克·艾利:巴瑞·莱文森导演,对于您所拍这种类型的电影,能够吸引到一些年轻的观众?

巴瑞·莱文森: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这种类型的电影,大部分的电影投资都投到那些电影当中,专门为年轻人打造的电影,在过去还有一些针对儿童、年轻成人所拍的电影。现在大部分的钱都投到了年轻的观众,而牺牲了其他70%的观众,这并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我前面提到在HPO所拍的电影,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负面的现象,我们在将来可以看到未来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我们现在所看的一些电影都是有一些超级英雄,有很多反响的电影,我觉得我们要超越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些电影,而要考虑到不仅是在院线放映,而要考虑到其他的,比如说DVD。在美国我们发现出现了巨大的变革在未来来看会带来一些实实在在的转变。

德瑞克·艾利:您认为对那些很差的片子,观看的观众是不是因为看这样的片子会受到不好的影响?

巴瑞·莱文森:当然电影也有教育启蒙的作用。我觉得还是要从积极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你不管拍什么样的片子,还是拍什么样的片子,我们总会有这样的观众。比如说《风人》这个电影在有线电视放映,它有很高的收视,HPO在它放映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电影。我们要关注它对观众所产生的影响,电影不仅可以在大屏幕上放,而且可以其他的屏幕上放。很多的经典电影我都是在电视上看的,这并没有减少我对电影的喜爱,只是在另外一种渠道上看到我所喜欢的电影。我认为从未来来看还是非常积极的。

上海电影节主席讲坛实录:泛媒体时代精英创作

英国导演休·赫德森

休·赫德森:我觉得我们要看到正面的影响,当然我们在影院看的时候,是很好的。有的时候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有的时候是有人在看手机,或者是抽烟,这也是不好的影响,这也是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劣势。

巴瑞·莱文森:我们现在在大的银幕上看影片也是一个很好的经历,但是大家在家里面看看喜爱的影片,也是很好的形式,比如我的孩子他们在家里面看电影,他们觉得很开心,因为他们从另外一种角度去看。

休·赫德森:的确是如此,就好象我们看到历史重复。

巴瑞·莱文森:比如说我的孩子当他们要看某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在家里面看东西的时候,当他们不想看的时候,他们就会快进,看他们想看的。

德瑞克·艾利:现在观众对媒体的控制也是越来越大了。以前我们看电影,我们只是坐在那里,只是被动的接受,电影怎么放,我们就必须要看,但是现在观众对媒体的控制力是越来越强大了。

上海电影节主席讲坛实录:泛媒体时代精英创作

美国导演巴瑞·莱文森和英国导演休·赫德森

巴瑞·莱文森:的确是如此,我们以前很小的时候,我们会很开心的去看电影,有的时候我们去晚了,电影的头我们也没有看到,但是我们还是会继续的看。

休·赫德森:和家人看电影,电影本身不是最重要的,这只是一种经历。而且现在电影票就是30、40,加上买包米花就要50了,还是在家里面便宜一点。

德瑞克·艾利:比较一些大片的票价,70或者是80块的人民币完全取决于电影院的选择。

王全安:中国的电影票比较而言应该是比较贵的。

德瑞克·艾利:亚洲在很多方面是领先的,我们可以在电脑上,可以在家里面,或者用其他的软件看电影。对你来说你拍摄电影应该观众到电影院去看的,你觉得会不会担心人们不去影院看你的电影,而是在家里面用电脑看?

王全安:随着技术的到来,我们会选择技术,首先是对技术的好奇,比如说各家各户自己看电影。到他们到一定时候,他们又单调了,他又是一种重复,一个导演总是看自己的东西也会受不了。然后我们又会回到被动的东西,比如说听收音机,电影也是这样,慢慢的恩肆很多观众又回到电影院去了。原因是电影院里面,很多人看电影的时候,很多人在一起,这就是孤独的问题,还有一个交流,电影本身是交流情感的问题。我自己就爱去电影院看电影,前两天看《功夫熊猫》我连着看两场,看电影是一种享受,和很多人一起看电影,既是看电影也是看人。

中国电影好象处在一个让人比较自信的情况。

德瑞克·艾利:我们电影行业的变化真的是非常快。在80年代的时候,我们都认为人们会对电影越来越感兴趣。

巴瑞·莱文森:现在我们对事务发现了很大的变化,就像王全安所说的,很多人一起看电影是一个很好的经历,要不然我们要独自一个人看电影,人们也是很喜欢喝其他人一起到电影院一起笑、一起哭,这也是人们所需要的。

休·赫德森:现在我们知道有很多人他们不在上脸谱了,就是现在人们对生活越来越厌倦了。

巴瑞·莱文森:我派过电视,我做过有线电视,或者是小的长片,或者是高成本的长片,这完全是取决于你自己的兴趣,我会对预算、整个故事情节都会考虑进去,有的时候你会对一个故事非常感兴趣,这完全取决于你对这个故事的信心有多少,你觉得你是不是可以吸引大量的观众到电影院来观看电影。

休·赫德森:我觉得用18天来拍摄一个恐怖片,真的是一个奇迹,我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我觉得电视是一个非常好的媒介,我们可以深入的去分析很多的人物,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的大片里面都是超级英雄拯救世界,这里面是没有深度的,这真是悲剧。有一部电影,是一个纪录片的导演所拍的,他其实把是每个人的全世界的某一天的经历,把它集合在一起,变成一个长的片子,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方法。我觉得多个平台进行展示,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也有,而且加上在中国融资又没有问题,我可以到中国拿钱。

德瑞克·艾利:现在可以提问了。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