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独家专访《树先生》导演韩杰:我想御风而行

2011年06月18日09:54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韩杰导演做客《上海进行时》。《Hello!树先生》是他的第二部长片,这是一部很独特的电影,电影中的“树先生”是一个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既弱势又不着调的小人物。他表示想御风而行。

独家专访《树先生》导演韩杰:我想御风而行

专访《Hello!树先生》导演韩杰

关于王宝强——这次他被打开了

腾讯娱乐:王宝强在电影里有一个很独特的手势,是怎么找到这个手势的?

韩杰:我们没有在案头上讨论,如何给这个人物增加一些肢体动作的细节。天然就发生了,很自然的就找到了一种状态,这归功于对生活的关注。

王宝强在拍戏之前回老家干农活,回来后脸黝黑黝黑的,那是千锤百炼晒出来的,那和很多演员晒日光浴是不一样的。王宝强自己说,他以前也晒过日光浴,但与干农活被晒黑质感完全不一样。而且他体验生活回来,手上都是茧。后来,我带他去我山西老街,就是喝酒,溜大街,看别人赌博,玩的全是这些。这些会产生一些自然的东西,他自然活在那样的生活里面,成为树先生了。

腾讯娱乐:电影中王宝强后来戴上了眼镜,他是觉得这样更高级么?

韩杰:这有两层涵义吧。一是表达他积极向上的对生活乐观的态度,树先生以前就已经近视了,但是他没有戴眼镜,这是他生活的随意和落魄。二,他在试图看清楚这个生活,而每次一看清,他心灵上的眼镜就会被打碎。比如,他刚戴眼镜不久,就被二猪一通干,再一次是被他弟弟一通干。后来我没拍他眼镜是怎么碎的,去哪了。但这个时候他心灵上那副,想看清世界,想和这个世界沟通的眼镜消失了,不用再戴了。

腾讯娱乐:王宝强在这部电影里面的表演,给我的感觉是脱胎换骨的。

韩杰:哈哈,我认同。我觉得他之前的影视作品保持了一种传统的表演,有一种基调在里头,那种基调是表面的,没有打开。所以我和他谈创作时说,你应该把这个基调抹掉,撕掉它,打开内心,我们重新来过。那种农民式的狡黠,韧性,以及带有一点点仇恨的感觉,都可以打开。

腾讯娱乐:我对“树先生”这个人物是很满意的,唯一一点遗憾是他的东北话。

韩杰:我当时也鼓励他讲东北话,我说,你要是能讲东北话,那就天衣无缝了。我觉得台词方面,他本身有未经训练的弱势,这方面不用强求。我觉得台词更重要的是保持一种情感,而不是在现实坐标上的准确性,所以我们宁可不配音。这部电影里也有很多人不讲东北话,但情感上做到了东北化,有气质上的吻合。

腾讯娱乐:我还是很好奇,王宝强是怎样实现这个突破的?时间长吗?

韩杰:其实不长,可能就是一瞬间。其实打开一个演员的灵感,有时候就是几句话。我和王宝强说,我们都干过农活,都经历过农村土渣渣的生活,这个底色我们有,还没有忘掉,但是不够,要重新认识,要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们有一个误区,非要技术化的训练,我倒不太赞成技术化的训练,我觉得心灵上的打通更重要。

关于鬼魂——信则有

腾讯娱乐:这部电影中出现了鬼魂,我的感觉是,在农村,鬼魂是可以存在的,人们常常能感到它。你是怎么看待你电影中的鬼魂的?

韩杰:我们说鬼魂,那是迷信的态度,说幻觉,这是科学的态度,这两种说法我觉得都能成立。信则有,不信则无。农村容易有这样的幻觉,可能是,农村人没有那么多的伪装,城市人把自己伪装起来,心灵被迷惑了,自然就看不到了。农村人有大把的时间去想象,他们没有那么多私心杂念。

腾讯娱乐:你自己相信鬼魂吗?

韩杰:我相信。但是这个电影里出现的是树先生想象的产物,不是鬼魂。

腾讯娱乐:电影到了后面给我一种惊悚的感觉。

韩杰:有一点传奇的东西,有一点恍惚的东西。惊悚我都没觉得,可能是有点神神道道的。

关于贾总——我们是互相影响

腾讯娱乐:电影里有一位贾总,你生活中也有一位贾总,你什么时候认识贾总的?

韩杰:2002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去看他的《站台》,在放映会上,我自我推荐,把短片递给他,当时我在北师大影视戏剧系,拍了个短片。他看了以后很激动,给我打电话,于是就经常在一块聊天。聊老家发生的各种事,这个人你认不认识?那个人你认不认识?此外,聊创作的观念,那个时候开始向他学习。

腾讯娱乐:他对你创作上的影响大吗?

韩杰:其实创作上都是相互影响,我不是说个人之间,而是说业界,电影本身,或者大一点说,文学本身,都是互动的产物。影响一定有,但是最终的价值观,可能每个人都会不同。

关于父辈——命运曾被安排

腾讯娱乐:你之前的专业是计算机,那你对电影的后期感兴趣吗?

韩杰:不感兴趣,因为之前对计算机也不感兴趣,从小喜欢文艺,梦想过当演员,梦想过当导演,梦想过当画家。是命运被家里人安排了,后来自己咬咬牙把命运改写了。

腾讯娱乐:那么,你电影里那种可怕的父子关系有你生活的影子吗?

韩杰:很多中国人都存在家庭伦理的问题,父为子纲这种做法依然存在着很深的阴影。对我自己来说,我和我的父辈是存在着一些对立情绪的,我的父辈和他的父辈也同样存在着这样的对立情绪。这种阴影一直在弥漫,穿越几千年一直到我这了,我希望从我这慢慢把它消解掉。

腾讯娱乐:那你父母对你做电影满意吗?

韩杰:没有满意不满意,他们也看清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腾讯电影资料库改版升级 写影评赢取2000Q币>>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