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腾讯娱乐 > 电影 > 第14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专访金爵奖最佳编剧章明:不喜欢和演员讲道理

2011年06月20日10:28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唱山歌》比《巫山》更成熟

腾讯娱乐:电影开场对县城权力的描写,让我毛骨悚然。

章明:权力是无处不在的,必须要有前面这个复杂的社会关系,这部影片才能提供一个真实的社会环境。否则这个电影就变成真空的,像《山楂树之恋》那样。《郎在对门唱山歌》不能像蒸馏水,一定要像山泉,是有源头的水。

很多80后、90后看了前面那部分,以为这又是一部《山楂树之恋》,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腾讯娱乐:有些人不太喜欢后半部分。

章明:因为他们把前面当成《山楂树》来看了嘛,把它这样定位了。我开场的戏就表明了《郎在对门唱山歌》不是那样的戏,他们却要这样去看。

腾讯娱乐:你讨厌《山楂树之恋》吗?

章明:没有。我带女儿去电影院看,她看得嚎啕大哭。

腾讯娱乐:你女儿几岁了?

章明:5岁。电影院的人都不看电影,都看她去了。

腾讯娱乐:《郎在对门唱山歌》里面的角色都是很复杂的,父亲给人的感觉是他打算牺牲掉自己的女儿,后来又发现他其实很爱女儿。张学峰这个角色也是如此,开始很让人讨厌,但到了后来反而让人喜欢上了他。

章明:是这样的。父亲的角色就如同《他人的生活》中的那个窃听的人,他具有两面性,在一个意识形态的环境里面,他必须从官本位出发处理事情,但是他女儿又是他的挚爱。

张学峰的角色也是如此,我找了《烈日灼人》中那个坦克兵从坦克里钻出来,报告将军的镜头,我让演员去感受这个坦克兵的笑容,我说你把这个感觉找到,这个人就有意思了,就不脸谱化了。

人有多面性,不要把人就看成恶棍,西门庆式的人物,现实生活中确实是这样的,他可能比一般人更有教养,甚至更可爱,这是权力给他的结果。

腾讯娱乐:人物身上的那种神秘性,不可知性,比起《巫山云雨》来,是做得更通俗了。

章明:我觉得《郎在对门唱山歌》是比《巫山云雨》更成熟的电影,《巫山云雨》中的人物,符号化的东西更多一些,需要用理性去分析。这部电影则完全靠人物本身的形来说话。让人物自己说话,这是电影成熟的表现。

小城青年已经变了

腾讯娱乐:我熟悉的小城青年,是比较狂躁的,对现实很不满的,天天想着要逃离这个地方。但这部电影中的小城青年却不太一样?

章明:你说的是我那个时代的小城青年。现在交通和讯息都发达,要出去很容易,要了解到外面讯息也很容易,区别越来越小。我那个时代的小城青年才是你说的这样,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但走了以后对这个地方又眷恋不忘,这是一种难以说清楚的感觉,很撕裂。就<像我现在身不由己的呆在北京,每年肯定都要回去几趟,不回去人就感觉失落。

腾讯娱乐:那现在的小城青年是说要“振兴资阳文化”的这种么?

章明:那句话是一种自我解嘲的说法,反正这个话我给你说到了,但是我是以这种方式说的。

腾讯娱乐:你对北京有什么感觉呢?

章明:我对北京没什么感觉,我要有感觉肯定就拍很多关于北京的电影了。

想拍《黑暗传》

腾讯娱乐:有没有计划了很久,很想拍的电影?

章明:我一直想拍《黑暗传》,2004年就写好剧本了,一直没有完善。《黑暗传》号称是汉族史诗,我喜欢这个名字。

《 黑暗传》的中心意思就是我们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人死了后会怎么样。它是在唱这个东西,它从开天辟地,三皇五帝说人类怎么来的,怎么延续下来的,我不可能拍这个东西。但是我可以拍它的灵魂,也就是表达人发现自己身处黑暗当中的困惑。说起来很抽象,拍出来可能会是具体的事情。

我还想拍很商业的电影,比如我一直想拍惊悚片,我觉得中国没有好的惊悚片,一直有局限,我如果拍,会把它扩展到更广的社会层面。这个社会已经很麻木了,随随便便就会死掉一个人,死得惊心动魄,但人们对这些好像麻木了。

我还想拍一个复仇的故事,我在网络上看过一部畅销小说,故事很好,很真实。如果拍出来非常有意思,一定会有票房。里面的人物有明确的动机,把故事一步步往前推进。

相关专题:

上海电影节 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金爵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unar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