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哈利波特7》 > 正文

《哈7(下)》幕后揭秘 罗恩赫敏拍摄前才知吻戏

2011年08月03日01:35新快报刘嫣我要评论(0)
字号:T|T

《哈7(下)》幕后揭秘 罗恩赫敏拍摄前才知吻戏

《哈7(下)》8月4日内地上映

新快报8月3日报道 (记者 刘嫣)8月4日,《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以下简称《哈7(下)》就将在国内全面上映。同时也意味着所有观众,无论是“哈迷”还是非“哈迷”,都要和这个史上最赚钱的电影系列说再见了!

在这十年里,不管你“哈”了几次,又或者是一次也没“哈”过,只要看过这最终的也是最好的一“哈”,也许谁都忍不住去“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下。尽管有时候“哈”得开心,有时候“哈”得黑暗,有时候“哈”得不知所云,有时候又“哈”得想睡觉,但十年就这样一转眼过去,我们也一转眼就长大了。在离童心越来越远的旅途中,也只有在看《哈利·波特》的时候才能找回那未泯的一点点。

值此终结篇上映之际,想借这一专题回顾一下《哈利·波特》电影在这十年里带给大家的难忘瞬间。也许是某一个演技出色的老戏骨,也许是某一句经典台词,也许是一个你最喜欢的魔咒,也许是一个你还不知道的幕后花絮——尽管不是魔法世界的全部,但至少也能带你我再一次穿越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通向心中仅存的那一小块魔法圣地。

再见了,哈利·波特!

新片预览

《哈7(下)》成为“里程碑”式作品的秘密

作为“最后的一部《哈利·波特》”也是“最好的一部《哈利·波特》”,《哈7(下)》好到有点不太像是大卫·耶茨的作品。经过了让人昏昏欲睡的《哈利·波特和凤凰社》、《哈利·波特和混血王子》和《哈7(上)》,《哈7(下)》是怎么能做到情节紧凑、情感饱满、场面炫目的呢?

在华纳公司最近给出的一份《哈7(下)》制作手册中,就详细披露了终结篇的幕后秘密。

Ⅰ 化妆服装的秘密

60个小精灵用到了170个化妆师

《哈7(下)》的开场大戏就是魔法三人组去古灵阁银行盗取伏地魔的魂器之一:圣杯。尽管这家由小精灵们经营的银行,早在第一集的时候就已经亮过相,但那时候出场的小精灵并没有终结篇这么多。有意思的是,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就曾经为精灵拉环配过音的沃维克·戴维斯,这一次直接在终结篇中扮演拉环。而戴维斯在电影中还有一个大家很熟悉的人物形象——霍格沃兹学校的弗留斯·弗立维教授。“我是身高1.5米以下特型演员组织的代表。所以制片组找到我,要我帮忙找60位特型演员饰演精灵,同时要求这些演员能适应大面积的矫正型化妆术。我们最终找到了来自欧洲各地的特型演员,所以很像一个精灵联合国组织。”

这对于特效化妆组来说是个艰巨的任务。从制作精灵的脸部雕塑开始,一直到最后的定妆,影片中出现的几十个小精灵,其实没有重复的脸庞,特效化妆师说,就连每一根眉毛都是手工种到硅胶里去的。为此,剧组雇佣了大约170名化妆师组成庞大的化妆组,每一个精灵的妆容平均需要4小时完成。而且在服装上,在银行工作的每个精灵都是标准的三件套细条纹西服,每一套都是量身定做。

同样在化妆上被严格要求的还有伏地魔,终极大决战,伏地魔比起前几集来有更多的亮相,为此剧组特别应用了一套“数码易容术”软件,将伏地魔的扮演者拉尔夫的脸部构造去掉部分,然后加上蛇一般的特征,比如鼻孔裂缝。而伏地魔每一次出场,他所有细微的脸部表情变化都必须如实记录到每一帧画面中。

Ⅱ 场景道具的秘密

有求必应屋集结了前几集里的经典道具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古灵阁是在澳大利亚大使馆拍摄的。但是到了终结篇里,需要在银行加入大量的动作戏,所以这次银行被建造在了一座位于利维斯登片场的飞机棚里。也因此,美术指导对古灵阁进行了大胆醒目的改进。大理石地板,大理石墙面,大理石圆柱,大理石柜台——尽管都是假的,但看起来像真的一样。精灵们身靠在高高的办公桌前,脚踏高高的办公凳,一副不可一世、盛气凌人的样子。而因为这一集里新增的“分裂咒”,道具师不得不制作了20多万枚假金币和其他数以千计的珍宝,用以填满保险库。

而相比有求必应屋的设计,古灵阁银行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这次的有求必应屋占据了近3000平方米的面积。房间里从地上到天花板,塞满了家具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形状大小各异的物件。布景师在开拍前花了好几个月到处收集、购买各种旧家具,数量之大令人叹为观止。而布景之外,还镶上了绿幕,为的是让屋子看起来能无限扩大,无边无际。

在堆积如山的物件中,有很多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眼尖的哈迷恐怕一眼就能认出:旧桌子、从学院大殿撤下的桌子、板凳、飞行扫帚、教授坐的高凳、象棋、斯拉格霍恩教授的派对上用过的一些布景装饰等等。

Ⅲ 视觉特效的秘密

魔杖磁场的灵感来源于水母

在像《哈利·波特》这样的魔法片中,视觉效果是处处可见的。终结篇里最吸引人的场面莫过于魔杖磁场,这是所有霍格沃兹的教授在危急时刻用魔杖连接起来的保护界。据说最初视效指导是受到水母的启发创造出来的,“水母有着惊人的身体构造,给人的感觉是半透明并浑身散发磷光质地的亮光。我们受这个启发并把它运用到魔杖效应上,这就给魔杖带来一种很原生态的感觉。”

而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终结篇里飞行扫帚又一次登场发挥大作用。事实上随着整个电影系列的逐步公映,飞行扫帚装置也在持续改进中,以便让剧组能实现更多更复杂的飞行情节的拍摄,并同时适应不断成长中的小演员们。最后使用的是平衡环控制的飞行扫帚,骑乘者会被固定在座椅上,保证安全,即使倒转或360度旋转都没有问题。

Ⅳ 演员表演的秘密

因为情同家人拍吻戏感觉有些尴尬

除了视觉效果,《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里一直都有着不少的金牌配角。其中包括扮演贝拉特里克斯的海伦娜,她的神经质表演已经给这个人物画上了一个标志。不过这次在终结篇,却有一个考验海伦娜演技的地方——她要在片头扮演一个由赫敏假扮的贝拉特里克斯。为此,赫敏的扮演者艾玛·沃特森也加入进来,大家好好地排练了一番。艾玛基本上把这场戏全部演了一遍,她会怎么走路,怎么说台词,然后海伦娜再把艾玛的显著特色融合到她自己的表演中去。

而艾伦·里克曼饰演的斯内普教授,是系列中另外一个重要的演技派高手,尤其是他带着浓重英伦口音又抑扬顿挫的台词。导演大卫说:“艾伦对于台词的拿捏,尤其是词与词之间的抑扬顿挫,实在太妙了,为人物提供了无与伦比的个人主义色彩。”

相比那些演技派的配角,终结篇的年轻主演们也没有闲着,逐渐长大的他们,在情感上也有了更加丰富的表现。特别是罗恩和赫敏在地牢里毁掉魂器的时候为影迷们送上的大家期待已久的热吻。罗恩的扮演者鲁伯特说:“我跟艾玛从小认识,我觉得肯定会感觉很奇怪。我不是不尊重艾玛,她无疑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女生,对于我来说,只是无法想象。我脑子里准备得越充分,人就反而越紧张。”扮演赫敏的艾玛同样如此:“因为鲁伯特跟我的交情很深,反而导致了吻戏的不适感。如果你跟家里某个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然后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跟他做出男女情爱式接吻,一定会觉得很怪异。”

在这场戏上,导演大卫·耶茨起了很大的作用,他直到临拍前一天晚上才告诉他们俩这个情节的拍摄计划,并给予了一些指导性的参考意见。“我跟他们俩说别去想鲁伯特跟艾玛,让罗恩和赫敏去驾驭这一段就好。他们俩尽心尽力地完成了,非常动人,效果极好。”

相关专题:

《哈利波特7(下)》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uangming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