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16届釜山电影节 > 正文

釜山影展专访魏德圣:威尼斯之行让我很不服气

2011年10月14日02:59腾讯娱乐[微博]吴珂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魏德圣携《赛德克·巴莱》亮相釜山电影节,这部筹备了长达12年的电影不久前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受到了不少诟病,为此魏德圣表示在短时间内被剪辑过的作品并非原作品本身,面对负面评价内心不服气。

釜山影展专访魏德圣:威尼斯之行让我很不服气

魏德圣

腾讯娱乐釜山讯 (文:吴珂)一个月前,魏德圣的新片《赛德克·巴莱》威尼斯电影节上,角逐金狮奖。这部从策划到筹备长达12年的影片,上映的是2小时30分的版本。上映后,不仅没有一片叫好声,反而成为电影节影评人评分榜上的垫底之作。事隔一个月,影片在台湾分上下级上映,而魏德圣也执着地要带4小时30分的版本亮相釜山。昨日,接受腾讯娱乐采访时,魏德圣承认,在威尼斯听到的批评自己是很不服气的。

影片让我们学会走进历史去看历史

《赛德克·巴莱》是根据“雾社事件”改编的故事。魏德圣这次希望能尝试一个新的角度,去解读历史。那就是不要再去分好人,坏人,而是去走进历史里,从当事人的视角看事件的真实。

腾讯娱乐:谈谈这部电影的创作初衷

魏德圣:首先很感谢大家能来看我这部这么长的电影,四个半小时真的有点辛苦。其实我在十几年前就完成这部剧本,当时我的想法是,我希望我可以用一个不同于之前人家诠释的角度,就是好人跟坏人的角度去诠释这个题材或者是日本的观点或者是台湾平地汉人的观点。我想可不可以真正用原住民,这些猎人的观点来呈现这个故事。

现在1930年的时候发生,发生了以后一直到1945年台湾光复,回到国民党的手里。这虽然是一个不长的时间,可是台湾已经走向现代化,文明化的地方。这些原住民他没有办法解释他们从前发生这个行动的一些行为,因为面对我们的世界,他们不管做什么动作都是野蛮的。书本里面记载得很少,他们在嘴巴讲的也很少,被人家误解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愿意讲,因为讲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个过程。这个事情一直到最近几年,开始有人讲错的东西,他们开始要回忆我们当时不是这样子,才把这个事情慢慢明确化。

腾讯娱乐:还原这段历史应该很难吧。

魏德圣:找这些资料,我觉得我还蛮幸运的,一开始我找到了一些资料,不齐全。刚好那个时候我一个朋友,他开始要去拍关于这个历史的纪录片,刚好我想要写这个东西,我就跟着他去部落里面走,还好,那时候还有将近五六个经过这个事件的老人还活着,我们从原住民思考的一些想法的资料,而不是从那个学术研究或者是官方的报告里面得到的不同的观点。我们得到的观点和资料是这个族群告诉我们的,而不是从官方资料得到的。

这是部讲爱和文化的电影

因为角度的不同,《赛德克·巴莱》的表达方式很可能不被大多数人认可。魏德圣强调他希望能弱化片中殖民者与被殖民者之间的矛盾,因为他要表达的是一种文化上的冲突。

腾讯娱乐:虽然是4个小时的版本,片中对于日本人统治的黑暗还是描写得不够强烈。观众或许不太会理解原住民为什么会反抗。

魏德圣:因为用这种角度拍摄电影已经是一种习惯,帝国主义强势跟弱势这种关系对立已经是一种习惯。我觉得电影除了在传达一个事件之外,还要传达给观众可以从电影里面得到什么样的反省,我们能不能站在历史人物的角度去看事情,而不是站在现在的角度看事情。如果站在现在的角度看事情,好人坏人就是那么的明显,你如果站在历史人物的角度去看事情,做也错,不做也错。包括日本人,包括原住民,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做还是不做,我们电影里面那么多的角色来讲,我的村子就要被灭掉了,我要不要反抗,反抗可能会灭族,不反抗,我这个部落可能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报复行为,我不知道,做也错,不做也错,怎么办。电影里的那个日本警察,他对原住民这么好,结果他的妻子跟孩子在事件的会场被杀了,他该怎么办,做也错,不做也错。做也错,不做也错的事情,我们现在是不是还在发生呢?我们每天的生活是不是经常在发生这个事情呢?只不过我们发生的事没有像他那样几乎到灭族或者是生命的问题而已。我只是希望从历史的角度让我们现代的文明可以来思考一下,这是什么造成我们那么大的仇恨,回到仇恨的原点化解仇恨,而不是回到原点去制造仇恨。这是我们拍摄这部电影的动机。

腾讯娱乐:影片里大量战士、部族女人自杀的场景,是否过于消极?

魏德圣:我们这部电影所要传达的好像电影里面所传达的一直都是在追求一种死亡,追求灵魂的自由和战斗。但是我们诠释的观点是,要追求死亡的价值是你一定会死的,当你非死不可的时候,你就要选择最高层次的死法,而不要选择那种意外的死亡。当你有机会活下来的时候,无论如何,忍辱偷生都要活下来,因为延续族群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根基,而不是追求死亡。电影的最后,虽然整部电影在讲的是为了他们的信念,为了他们的信仰的天空的彩虹和灵魂的自由去死亡。可是最终他们留下来的人物其实是还是活下来。这部电影最终要传达的一个信念就是活下来,活下来才能繁衍种族,才能够有重新思考历史的价值。

威尼斯的批评让我很不服气

对魏德圣来说,《赛德克·巴莱》是他坚持12年的梦想。此间遇到多少困难,从片后长串的感谢名单里就能感觉出来。对于这个得来不易的“孩子”,魏德圣内心的珍贵完全可以理解。因此,他毫不掩饰自己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受到的挫败。

腾讯娱乐:威尼斯电影节2小时30分钟的版本受到不少诟病,这是您这次坚持要带4小时30分钟版本来釜山的原因吗?

魏德圣:我们收到通知说必须要把它剪成两个半小时的时候,其实我们的时间是很短的。但是我们计划了这个案子,从开始想剧本到全部完成总共花了12年的时间,12年的时间叫我在一个月之内打破我的头脑里面的逻辑,重新弄两个半小时的东西,对我来讲是非常困难的。在时间很紧迫的状态之下,我们很勉强的弄了两个半小时的东西去,但是那不是我们,你说讲文化也没有讲得很清楚。那个逻辑对我来讲是被打破得很严重。我只能顾虑到故事的进行是协调,我没有办法去把那个节奏调试得非常好。所以在那边上映的时候得到一些负面的评价,我很不服气,因为那不是我的东西,那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不是那个样子。

后来来釜山这边的时候,我就很坚持,我不放那个版本,我只放四个半小时的,那个版本不是不做,我会做,但是给我时间,我要重新建立起那个逻辑以后我才能够去剪那两个半小时的版本。我会重新做一个修剪国际版本的那个部分。请放心,这次会坚持住,不会让它变得跟自己的想法差距太大的东西。

腾讯娱乐:影片已经在台湾上映了,台湾观众反应如何?是您预期的那样吗?

魏德圣:台湾的观众普遍看完上级以后,你们是看完上集马上看下集,台湾是看完上集以后,三个礼拜以后才看得到下集。看完上集,很多人的心理是被震撼住,一半一半,一半以上的反映是非常喜欢非常好,另外一半的反映是非常震撼,非常沉重,胸口好像被闷住一样,没办法解放。那个时候我们开始紧张了,怎么办,怎么应对这个问题,那时候有不断的在解释解药在下集。等到很多人在看下集的时候,累积三个礼拜的情绪才释放掉。你刚看上集以后那个胸口应该是很闷的,如果没有马上看下集的话,那状态可能会这样子。目前的状态是,下集看过以后,很多人又重新上下集一起再看一遍,所以我们的票房目前来讲是很乐观的。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第16届韩国釜山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kif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