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24届东京电影节 > 正文

独家专访导演小林启一:日本电影正自我孤立

2011年10月26日01:10腾讯娱乐[微博]麦媛我要评论(0)
字号:T|T

独家视频:专访《制造粉色天空》小林启一

腾讯娱乐讯 (麦媛/图文)今年的第24届东京国际电影节的“日本映画视点”单元参展的片子呈现出“强烈的作家性”特征,例如小林启一导演的第一部长篇电影《制造粉色天空》(《About the Pink Sky》),以白、灰两色如同stereotype一样纯粹地勾勒出人物的行动和表现。虽然乍看上去是青春电影,但如同他自己所言“很难给这部影片下个准确的定义”,成为“日本映画视点”中最具争议性的一部作品。影片处处有精心构思的幽默,故事以女主人公IZUMI捡到一个巨额的钱包开始,初恋、失恋、梦想、叛逆、坚持、放弃、追寻、生存、死亡……这些青春必不可少的标签却有许多小意外,不卖弄所谓的浪漫和小清新,《About the Pink Sky》折射出的是当今日本现代社会最真实的“高中生像”,也仿佛在述说:青春不甜,但也不一定是苦的味道。

25日,腾讯独家专访小林,他畅谈了自己关于影片的想法,表示“这是从零开始努力完成的作品,有信心拿奖”,也揭开笔者在看完影片后留下的许多疑问。

毕业于明治大学的小林过去拍摄过许多PV、广告,《About the Pink Sky》是他执导的第一部长篇电影。每天坚持给报纸的新闻评分的IZUMI偶然捡到钱包,和好友HASUMI、KAORU一起寻找钱包主人时,一切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钱包主人SATO是HASAMI暗恋已久的男生,三人原本商量把钱全都归还原主,但IZUMI却暗地地拿出20万日元。SATO得知后,提出IZUMI如果愿意为他的“恋人”KAZUMI制作报纸的话,可以不用还20万日元。尽管心中十万个不愿意,IZUMI还是硬着头皮答应SATO,与好友开始积极地采访,寻找新闻素材……

腾讯:昨天媒体试映后,大家的反响不错,都说这是一个很有个性的青春物语。导演为何会有拍摄这部电影的念头?

小林:我以前拍了很多广告、PV,还是觉得(这种方式)不足以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于是有了拍电影的想法。

腾讯:电影的剧本是导演创作的吗?什么时候拍摄的?取景都是在东京吗?

小林:去年10月23日开机,约拍了两个月。在东京、千叶、埼玉、神奈川等地拍摄。

腾讯:电影全篇都是用手持摄像机的方式拍摄,人物的对话和行动都给人强烈的现实感。特别是对话都很幽默。四个学生各自都有不同的烦恼,但这部影片和以往的青春电影不同,不会给观众太大的沉重感。对此,导演是怎么设想的?

小林:确实通常的日本青春题材影片的主题都比这部影片更沉重,或者是(情节上)更有趣。我想让《About the Pink Sky》在这两种极端中取得平衡,可以令情节更自然,如同寻常生活中即便是有辛酸的事情也可以边笑边说,带着这样的想法去拍这个片子。我听说日本过去的江户时代,许多人每天带着嬉笑人生的态度去生活,我由此得到创作这部电影的一些启发。

腾讯:剧本所写的故事是导演自己的亲身经历吗?还是身边朋友曾发生的事?

小林:不是。与其说是“经验”,不如言“想法”更确切,几乎所有的角色(人物和故事)都是我原创的。

腾讯:“制作报纸”是贯彻全片的重要线索,导演想表达的主题是“从‘未来’的角度回望的话,‘现在’转瞬即逝。所以应该认真地审视‘现在’(白和灰的世界对比鲜明)”,主人公IZUMI在制作报纸的过程中自己也慢慢地得到成长。您是从哪得到这个巧妙构思的灵感的?

小林:这要从我20多岁时的年代说起。即便是觉得不错的事情也不会坦率地说“好”,但其实懂得表达自己很重要。清楚地认识“现在”,认识自己,这其实是和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眼前的一切是共通的。“报纸”是一个虚构的世界,里面聚集着各色的消息。IZUMI每天都会看报纸,给每篇新闻评分,但在电影里她也是最忽略报纸消息的一个。在制作报纸的过程中,IZUMI才开始察觉周围的人:如SATO和好友等人的真实想法和各自想要做的事情。

腾讯:影片的标题是“制造粉色天空”,但全篇只有白、灰两色。为什么会这么设定?例如KAZUMI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能看到这样的粉色天空,IZUMI在KAZUMI的葬礼上通过放粉色焰火的方式实现了后者的愿望。这样的设定是为了说明“粉色天空”只存在于少年少女心目中,太过理想化而现实中并不存在的意思吗?

小林:电影的名字是“制造粉色天空”,我想表现的是努力“制造”粉色天空的主人公的身姿。这关键是在IZUMI“制造”的决心——发出内心的行动,“粉色天空”只是一个结果,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行动力”,所以我考虑的并不是是否真的可以(在影片中)看到粉色,“制造”本身的行动和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腾讯:IZUMI是三个女孩中最不成熟的,总是不够冷静,大声地说话,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容易闹脾气。这样性格的学生在现在的日本现代社会很常见?

小林:是这样吗?确实IZUMI身上有很多男孩子的影子(个性),因为(日本)男生通常给人比较软势(内敛)的感觉,反而女生会表现得比较较真和强势,但我想这是从以前就有的。

腾讯:片里有一幕IZUMI一边(表情狰狞)生气地和SATO讲电话,一边又很虔诚地在神社面前鞠躬行礼,表情的对比十分滑稽,为何会有这样的设定?

小林:从IZUMI所住的地方,以及她的祖父都可以看到日本的一些传统。她其实也从小接受这种传统教育,她虽然反叛人性但也保留着许多日本人的特性,即便是生气,也不会去破坏传统的一些规矩。另外,她一边发怒一边行礼,也想体现她不是百分百生气的心情。

腾讯:IZUMI和SATO两位男女主角的关系也很有趣。例如最后的一场戏,两人的对话就非常有意思。两人关系挺暧昧的,既不是友情,也不可定义为爱情。导演您怎么去定义两人的关系?

小林:SATO是男同性恋者,但其实他(在性向上)也有摇摆不定的部分。他的恋人——KAZUMI,也给人很像女生的感觉,如果用语言去形容的话,就是一个很可爱的男生。SATO心中很明确地把自己划入“同性恋者”的范畴,但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是否真的就是同性恋者)。IZUMI虽然在意SATO,因为一直很任性,所以两人的关系就一直停留于此。因为如此,才有最后的这场戏,两人既不是友人,也成不了“恋人”。但因为KAZUMI的事情,IZUMI和SATO渐渐走近,想法变得相近,两人是“共犯”吧。

腾讯:三个女孩中,SATO最在意的也是IZUMI吧?

小林:是的。

腾讯:(《制造粉色天空》最后一场戏发生在葬礼,却以一个看似“轻佻”的喷嚏结束。)结尾,IZUMI打了个喷嚏就结束了,这样的设定让人难忘和费解,导演可以解释一下当中的用意吗?

小林:在日本,打喷嚏被认为是有人在说你的闲话。这样的设定一是为了表达观众在这个时候终于明白IIZUMI的想法(在议论着她),二是如同一个不经意的喷嚏一样,一切在IZUMI不经意开始和不经意间结束,过程中她品尝了哀伤和快乐。IZUMI把口水抹在SATO身上,被后者抱怨:“这也太脏了”,对白是原来剧本没有我临时加上去的,给人“很滑头”(轻松)的感觉。恩,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结束,是不是不好呢?

腾讯:片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线索,就是钱包所牵扯出的各人对金钱的价值观。例如如何赚钱、花钱和通过钱去帮助其他人……

小林:的确是这样。现代社会里的人对钱的看法形形色色。有人视钱如命,也有人不把它放在心上。在我看来,一味向钱看的人总是缺些什么。现在一万日元就是一张纸,而过去可能是“金”、“铜”等方式——能更加清晰地看到、感觉到钱的价值,“这是一万日元”大家都这么认识,但“钱”的概念是相对的,例如外星人来到地球的人,金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点价值也没有。现代人对“钱”的定义的标准,本来就不是好的事情。

腾讯:您认为这部电影的题材是什么?

小林:既不是青春片,也不是爱情电影。其实我对“题材”本身就抱有疑问,一定要给一部电影所谓的“定义”吗?就一定要给电影定型吗?

腾讯:您如何评价女主角池田爱的表现?

小林:她的个性和IZUMI完全相反,私底下的她性格认真,尽管演技不纯熟,交代她的事情(演技指导)她会迅速完成,(演技)一片空白,是个很有趣的女生。

小林把女主角IZUMI定义为一个“有点坏的女生”,透过其和身边人的遭遇可以看见现代日本社会年轻人的全景。每个细节的设计都匠心独到,正如他所说的“观众多看几次,会有不同的发现”。

被问及现在的日本电影大多改编人气小说、漫画和电视剧的现象怎么看时,小林坦言:“我不认为这是好事。电影是世界共通的语言,日本电影的眼界应该更加开阔些(积极向世界表达)”,指出日本导演缺乏原创性,“现在日本电影正在自我孤立着(离世界越来越远)”。

小林说他自己从小就很喜欢黑泽明、沟口健二等电影大师,现在对于下一部作品有很多IDER,“未来在电影界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制造粉色天空》或许说不上是惊世大作,但却足以看到其在影坛大展拳脚的无限可能性。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第24届东京国际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unar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