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明星 > 大陆星闻 > 正文

汪涵称限娱令对自己没有影响:它不是限制快乐

2011年11月04日01:07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日前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限娱令限制的是娱乐,并不是快乐,所以并不会影响到自己。同时对“快女”的停办也拍手叫好,称主持该节目并无新意,自己在舞台上也很怪。

汪涵领衔青年领袖作客《天天向上》 被欧弟采访

汪涵录节目

时代周报11月4日报道 波波国际是坡子街的地标,一栋鱼龙混杂的商住楼,电梯里来来往往的是化着烟熏妆的美少女,以及用木板托着热气腾腾的私房菜往楼上送的店员,穿过长长的走廊,走过了一堆画室、美甲店之后推开一扇铁门,就是汪涵在7月开业的“培荣书店”。青砖为墙,铁石为章,兰花与仿古家具陈设,左边落地玻璃正对一城灯火,右边落地玻璃正对一江春水。

茶刚刚泡好,汪涵到了,戴蛤蟆镜,穿马裤,脸色不太好,“路上又有人跟我的车。”湖南人爱热闹贪新鲜,有人想看名人,有人想让车里的人看名人,这位城中名人常被追车,“如果那天心 微博情好,我就跟他们飙飙车,心情不好我就把车停在路边,你们先走,你要停在路边我就开”。

自家地盘,汪涵一坐下就叮叮当当往外掏东西,一对盘得油光水滑的山核桃,再拿了他的私家烟斗抽了几斗烟,烟抽完了开始吃槟榔。还有,一只刚收的鼻烟壶,腰上系着一枚元代古印,上书“大吉”,有什么特别含义吗?“图吉利,好玩,这是一个门印,叫开门大吉。以前的士大夫、文人喜欢在长衫这个地方挂一枚小印。古人特别讲究。”这时的汪涵,倒是像极了《红楼梦》(旧版 新版)里的贾宝玉。“你老婆怎么说你?”“她说我就是一公子哥。”

一个主持人的转型

年少成名,白手起家。汪涵本名汪建刚,属虎,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是老幺,5岁从苏州迁到湘潭,身体一直不太好,休过两次学,从小成绩不差,但也不算顶好,但老师特别喜欢他。“我最大的特点是乖,对老师百依百顺。”他说。考上播音专业,毕业进了湖南经视做剧务,两年后,因当红的主持人仇晓的推荐,成为湖南红极一时的节目《真情对对碰》的主持人。1998年开始,汪涵走了十二年大运,从《真情》、《玫瑰之约》到2002年的《越策越开心》,一步一步成为湖南人心目中的神—“策神”(“策”是长沙话,有胡说八道、商量、计算、忽悠之意)。2005年,他和李湘(微博)担纲主持李宇春成为冠军的那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女声”总决赛,从此,全国人民都知道湖南有个汪涵。

24岁有了自己的第一档节目,28岁成为湖南名人,32岁闻名天下,一个人在湖南能得到的所有名气他都得到了。2007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肝病改变了他的人生,直播的时候会突然流鼻血,要用麦克风的海绵压住鼻子免得镜头扫到,拼了命挣钱的他停了节目,休养了近一年,在长沙近处的一个小镇养病,和做香干的师傅、做糍粑的老爹爹、做木盆的爷爷、做油布伞的伯伯相交,学手艺写文章微博),悟出了《有味》这本书,谈做箭做琴做扇做鸡毛掸子的书居然也结结实实卖了十几万本,从此在文化人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拜了九十几岁的虞逸夫老先生为师,老师教他“为善勿近名,为恶勿近刑”。逐鹿中原的野心是真没有,但当一隅之山大王的信心还是有的,一个星期仍然要做三台节目,四天的工作量,再接些商演和广告,养起自己那些费钱的业余爱好。如今限娱令近,娱乐节目压缩,但汪涵说对他“没什么影响”。

“限娱令对我没什么影响!”

时代周报:你为什么开书店?

汪涵:就是比较方便,还可以放书,这房子是我早年买的,位置也挺好,灯红酒绿的,投入到这种灯红酒绿里边去猛烈地呼吸,但是又不在里面生活,我觉得挺好的。

时代周报:你现在一天的时间怎么安排?

汪涵:一般就是睡懒觉,现在年纪大了睡不着了嘛,早上起来看书,大概是10点钟起床,看两个小时书,然后吃饭,下午两点钟到台里。

时代周报:你现在工作、休息跟玩的时间是多少

汪涵:工作、休息跟玩儿,对我而言也没有界定得那么清楚,比如说这期的嘉宾特别有意思,我就觉得跟玩似的,你在他们身上也能够学到很多东西,就算什么东西都学不到,嘉宾特别差,你最起码也在学会坚持和忍耐。至于休息,列宁说过用一种劳动代替另一种劳动就叫休息,比如说在家里看书看累了,录个小节目,录节目录累了回来看看书。

时代周报:限娱令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汪涵:限娱令限的是娱乐、它不是限制快乐,快乐跟娱乐应该不是一个概念,我想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它不会限制普罗大众在它的统治下快乐地生活。问题是怎么去落实这个限呢?比如说限购令就很简单,就是不让你买第二套房子,限娱令,我们怎么去落实和贯彻?听相声算是娱乐吗?是不是一天只能听三段相声,超过了三段就必须得限制,或者是听相声的时间只能是8分钟,不能是9分钟,超时一分钟就去喝茶,这个还是期待有更加明确的条条框框让我们去遵守。

但是我倒是不觉得对我有什么影响,我觉得有可能是对娱乐这个东西的理解不一样,它所限的跟我所想的有可能不是同样的东西。乐字的古写法是3个麦穗,3个绞丝旁,下面一个禾苗的禾,是一个成熟的麦穗的意思,所以乐是麦子成熟时人们的心情,它是一种成熟的表现。我们现在有可能把娱乐跟搞笑、跟恶搞联系在了一起,所以我觉得这个是要限的。而且就我个人特别肤浅的一个理解,有可能是他们觉得很多东西是要掌控了,因为人们过于疯狂了。在很多事情上,比如买房,比如投资。最简单的看法就是少让他们在一起那么high。

时代周报:但是“快男”、“快女”那就不做了喔。

汪涵:哈,我高兴得不得了。

时代周报:没有一点遗憾吗,一个这么经典的品牌就没有了,你因为这个节目而在全国成名。

汪涵:“快女”之所以搞成这个样子,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湖南卫视自己认为它是我们自己独创的,再加上大量的投入,我就从来没有觉得它对我个人有多么重要的影响,因为没有“快乐女声”,迟早也会有“天天向上”,迟早也会有其他的东西,能不做我反倒很开心。因为在舞台上很怪,因为改时、怕超时、各种评委,你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发挥,不是每一期都会突发“罢赛”那种让我有点小亢奋的东西,走流程就好,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它也基本上是平平稳稳的。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