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明星 > 高晓松醉驾被刑拘 > 正文

高晓松美国低调开工 婉拒采访:我做了错误示范

字号:T|T

高晓松成功应对危机:态度诚恳 勇于承担责任

高晓松(微博)离开看守所,一语不发

11月8日,因醉驾被判六个月拘役的高晓松获释后就奔赴美国,参加第二届纽约中国电影节,为他所执导的电影《大武生》进行展映宣传

当地时间11月9日,该电影节在纽约林肯中心开幕,高晓松率韩庚等《大武生》剧组成员走上开幕红毯,这也是高晓松因酒驾被拘184天后首次重回工作岗位。

再次出现在镜头前的高晓松,面部圆润未见消瘦。美国媒体想采访他时,他低调不愿受访,但坦言做了错误示范,要向大众道歉。

另外,高晓松对于《大武生》能够来参展感到十分荣幸,提及《大武生》,他的回答也相当简短:“我要说的都在电影里,希望大家看了会喜欢!”

20年前编个广告语就得到1.6万大活儿

他这样赚到第一桶金

高晓松刚刚获释就赶赴美国宣传自己的电影,不忘捞金,那么,高晓松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是怎样赚到的呢?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高晓松1988年考入清华,但在大三那年他就决定退学了。之后,他和老狼开始了将近一年的流浪生涯。那时高晓松跟老狼还有几个朋友组织了一支乐队,名叫“青铜器”,在圈内小有名气。

1990年暑假,他们忽然收到海南岛一家歌厅发来的邀请,希望他们能到那边去演出,这消息让乐队成员兴奋不已,但兴奋过后,其他成员都在考虑过现实问题后选择了退缩,就只有高晓松和老狼两人不顾一切踏上旅途。

这段不切实际的经历以失败告终,他们的音乐在海南缺乏群众基础,结果因为他们坚持不唱粤语流行歌,在演出了几天后直接被歌厅老板炒掉了。更严峻的问题来了:几天赚的钱还不够两人回程的路费,高晓松当即做决定:让老狼先走。因为老狼必须赶在开学前回去上课,而他已经不打算再回清华了。

之后,老狼一人踏上回北京的归途,高晓松则买了张末等船票来到广州,“当时想着能往回跑就往回跑,尽量选一个离北京最近的地方。”但以他那时口袋里有限的人民币计算,他顶多也只能买一张去厦门的火车票,于是他又去了厦门。高晓松说,到厦门的那天是8月31日,清华第二天就要开学了,他却在千里之外逃课,那种感觉,“相当奇妙”。当时,厦门大学附近聚集了一群流浪艺术家,高晓松在那里建了个窝,但他始终没能在当地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

回到北京后,高晓松果然没有回清华,而是转头报考电影学院,但他竟然没考上。高晓松家那时有个“政策”,如果不上学,每月要交100元生活费,上学就给100元。“我以考研为名,混吃住,后来没考上,也没借口继续混了。”后来,他进了一个叫“亚洲电视艺术中心”的单位做实习编导。“干了几个月后,去成都拍一个规模特别大的糖烟酒交易会的纪录片,我和三个电影学院的学生商量先找些广告拍拍。”

一天晚上,在卡拉OK厅,他们碰到了河南一家葡萄酒厂的人,“我给编了个广告语:‘想活九十九,常饮某葡萄酒’。厂长特别高兴。后来厂长说,给我们拍个广告吧,多少钱?我们一咬牙说8000,厂长二话不说,给了1.6万,拍两个!”当时高晓松的工资才200元,公务员工资才72元,四个人拿着1.6万元,像犯了罪一样。“两个广告的制作费用大概是2000多元,剩下的钱四人分了,每人揣着3000多块钱。平生第一次赚那么多!”

那时候,老狼已毕业,进了一家外企上班,每月工资400元,所以每次见面都是老狼请客。后来高晓松买了辆车,林肯,老狼要去跟女孩约会,高晓松就载他去,跟女孩见面后,老狼就说:“这我司机,小高!”

相关专题:

高晓松醉酒驾车被刑拘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osinal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