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48届台湾金马奖 > 正文

许鞍华看淡“难”字:能拍想拍的戏,已够幸运

2011年11月28日08:23南方都市报[微博]方夷敏 钟锐钧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许鞍华看淡“难”字:能拍想拍的戏,已够幸运

许鞍华

尽管错失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这个大奖,《桃姐》依然堪称本届金马奖的最大赢家。在颁奖后的庆功宴上,台湾记者对许鞍华说:“《桃姐》拿走这么多重要奖项,让台湾电影压力很大耶!”许鞍华听完,一直笑,不知道怎么作答。昨日的台湾报纸报道金马奖赛果,在标题上突出“《赛德克·巴莱》把大奖留在台湾”的同时,也不得不提到《桃姐》耀眼的战绩,还用了“横扫”、“威武”这样的字眼,足见《桃姐》在本届金马奖上的风光。记者昨日获悉,《桃姐》已定于明年3月8日内地上映。

和《桃姐》的风光一起被关注,或者说,再次被关注到的,是该片导演许鞍华拍片的种种难处。她是名导中的异类,长年来租房子挤地铁,生活清苦;她的电影和出演其电影的演员每每各种提名,拿奖的不在少数,但这么多年了,每开一部戏还是很难找投资。她不太会说话,就算是为电影做宣传,她说的话也简单、直接,有时候被问多了不想回答的问题,还会直接“开溜”,十分可爱。前两年,她的“困境”开始被媒体关注,但这并非她的初衷。在接受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时,一聊到这个话题,她就赶紧说:“不要再报道我租房子挤地铁什么的,我不想再诉苦。一直能拍自己想拍的电影,我已经够幸运。”生活和拍片中的种种难事,在如今的她来看,既然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付出的代价,也就并不以为苦。

从1979年拍摄第一部电影《疯劫》至今,许鞍华用30多年的时间,亲身示范了一个追梦的过程:坚持用自己的节奏,做自己相信的事。

找投资难每部戏都处处碰壁

“基本上我的每部电影都是冒险,他们不敢轻易投资很正常的”

南方都市报:《桃姐》关注的是老年人的生活,你是到了这个年龄所以有这样的感触?

许鞍华:不是感触,是面对现实,因为我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很多朋友都退休了。刚好我当导演没有什么年龄限制,但是我不希望自己的老年会很糟糕,所以考虑这个问题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南都:你得奖后,大家都很高兴,觉得你很勇敢,一直坚持拍自己想拍的电影。

许鞍华:我觉得其实是老板勇敢。

南都:《天水围的日与夜》找投资还蛮难的,《桃姐》呢?这些电影在投资人眼里都那么“不商业”。

许鞍华:这个戏找投资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才找到华仔来投资,因为真的不是一般的香港电影,我们不确定它是否能卖座。其实《桃姐》是商业的啊。(找刘德华来演就是考虑商业吗?)当然有考虑了。可是这不是一开始的考虑,当然也希望多点人看咯。

南都:我记得刘德华在威尼斯时说:我不想再看到这么好的导演每一部戏都找投资找得这么难。很多喜欢你电影的人都很替你打抱不平。

许鞍华:这和市场有关,如果拍这些电影,发行都在香港,没有国外市场,如果不开拓内地市场,香港票房很不稳定,所以很难再拍下去。

南都:假如拍商业片会不会好转?

许鞍华:我不迷信这个,投资人都是特别精明,他们不会打没把握的仗,基本上我的每部电影都是冒险,他们不敢轻易投资是很正常的。不过我也觉得我不应该抱怨吧,差不多啦。我已经够幸运啦,还是能拍我想拍的戏。

南都:很多导演都抱怨没有好剧本,但你却一直拿着好剧本找不到投资。你怎么保持自己的创作力?

许鞍华:有时候有些人会把故事给我,比如《桃姐》,有些是自己碰到的故事。(你比较关注女性的故事。)不是刻意的。只是刚好这个故事这个主角是女的,不是刻意地去找。

南都:你很少拍爱情题材。

许鞍华:我拍爱情题材比较难吧,爱情离我比较遥远,就没有想过要拍,也没有碰到很好的题材。爱情题材其实很难拍。现在他们说,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票房很好。我看了原著,故事挺好的,台湾很擅长拍这种电影。

南都:所以遇到这种好的题材你也会拍吗?

许鞍华:轮不到我拍啊,年轻人拍年轻人的题材还是会比较好。

南都:你几乎保持每年一部电影的产量,会不会觉得少?

许鞍华:能拍一部就很好了(笑)。

相关专题:

第48届台湾金马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