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48届台湾金马奖 > 正文

许鞍华看淡“难”字:能拍想拍的戏,已够幸运

2011年11月28日08:23南方都市报[微博]方夷敏 钟锐钧我要评论(0)
字号:T|T

拍合拍片难

《玉观音》(老版 新版)失利后坚守香港“我不羡慕别人可以做大制作,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

南都:其实你好几年前就拍过合拍片《玉观音》,但票房不是那么好,现在《桃姐》也是合拍片,有把以前的经验用到现在这里吗?

许鞍华:有。主要是避免拍一些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我拍自己熟悉的东西会比较好。可是我并不是说像人家说的那样,一定要在香港拍戏。我拍电影不是地方重要,而是人物重要,只是我更了解香港,所以更容易拍。

南都:当时你拍合拍片,内地资金没有那么多,等你回港,热钱一下多了起来,很多导演都可以拍很大投资的片子,你羡慕他们吗?

许鞍华:没有羡慕。因为我那时候拍出来的片子都不是太卖座。(《玉观音》不卖座对你影响大吗?)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啦,不过不卖座也没有关系啦,我也不会羡慕别人可以做大制作。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资金大了,除非是全心骗人,不然你就必须付出多倍的精力跟唇舌才能用到那笔钱,而且还要用得好,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南都:有没有人找导演拍大制作?

许鞍华:有是有,但不是很成熟,过来找我谈的是很多。

南都:有让你心动的计划吗?

许鞍华:暂时没有,都不是我想拍的戏。

南都:是不是跟现在的年龄和心态有关,不想去强求这些事情了?

许鞍华:我也不是这么想的,只是我对一个案子是否能成事,会有一种预感,我会有自己的判断。有些案子看上去即便所有的元素都放进里面,也不会成事的。现在接触到的案子都是不太行的。另外,我比较怕拍戏是个集团式的经营,这可能不太符合时代的要求。现在都是要求分工很细,合成、找景分别有人去做,再找回来给我看。但我还是习惯一个人去弄这些事情,但当找景这些问题的范围很大的话,拍一个戏就要好几年。我现在明白了,很多主观的、我想要的东西,其实可以用别的方法来完成,只是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做法,所以很难去改变自己的这个习惯和节奏。

南都:没想过改变自己的方式?

许鞍华:可能要改变自己是最难的(笑)。

生活难租房挤地铁

“我也不觉得自己过得不好。替我抱不平,其实没有必要”

南都:大家都说女演员一演了你的戏,就很容易拿奖。叶德娴已经拿了两个影后。

许鞍华:哪里,是她演戏的功底特别好,只是我运气好找到她来演而已。

南都:你和叶德娴拍戏的时候会聊到彼此以后退休的生活吗?

许鞍华:反而没有。只是聊戏,反而没有聊大家退休后要怎么样。

南都:在威尼斯的时候,一群人聚在一起替你打抱不平,觉得你过得太苦。两年前你参加我们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时,还说自己蛮焦虑的,现在好一点了吗?

许鞍华:好了一点,想通了就没有什么事,还有就是我不喜欢老是在传媒面前诉苦。老是在说租房子住啊,又穷又老这些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了,但是不需要经常说,而且经常说也很闷啊。我也不觉得自己过得不好。替我抱不平,其实没有必要。

南都:我觉得当导演是体力活,你在体力上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许鞍华:还好,最近这几年拍的都是文艺片,就不需要满山跑,也不用到处找景。文艺片不需要很大的体力才能拍得好,所以不怎么辛苦。

南都:现在已经可以工作几个小时就回家休息了。

许鞍华:现在就12个小时以内的,这个对拍电影来说已经是天堂了。以前香港导演拍十六七个小时是因为那时候是八九十年代,很多戏可以拍,很赶。所以只能没日没夜地拍,有时候每天拍七组戏。可是,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状况。

南都:刘德华说你和叶德娴对待老的态度不一样。叶德娴不认老,你认老。

许鞍华:因为叶德娴比我年轻,还没到认老的时候。即使不老,当导演这件事也是很辛苦的。

南都:这么辛苦,有想过退休么?

许鞍华:我没好好想过退休的事。我还是很想拍戏。看到一个感兴趣的剧本,就又想拍,退休问题暂时压下(笑)。

南都首席记者方夷敏发自台湾实习生王睿摄影:南都记者钟锐钧

(南方都市报)

相关专题:

第48届台湾金马奖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