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音乐 > 乐坛快讯 > 正文

著名声乐教育家蒋英北京逝世 与钱学森相守一生

2012年02月07日08:08北京晨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京晨报2月7日报道 著名声乐教育家、两弹元勋钱学森的夫人蒋英前天去世。昨天下午,记者赶到蒋英家所在的海淀区阜成路8号院,家中的警卫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家里人正在忙着料理后事,暂不接受采访。

蒋英生于1919年,浙江海宁人。作为享誉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欧洲古典艺术歌曲权威、著名钢琴家和歌唱家,蒋英以音域宽广优美著称,尤其善于演唱德国古典艺术歌曲。2月5日上午11点,蒋英因呼吸系统、心脏衰竭在301医院去世,享年92岁。昨天下午,记者赶到蒋英所居住的海淀区阜成路8号院,这是钱学森生前与蒋英一起居住的地方。而此刻除该院门旁站岗的警卫外,院里几乎无人进出,门口显得略有些冷清。据小区一位老人称,“蒋英之前就住院了,在301医院待了有段时间了。”而对此,门旁的警卫也证实称,蒋英此前就已住院,“我们也是今天上午得知蒋老去世的消息的,目前她的大儿子钱永刚在家中料理后事。”

随后,记者轻声敲开了蒋英家的大门,屋内的警卫人员表示,由于家人正在忙于料理后事,暂时没有时间接受采访,“蒋老在家中不设灵堂,所以这两天不接受采访,也不愿意麻烦大家跑一趟,到家里吊唁。”他称,本周五上午10点,在301医院西院告别厅将举行蒋英的告别仪式。

生前

与钱学森相濡以沫

爱情:死生契阔

蒋英与钱学森的爱情一直为人津津乐道。钱学森的父亲钱均甫与蒋英的父亲蒋百里早年是密友,蒋英曾过继到钱家,改名钱学英,一度与钱学森兄妹相称。也正因为此,二人成婚以后,钱学森还经常笑称“蒋英是我家的童养媳”。然而,这对很早就被看好的“青梅竹马”其实曾险些错过。幼年的蒋英在钱家与钱学森相处数月之后,二人一别经年。1947年,钱学森自海外归国,蒋英还为他做起了红娘,安排了一场相亲会,相亲酒席上,一位富家小姐当面向钱学森表达了爱慕之情。相亲会后的某一天,钱学森送蒋英回家,在路上,钱学森突然问蒋英“你跟我去美国吗?”蒋英婉拒,说:“不行,我有男朋友了。”钱学森回曰,“我也有女朋友,但从这儿开始,你的男朋友不算,我的女朋友也不算,我们开始交朋友。”

自古以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是中国最浪漫的事。从1947年二人成婚,直到2009年钱学森逝世,这一走,就是62年。

成就:致力艺术

蒋英的一生是艺术的一生,自幼喜好音乐的蒋英曾先后在德国柏林音乐大学研习,后又赴瑞士研究“和音学”,1944年毕业于瑞士路山音乐学院。学习期间,在瑞士“鲁辰”万国音乐年会上,蒋英参加匈牙利高音名师依隆娜·德瑞高所主办的各国女高音比赛,名列第一,成为东亚地区获胜的第一人。1947年,蒋英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行归国后第一场个人音乐会,由钢琴名家马果斯基担任伴奏,反响极好。1955年,蒋英与丈夫钱学森回国,蒋英受聘于中央音乐学院,历任声乐系教研室主任、声乐歌剧系副主任。此外,蒋英还著有《西欧声乐艺术发展史》,与人合译《肖邦传》、《舒曼传》等。

作为对蒋英艺术成就和教育成就的充分认可,1999年7月,中央音乐学院在北京隆重举办“艺术与科学 纪念蒋英教授执教40周年学术研讨会”及由蒋英学生参加演出的音乐会。2011年12月,歌剧《钱学森》在解放军歌剧院首演,蒋英的学生祝爱兰便在其中饰演钱学森之妻蒋英。作为一名杰出的音乐教育家,在中央音乐学院从事了45年音乐教育工作的蒋英,亲手培养了26名学生,大都在国际音乐舞台上取得过骄人成绩。在蒋英的学生里,男高音歌唱家吴雁泽、男中音歌唱家傅海静、女高音歌唱家祝爱兰、藏族男高音歌唱家多吉次仁、女中音歌唱家杨光等都是在国内乃至国际乐坛上声名显赫的歌唱家。

家世:系出名门

在自身取得的杰出成就之外,蒋英是中国著名军事战略家、教育家蒋百里的三女儿。此外,她还是武侠小说大师金庸的表姐。虽然是远房亲戚,但对于这位表姐,金庸一直敬佩有加,他曾这样评价她的歌声,“歌唱音量很大,一发音声震屋瓦,完全是在歌剧院中唱大歌剧的派头,这在我国女高音中确是极为少有的。”蒋英与钱学森有一子一女,儿子钱永刚长期从事计算机应用软件系统的研发工作,女儿钱永真则承继母业,从事音乐教育工作。

缅怀

学生怀念恩师

马洪海:她,为人低调

蒋英老师的去世可以说是中国声乐界的重大损失,她一生的贡献一方面体现在对中国声乐教育上;另一方面则是在辅佐钱老的工作和生活上。她在西方特别是德国艺术歌曲方面造诣深厚,一生的爱,都全身心投入在了对下一代声乐学生的教学上。蒋老师没有门第观念,无论是谁的学生,只要上门求教都会敞开胸怀。在家上课也从没有收过学生一分钱,而且特别认真。我是1988年开始跟蒋老师学习了两年,每堂课老师都会事先复印好曲谱,把用做示范的录音带转录好,把歌词翻译好教给学生。蒋老师去世后,学校领导已经去家里探望了她的家属。蒋老师为人低调,从不张扬,去世前留下遗嘱:不在家里设灵堂,不在家接受吊唁。2月10日上午,将在301医院为她举行一个告别仪式。另外,学校还计划在今年的清明节举办一个蒋老师学生的音乐学术交流会,我们会把大家的发言汇集成书,在明年蒋老师逝世一周年时出版发行,算是中央音乐学院和学生们对老师的一份寄托和敬意吧。

祝爱兰:她,最美人品

蒋老师有最美的人品!她年轻时可是个大美女,但人品更美!蒋老师的家世、家庭都与众不同,但她却从不会把这作为优越的条件。她的知识渊博,在声乐教学上的学术性中国少有。这段时间因为她身体不好住院,我几乎是天天在医院陪着她,去世时我也在身边。因为师生感情实在太深了,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老师根本就没走。前些日子,老师对我说,“我要走了,你别悲伤,我会在那边想着你的。”结果,昨晚我就梦见老师了。

我是1973年开始跟蒋老师学习的,那时的人都很单纯,见识不多,老师给什么就学什么,也不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所以一心努力学习。刚入校的时候,只有十几岁,还不太懂事,蒋老师就把我当女儿待。她说我是一张白纸,可以任人画,她画了,我就出来了。我也很为老师争气。1983年我出国学习,完全是蒋老师一手把我送出去的,她利用国外的亲戚帮我联系学校,连飞机票都是老师替我买的。没有蒋老师当年的帮助,我是不会有今天的。我在海外每当遇到问题,一定是第一个给老师打电话求教,她真的是我的第二母亲,蒋老师也这么认为的。

赵登营:她,艺术精湛

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香港回到学校才经人介绍拜师在蒋老师门下的。那时候,蒋老师已经退休在家,我跟蒋老师学习,一直到1998年她得病之前,每个周六的上午,她都为我上课,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还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感受,她的话不多,也很少讲理论,但她坐在钢琴前,一个和弦一出来,我就跟着走了。以前人家说我的声音硬,没感觉,但跟蒋老师学习,第一堂课我就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解放的感觉,她以精湛的艺术修养把我的心锁解开了。

我应该算作是蒋老师最后一拨学生中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了。我演唱舒伯特的声乐套曲《冬之旅》也是老师一句一句教出来的。2007年我应邀去德国汉堡国际音乐学院举办的音乐会唱《冬之旅》,我根本就不会德文,蒋老师让我用中国诗词的意境去理解,一定唱得过德国人。记得我在德国演出后,一位老太太边走边摇头说:“不可想象,中国人能够把《冬之旅》唱得这么精彩!”我还记得沈湘老师当年说的话:“唱欧洲艺术歌曲,只要蒋英点头了,我就不用管了!”(注:以上三人皆为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教授)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omatof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