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电影《桃姐》 > 正文

《桃姐》3月上映 影后叶德娴毫无避讳谈生论死

2012年02月20日11:50新闻晨报彭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桃姐》3月上映 影后叶德娴毫无避讳谈生论死

叶德娴:怀念一个人,不一定非得那个时候

对于叶德娴,或许印象还停留在桃姐那副老人家常有的低眉顺眼姿态,但只需短短几分钟接触,看叶德娴叫咖啡、设计拍照等要求明晰、调动自如的样子,你就能感受到她的强大气场,连导演许鞍华都称她做“现场导演”。64岁的年龄,叶德娴歌也红过,演也红过,冷暖尝过,姹紫嫣红开遍,人知她一生爱好是个性,她对事业、生活的鲜明要求个性老而弥坚。日前,记者独家专访因《桃姐》连连加冕影后的叶德娴,听她毫无避讳地谈生论死。

生活:和桃姐习惯很像

《桃姐》即将3月上映,许鞍华、叶德娴、刘德华等主创一行赶赴内地宣传。和许鞍华合影,叶德娴颇有主意,毫不含糊地纠正摄影师的打光,对许鞍华说着应该如何如何,许导笑意盈盈地言听计从:“好的,叶导演。”合影刚结束,叶德娴环视四周,提议叫些咖啡来喝,问清每个人要喝的种类。或许于她是平常,但对于尚停留在桃姐印象的记者来说,其气场着实令人意外。然而,叶德娴却告诉记者,“桃姐”是她最省力的一次表演,因为她和桃姐的生活习惯很像,“我吃素,两三天一定买菜,挑最新鲜的,吃上面很简单。反而在清洁方面比较繁琐,房间要整理得没灰尘。现在出来见人,礼貌上要扮漂亮点,平时我的穿着和桃姐没分别,爱穿棉质麻质素淡的衣服。”叶德娴讲述自己每天的生活,称自己平常住在车子开不到的山里,最重要的是早上四点多起来走路,喜欢做瑜伽、舞蹈,爱观天象,“我喜欢空气好的时候去走路。我喜欢做瑜伽,最近在重新跳以前学过的踢踏舞,我还很想学西班牙舞,西班牙舞的动作很硬朗;我喜欢看天相,比如看日全食、北极光,这个习惯大概有15年,刚开始就是喜欢,后来参加了专门的社团,现在有很多器材了。但我不是看星座的,我喜欢的是自然景观,它很美,这个不用钱的,是老天给我们的、很漂亮的东西。”

对于健康,叶德娴不仅自己很讲究,对身边朋友要求也很严格,现在许鞍华一抽烟就会遭她一顿“骂”,“我不是讨厌她抽烟,我是为她难过,她身体不太好,抽烟百害无一利啊。”据悉,叶德娴要求严格的个性圈内闻名,开工有三大规矩:“我不准任何人在拍摄范围内抽烟,不准迟到和开手机。当年替亚视拍剧,上至监制,下至小工,谁犯规都要罚一百大元。”这位剧组的“教导长”令很多爱偷懒、品格差的演员闻风丧胆,并传她“不好相处”,却也令更多要求生活品质的艺人喜欢。

事业:拿奖后只觉突然变忙

2011年连拿威尼斯影后、中国台湾金马影后等桂冠,叶德娴在外界看来风光无限,但她本人倒似乎无感。其实,叶德娴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已风光过,当时她就曾凭四部电影各获得两次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如今再次连连拿奖,叶德娴散奖散财,把威尼斯影后、金马影后奖杯都送给了刘德华,10万元金马影后奖金则大方表示捐给台湾的白海豚保育单位。叶德娴笑说,别人觉得拿奖风光,但她只觉得突然很忙,要说变化,可能也就是以前别人看见她装作不认识,现在会主动上来打个招呼而已。

而对一些人来说,叶德娴更是个歌手。叶德娴最早是以歌手身份出道,三十多年前就发行了个人专辑,是香港流行乐坛的老前辈。在叶德娴看来,唱似乎是比演更为严肃的事。她的要求自然更没折扣。看到很多歌手不专注于唱歌而是在电视上作秀,叶德娴很不满地疏离歌坛,多次表示自己再无意推出新唱片;私底下,她保持着练嗓的习惯,几乎每周都会去上声乐课。日前,叶德娴曾有想法在香港开演唱会,后来她又取消了这一计划,原因似乎还归结于她的要求。叶德娴表示,她希望大家是去“听”她的演唱会,而不是“看”,“现在香港那些场馆的音响设备真是太差劲了,北京倒是有个很好的音响师,能把这些烂设备调出好音效;但他太贵了,我现在还请不起。”

子女: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叶德娴常在影视剧中出演妈妈,现实生活中有一子一女,却少有来往。叶德娴18岁结婚,生下两个孩子后离婚收场,后曾与中国香港电影制片人萧若元拍拖三年多,却一直没有再婚。如今,叶德娴独住。叶德娴介绍,这次自己拿到好几个影后,子女都曾电话恭喜她,这就够了,“他们不喜欢我提点、我批评,不打紧,我又不能容忍别人马虎敷衍,既然如此便少见面。”她告诉记者,自己对子女没有要求,“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生活能健康点就行。”

或许是受病痛影响,叶德娴对死亡有不少研究,侃侃而谈起来。叶德娴谈到了《桃姐》结尾处,刘德华饰演的ROGER把垂危的桃姐放在医院去出差工作,交待医生:“如果我出差时,她死了,就直接推到太平间。”叶德娴说,她完全理解ROGER的做法,“对我来讲,我也觉得不需要等在那,好像以前我的两个孩子在外面读书,我和他们说,万一妈妈有什么事情,不用回来,因为读书比我死了更重要。死都死了,回来也没什么用,不要被凡俗的繁文琐节束缚。怀念一个人,不一定非得那个时间。”叶德娴称,自己现在老了,拍完《桃姐》后,她绝对不会住进老人院,“我以前不知道老人院是那么恶劣。大家以为老人家没要求,其实很有要求的,我不要被当做垃圾,堆在一堆人里去生活。我喜欢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我喜欢早睡,可别人还在看电视了。”面对死亡,她毫不排斥甚至倾向于安乐死,“我希望我可以有尊严地去了,最好寿终正寝。我不可以选择出生的时候,但我可以选择我的死亡,我希望有这个权利。”而等到百年之后,叶德娴表示,自己希望捐身体到医学院去做研究,“这里割割那里割割,用完了,就放到海里面,让鱼去吃了。我觉得就应该这样。”

相关专题:

电影《桃姐》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aspar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