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影话 > 正文

《桃姐》:愁云鬓改,此去无多

2012年03月12日07:32腾讯娱乐[微博]薰衣草的暴徒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这部电影诞生了华语影坛十年来最好的表演,展示了脱下偶像外衣、胜过乔治·克鲁尼的刘德华,也让人们看到了一位洗尽铅华的“香港老人”:许鞍华。

《桃姐》:愁云鬓改,此去无多

《桃姐》罗杰 互相照顾。

《桃姐》:愁云鬓改,此去无多

《桃姐》关注“老年人问题”。

腾讯娱乐专稿 (文/薰衣草的暴徒)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在2012的“春天里”,我们迎来了一部真正讨论“老无所依”的电影——《桃姐》。

这部电影诞生了华语影坛十年来最好的表演,展示了脱下偶像外衣、胜过乔治·克鲁尼刘德华,也让人们看到了一位洗尽铅华的“香港老人”:许鞍华

圈内题材 国际视野

嘉禾电影公司的制片人李恩霖是《桃姐》故事的提供者,她也是刘德华在片中所演角色的原型。这个故事发生在电影圈圈内,自然也唤起了香港同行的强烈共鸣。于是,看剧本即落泪的许鞍华有了将《桃姐》拍成电影的想法。而又像前几部作品那样,许鞍华几番波折才为这个故事找到了投资。而后在博纳老板于冬和主演刘德华的资助下,这部“老人拍老人”的电影才得以最终问世。

或许正因为“老年人问题”这一更高的关注视点,《桃姐》也不再像许鞍华的前作一样,仅仅呈现“本港”的地域气质。如果说《天水围》系列的关注只是对准新界、对准元朗;《桃姐》所展示出的便是一个普世的全人类命题。这或许也是《桃姐》能够打动威尼斯评委的真正原因。那尊银狮肯定的不仅仅是叶德娴的表演,也是在肯定十年来首夺大型影节奖项的香港电影。

现实笔触:孤老宿命

而如果再将《桃姐》与许鞍华导演上一部广受好评的作品《天水围的日与夜》对比会发现,前者的现实主义笔触更为明显。本片摄影师余力为曾是贾樟柯导演的御用掌镜人,而他在本片中也延续了其冷峻白描的影像风格。影片中有两处摄影堪为代表:一则是描写桃姐在第一次中风前于屋中与猫作伴的段落。摄影机以“窥视”般的视角,隔着梁家的防盗门远距拍摄,明确交代了人物此时封闭的内心和桃姐孤独的处境。另一则是桃姐的老人院院友面对女儿斥责的场景。摄影机此时架在街上隔窗拍摄,“置身事外”的将这一幕老人院中的世态炎凉呈现给大众。而类似这样“完全旁观”的摄影风格则贯穿影片始终。主创在影像上有意将“桃姐们”与世人隔开,以视角代替观点,强调了社会对老龄人群的冷视态度。片中有这样一个镜头:除夕夜,维多利亚港照例烟花璀璨、灯火通明;然而当所有港人聚集在维港两岸举起相机手机记录美景时;镜头却对准了空旷的老人院周边:在看不到烟火的角落,是现代社会“老无所依”的冰冷现实。

从这个角度来看,刘德华的角色梁罗杰便成为公众与老龄人群之间唯一的桥梁。这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人之所以选择独自照顾桃姐,不仅是出于对对方养育之恩的报答,也源于自己将要步入老龄人群的现实处境。那段两人相互调侃对方“眼高”的段落再清楚不过的告诉观众,单身的罗杰比梁家的任何一人都能体会老人的孤独。罗杰从电影开篇在桃姐面前的“饭来伸手”,到对方临终时只身在外吃泡面,两组镜头不仅是“相互照顾”的对比,也在暗示这位衣着打扮已严重落后于时代的罗杰“孤独终老”的宿命。

强烈对比:热闹与冷清

本片少有温情,围绕在桃姐晚年的更多是“年轻歌手不耐烦”、“慰问团虚情假意”的图景。那段颇为动人的“梁家邀请桃姐参加婴儿庆生”更多是与之前“老人病故”形成“死亡与新生”的对照。桃姐与梁家的关系早在那番“拜年的越洋电话”中有了明确交代:一面是梁家众人“走形式”般问候桃姐:多人对单人;一面是桃姐“我这也热闹”应答时搭配老人院的一组空镜:热闹与冷清。可以说,梁家的问候和关心始终停留在“念旧情”的层面上,甚至梁母给桃姐的钱、燕窝、围巾都不及坚叔葬礼上的那一个鞠躬来得真挚,“鞠躬”不仅是一个“偷吃不了几回”的老顽童对几百块的感谢,更透着老年人之间相濡以沫的一份情。即便如此,许鞍华对这份情的表达也始终收敛着,只是在片尾借老校长之口低声颂吟: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许鞍华

最新动态: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iffanyp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