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专访麦兆辉庄文强:女主角情感经历来自张爱玲

2012年03月21日02:50腾讯娱乐[微博]文/柏小莲 图/楚飞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麦兆辉庄文强:女主角情感经历来自张爱玲

《听风者》海报

梁朝伟是“自大又自卑的盲人”

周迅角色感情经历来自张爱玲

问:为什么要让梁朝伟演一个盲人?这是他第三次演盲人角色,跟《东邪西毒》和《地下铁》里相比,他的表演有什么变化

麦兆辉:我们拍之前问梁朝伟要不要找一些老师,他说他去找过,他以前演过的都是简简单单的盲人,这次他演的是个实际上不算盲的人,你们在这个房间里,他是知道你们在哪,完全可以从这里走出去没有问题的。看起来是不盲的,这方面是不用(担心的),如果他演盲人的成分太多了,那他演正常人的地方就少了。

庄文强:盲人的部分不能太多,怎样去定义这个界限,我们就搞了很久,就是比方说这台摄像机不动,他走过去就会绊倒,但是(人坐在这里)你有呼吸的,有心跳的,他听得到,会绕过你去走开。然后他也是个小混混的嘛,他很介意大家说他是瞎子,所以他平常是装不瞎的,所以周迅一开始对他最大的疑问是他到底真瞎还是装瞎,刚才预告片里有一段叫“装神弄鬼”,就是测试他是真盲还是假盲。

问:这个片段让我想起了《不见不散》中,葛优装瞎,徐帆走过来试探他,故意大声说“谁钱包掉了”,葛优就低头找“在哪儿在哪儿?”就露馅了。

庄文强:也不全是这样。我曾经去找刘青云,因为刘青云之前演过《再生号》,他告诉我瞎子的演法是不一样的,刘青云告诉我的,我再去告诉梁朝伟。刘青云说主要是心态上会有不同。因为刘青云去的地方是一个弱视的训练所,弱视不是一下子就看不见,而是有光感的,而且是慢慢的看不见,他以前是看不见,他不是生出来就是瞎的。然后慢慢的看不见之后他的心态是会有变化的。梁朝伟这个角色以前是嘴巴是很坏的,而且是很自大的,但是一碰到他的死穴他就会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会大发脾气的,很自卑又自大的一个人。

问:那不就是他在《东邪西毒》里面那个盲剑客的角色吗,也是从能看得见再慢慢的看不见直到瞎?

庄文强:完全不一样。那个盲剑客一点都不自大啊,老婆都被人抢了怎么自大?一点都不能自大的。所以两个角色是完全不一样的。

问:有报道说是梁朝伟推荐周迅来参演这部电影,具体的情形是怎样的?

麦兆辉:这个消息是完全错的。一开始知道他写好这个故事,准备好这个剧本准备开拍的时候,我跟梁朝伟谈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在接触周迅了,我们的第一女主角的人选就是周迅。但是就在差不多谈好的时候,梁朝伟的另一个戏《大魔术师》已经开工了。原本小宝(尔冬升)定的女主角是张柏芝,大家还记得这个新闻吧,说是要拍张柏芝复出之后的第一部戏对吧?后来就出了问题不演了。小宝就跟我们讲,哎呀这下麻烦了,没了一个女主角,不过我不怕,我刚刚想起另外一个女演员,就是觉得周迅可以演。

庄文强:他那个时候偷偷问我,你觉得周迅好吗?你说我们怎么表达个人意见啦?我要是说不好,那我就是很差的一个朋友,我要是说好,那我就没了一个女主角啊!我们就说,你自己决定啊。当然我觉得我们还是蛮有义气的,就说,周迅很好啊。所以这其实他们还没有演《大魔术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确定了是这两个人来演。反而是因为《大魔术师》,梁朝伟才是(第一次)碰上周迅,而不是梁朝伟介绍周迅来演的。

问:范晓萱这个角色是怎样设定的?

庄文强:她扮演的是梁朝伟的太太。(这不是三角恋吗?)不是啊。周迅和梁朝伟的感情不是大家想象的这样。很简单,我问你,你有爱过一个不爱你的人吗?如果你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你会怎么样?你会恨她吗?太没有风度了吧。你会跟他成为好朋友吗?太虚伪了吧。但是你果真跟他成了好朋友,那种友情是很可怕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曾经有个感情不能实现,于是大家就都会去保护这个关系。这是我们现代才会有的。

我想我老婆应该不会看这个报道的吧?不是说梁朝伟会背着范晓萱去对周迅怎样,而周迅跟范晓萱又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女人可是很敏感的动物啊!两句话就能感觉得到了。所以很考验演技的。你看周迅的眼睛那么的大,梁朝伟的眼睛——那么的盲……

问:我在看外国的谍战小说的时候,有一种说法,说是男间谍用的是情感来迷惑人,而女间谍多是用肉体做武器,这就是所谓的“乌鸦”和“燕子”的区别。

答:那是旧小说里的谍战了,太肤浅,太过时。你看张爱玲的故事,她爱的是一个汉奸,她跟胡兰成的爱情是怎么发生的?(是《小团圆》里的情节吗?)是的,你看那里面的爱情是怎样发生的呢?张爱玲写出《色戒》也是有这段感情的关系在里面的,其实《色戒》是她写的很不好的一本小说,她那个时候的状态还挺糟糕的,她为了谋生,写了很多很现实的剧本,那个时候她还在香港。所以我们女主角周迅的名字叫“张学宁”。

间谍戏出彩不靠拿刀动枪

广电总局没说不能拍鬼片

问:现在《谍网迷踪》(《锅匠、裁缝、士兵和间谍》)正在香港上映,这也是根据谍战小说改编的电影,《听风者》与此片有什么联系和区别?

庄文强:对,约翰·麦卡雷的小说对我影响很大的,因为这里面的间谍不是靠枪、刀、火箭,不是用火箭的,而是用阴谋去颠覆地方的政权,不是杀人,是颠覆政权的哦。他的戏都是比较沉重一点的间谍戏,而不是拿刀动枪。(小说会不会比较闷一点?)小说要看英文的,英文很好,而搬上银幕之后的张力就更加出来了。

问:对,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小说与电影的差别所在,所以又回到我们开头的第一个问题,关于麦家小说与最后电影呈现出来的样子,二者之间的差别?

麦兆辉:还是很难拿来比较,但是肯定跟麦家原来的《听风者》有很大的差别。

庄文强:我想保留一些东西。每次看到一本我很喜欢的小说,我都会问自己这本小说当初是怎样吸引我的,那我觉得麦家小说里面所吸引我的其实是那个时候的科技,那个时候的科技其实到了今天就是低等科技,但有它迷人的地方在里边,就像到了今天(数码时代)还在有人玩音响的,刻意去找以前的音响来听,觉得这样才有以前的声音。那我觉得观众能看到这一点是蛮有趣的事情。我更多保留的是当时作战的气氛。因为我们的戏大部分都是跟声音有关的,所以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摄影师,他把大部分的声音都变成了画面,这个过渡是很困难的,比如“声音慢慢变成……”写在纸上是很容易的,那这个声音究竟是要怎样变的?至少从现在出来看到的效果,我比较满意。

问:我们都记得《无间道1》在内地公映的时候那个生硬的结尾,你们现在怎么看待审查制度?因为昨天陈可辛导演说内地电影审查制度还是他拍电影的最大束缚。

麦兆辉:对他来讲一定是最大的。因为题材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讲故事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讲,从《无间道》到现在有10年了,我觉得我们以前的故事很好看可能只是情节上好看,但是10年过后,我们情节还是差不多,但是要讲的东西多了,背景,背后的意义。我觉得审查的问题,如果你真的要跟它硬碰,其实你是碰不过的。这10年下来,我们懂得多了。我们知道怎么把一个故事给讲好。

庄文强:我其实跟广电总局那边的人有点接触,我问他们真的不能拍鬼片吗?他们说肯定不是不能拍,那你能拍出一部《人鬼情未了》这样的鬼片吗?其实现在大家期待的都是一个善意的创作,其实有善意的创作的话是没什么限制的。内地真的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地方,小小一部电影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古惑仔(的题材),我们后来跟一些影评人聊,他们说我们以前是真的混录像厅的,后来出来都是成群结队去打架,是真的拿刀的,我们现在能坐在这里跟你们讲话真的算是幸运的,我们是真的有朋友去混黑道的。我是从来没有想过在香港这样小的地方,一个电影会成为社会问题,因为我自己在古惑仔系列电影里只是发泄了一下年轻的荷尔蒙,没有批判什么社会问题,也没有提出过一个解决的方法。我在前年有一部电影叫《飞砂风中转》,就试图去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但是内地的观众又不喜欢,说“为什么不是古惑仔”呢?

问:你们从事多年电影行业,在一部电影的耗资结构中,导演、演员片酬、制作费用和宣传费用,哪一块你们觉得是最应该加大比例的?或者说哪种结构是比较合理的?会不会有出现某些电影有“过度宣传”的担心?

庄文强:要符合艺术规律,又要尊重市场,因此每一部戏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后裔》这部电影,大部分的钱肯定是落在乔治·克鲁尼的身上了。这部电影好看吗?很好看。电影宣传的好吗?非常好。懂和不懂的分别就在这里。我们不可能想一个方法套在所有电影上,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独立的生物,宣发是肯定要的。你看《失恋33天》的宣发,大比例投入,几乎就是以宣发为主,跟这个戏的气质就很配啊,这就是很难的一个事情。其实宣发也是一个艺术,不是钱的问题。

我只是说美国已经进步到那个地步了,我们怎么办呢?我们不太可能去跟,拍戏已经好几千万了,再多几千万出来做宣发,老板不是肯定亏钱了吗?应该是倒过来,比如说投资是两千万,那我就可以拿五百万出来做宣传,另外的一千五百万就拿来拍电影,再自己看看故事结构,八百万能拍吗?能拍,好,那就拿700万去找演员。简单的算术有很高的技术含量在里面。比方说尔冬升做导演的价钱是很便宜的,但是他做编剧的费用就是很贵的,他说这是标明他的一个态度在里面,当然他是老板嘛,编剧、老板、监制都是他自己。但是他说,这就是一个态度问题,他要一直提醒自己,剧本是最重要的。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