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五一档三枪惊奇之不要脸的集体拜神

2012年04月26日22:5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五一档“三枪惊奇”之 不要脸的集体拜神

《黄金大劫案》中的反派是对《无耻混蛋》的一比一照搬

腾讯娱乐专稿 (文/西帕克)

似乎不需要是明眼人也可以看出《黄金大劫案》和《匹夫》两部电影基友之间的相似之处。在某些场景,两部电影甚至可以无缝对接,相互置换。二者的如此相似不仅仅体现在题材上,更在于他们所共享的创意根源——昆汀式的混蛋电影。如果《黄金大劫案》中类似克里斯托弗·瓦尔兹一般高谈阔论的日本反派山崎敬一还不够明了,那么《匹夫》最后一个镜头突然转成旧式胶片燃烧起来,则显然是对于《无耻混蛋》异常明显的“致敬”。两部片中绝大多数桥段,都可以明显看出编导在拍之前看过什么电影,只不过这样的挪用,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对偶像致意鞠躬,反而更像走投无路下,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的跪拜。但即便两片都可以被划入“跪拜式”的范畴,但细细看来,二者却走了截然不同的路。可惜两条又错又窄的小道,最终的结果却殊途同归。

杨树鹏(微博)的《匹夫》显然有着极大的抱负,这部充满着文艺青年无病呻吟调调的电影,仿佛是一个硬要装痞子的柔弱书生。杨树鹏显然很清楚自己的导演身份,想到了要在镜头上下文章(微博)。长镜头开篇介绍人物,逆光镜头展现张译(微博)的内心世界,在关注故事之余,还要抽空拍一拍发电机和停落码头的海鸥。但正如同海鸥是CGI制作的假象相似,《匹夫》的镜头也显得又假又没有挑战性。全片节奏缓慢像没有经过任何剪辑,无谓的平移镜头把叙事和观众的情绪早已带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就连之前吹的神乎其神的长镜头,也总是在拍不下去之前就已戛然而止,逮到哪拍哪,露个脸就完,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被称作场面调度的东西。其整体镜头难度远逊于上个月钮承泽的爱情群像《Love》。甚至让我感觉,杨树鹏是拍到一半,没了经费,在素材还没全的情况下,草剪了此片。他可能借用了昆汀的背景设定和人物前史(虽然在本片中实在没啥体现),但他显然不具备其运镜的天才和对电影的理解,依样葫芦画瓢,画出来的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五一档“三枪惊奇”之 不要脸的集体拜神

《匹夫》中的长镜头其实失去了技术本身的功效

相较而言,《黄金大劫案》则显得聪明许多,毕竟靠跪拜盖·里奇成名的宁浩,对于借神拍片早已有了自己的一套。至少本片也算的上是半部好电影。昆汀的情境被置换成了东北味的乡土气息,痞子拍痞子,确实好于文人舞剑的不伦不类。前半段笑点十足,节奏精准,作为爆米花电影,已然足够。可惜,宁浩的问题在于,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手,什么时候是个节制。当相似的段子在片中反复出现(比如范伟饰演的神父),一场场无意义的混战厮杀打了又打,小东北死了又活,千金女活了又死,到底不禁让人怀疑,宁浩这次连盛狗血的碗都不够大。没有节制的他,一定要人能死的都死光,能爱的都去爱,能升华的都要升华。这一张张大爱大义的大旗,就和铁玫瑰变成真的一样虚假矫情。显然是步子迈大了扯到蛋的真实写照。《无人区》的禁映,让咽了一口怨气的宁浩,似乎铁了心把脸往主旋律上靠,总局的屁股是被捂热了,但观众的心却跟着凉了半截。

也许无耻混蛋组团打纳粹确实是个不会触雷的主题,但中国的跟随者们有意或无意忽略的,却是昆汀骨子里的导演情怀。昆汀爱所有他模仿的电影,但宁浩或者杨树鹏都只是在他们模仿的电影中寻找可以利用的点,情怀与功利才是两方真正的差距。虽说外观大差不差,内里却实在是败絮的厉害。与这种露骨的拿来主义相对比,《杀生》却用不同的题材打破宁导和杨导的院线互文,但是晦涩抽象,曲高和寡,又不由的让人再捏了一把汗。不过如果你是影迷,你就会发现,管虎与宁浩、杨树鹏的差别,在于他参拜的神仙不是美式的,其实是欧系的。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iya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