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五一档三枪惊奇之再斗也休想斗过这场世俗

2012年04月26日23:01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五一档三枪惊奇之 再斗也休想斗过这场世俗

从体制中出逃的《杀生》最后坑的是片商

腾讯娱乐专稿(文/布宜诺斯)

今年五一档的擂台好看,热闹之余,想来想去都是挥不去的缺失感,《黄金大劫案》前半截好戏,后半截逻辑碎一地;《匹夫》笑点不少,过多风格化镜头和配乐的确有点蛋疼,这些暂且不谈,就说“妥协”这一块,颇有点惨不忍睹。

首先,为商业。宁浩拍片爱用方言,当年《疯狂的石头》用四川话,俏皮,透着一股子小市民的精明劲儿,但是如今的东北方言呢,特点却是楞、虎、糙,恰好印证了《黄金大劫案》的剧本已经走上一条人有多大胆,故事有多胡编的路子。如果说彼一时是宁浩用小聪明迎合小部分人恶趣味,意外成功,此一时却认定大众的G点在大动作大场面。可就算布景再美,一梭子枪子儿放倒再多日本子,黄金溶进王水的特效再精美,故事线的粗糙简直像导演一个人在发癔症。去年中国票房狂飙到130亿,商业片票房成功的指标也跟着呵呵后了,很明显,投资商要的已经不仅仅是回本、过亿,于是,那个会讲出巧思、精巧、复杂故事的宁浩被牺牲了。

五一档三枪惊奇之 再斗也休想斗过这场世俗

为了商业利润《黄金大劫案》可以无限量卑躬屈膝

杨树鹏(微博)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曾经借鉴黑泽明的野心青年导演,变成如今借鉴姜文的年轻跟风导演的过程,《匹夫》的剧本经过很多导演的手,但是最后落在杨树鹏手里,那显然是有形而上的作为的,比方说个人趣味和风格,但是黄晓明(微博)自断手指的镜头,很难不让人脑补《让子弹飞》里张默活生生从胃里掏出一碗凉粉的模样,大头娃娃对应麻将布袋,悍匪里恰好要有个娘娘腔,《让子弹飞》的7亿票房标杆成了片商能想到的最好、最节约成本的捷径,但作为一个好导演本应具有的原创性和排他性,不可避免被牺牲了。

再者,为制度。很明显,《无人区》对宁浩的挫败是只有当事人才能了解的,从《石头》到《赛车》都是小贼偷大贼,贼眉鼠眼不亦乐乎,顺便把民间骗术、神推销术等不入流材料都整上大银幕,越反讽大家看得越乐呵,但《黄金大劫案》的贼,却是一群义正言辞为国捐躯的“英雄”,就主角是个擅长坑蒙拐骗的街头小混混,最后也被国仇、家恨、爱情拐带到高大全一路,电影主题倒是存大义、灭私欲了,但宁浩招牌式的那些倍感亲切、会心一笑的小细节小段子,那些地气儿,那点儿反骨,都跟着小东北一块儿洗心革面了。这里要说的不是拍贼就好,拍英雄不好,只是,韦小宝变身杨子荣,你信啊?

相比之下,杨树鹏甚至是可悲,《我的唐朝兄弟》有那么硬气的隐喻,那么固执的浪漫情怀,那么赤裸的生存哲学,就算票房死得惨,多年后华语电影史上绝对会有你这么一笔。但是《匹夫》就不好说了,人物动机又模糊又伟岸,以黄晓明能当土匪头子、建立地下城堡的精明狠辣,怎么就能轻信张译(微博),又认定绑了日本的“八千岁”天皇会拿钱来换?看来看去,比起故事主题的深度和人物逻辑的可信度,追求一个“打鬼子”的政治正确反而显得更重要。当然,这不是宁浩或杨树鹏的错,是“电影”这东西,在大环境中尚被多方撕扯的破碎结果,但正因为我们还记的在他们身上给予过抗争的希望,因此如今的失望也只能由我们自己承担。

某种程度上看,《黄金大劫案》和《匹夫》是一对双胞胎电影,不约而同的匪从良,不约而同的日本人尸首遍地,连结尾都不约而同出现一只大船,管虎的《杀生》则是以作者的身份走到底(可苦了那些宣发人员找卖点),另一种姿态的陪你玩。当年《斗牛》可以说几乎没有商业元素——就闫妮勉强算一个,作者气质十足,最终票房杀到1100万相当意外。就妥协来说,《杀生》是三部片子最少的,甚至是没有的。可见管虎还在用同一条路子伺候同一批观众,黑色幽默还在,黑色故事也在,至多放了个跟黄渤(微博)很不搭调的苏有朋进去,我们姑且看成是苏有朋为自己的电影事业奋发图强好了。当然,管虎所带来的唯一不幸,就是让片商拿了个五一档季军,而赛跑者只有三位。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iya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