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明星 > 娱乐观 > 正文

娱乐观:华语电影戛纳处境尴尬 影人为“镀金”

2012年05月21日15:39腾讯娱乐[微博]seamouse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娱乐专稿(文/seamouse) 毫无疑问,戛纳电影节可以称得上是当今国际最具影响力的电影节,其地位比威尼斯和柏林稍高,而华语影人戛纳扬眉吐气在不远的曾经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娱乐观:华语电影戛纳处境尴尬 影人为“镀金”

《霸王别姬》至今仍是唯一拿过金棕榈大奖的华语影片。

1975年,第2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华语武侠之父胡金铨带去了他的得意之作《侠女》,一举拿下最高技术委员会;1990年,张艺谋带着《菊豆》巩俐赴戛纳,该片获得了第43届戛纳电影节首届路易斯·布努埃尔特别奖;1993年,意气风发的陈凯歌携《霸王别姬》参加第46届戛纳电影节,将最高奖项金棕榈奖收入囊中。张国荣和巩俐惊艳戛纳,两人的红毯照片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张国荣在影片中贡献了无懈可击的表演,要不是因为金棕榈大奖影片不能获得表演奖项的不成文规定,张国荣将铁定荣膺戛纳影帝。《霸王别姬》还同时获得了国际影评人联盟奖。台湾导演侯孝贤的《戏梦人生》获评委会奖。第二年,张艺谋卷土重来——《活着》获得第二大奖——评委会特别大奖,而主演葛优顺利摘得影帝桂冠。2000年更是华语军团的丰收年。随后,华语影人在戛纳的成绩每年呈递减下滑趋势。

华语女星“最近有点烦”

其实除了作品处境尴尬,别的也都带着点这味道。今年的戛纳红毯上,有一张范冰冰(微博)走红毯的照片就颇为有趣,前景中的范爷妖娆动人自信十足,背景中的记者却趁着“范爷时间”更换镜头、回看照片,没有一个镜头是对向这位中国一姐的。然后,在接下来的新闻中心了,忙于交差的摄影记者们跑向中国人这里,让帮忙打上图说,“Oh, This is Fan Bingbing, That’s Li Bingbing, Thanks。”而首次亮相戛纳的杨幂(微博),却以“滞留红毯”的新闻成为微博热门话题,事后还要用一纸声明为自己洗白。

娱乐观:华语电影戛纳处境尴尬 影人为“镀金”

杨幂戛纳首秀传出“滞留红毯”的新闻,随后发声明否认。

“华语影人们,求求你们赶紧回横店拍赚钱的剧和诚实的片去吧,别留在戛纳祸害我们看不了片了。”某媒体记者在微博上抒发心声。确实,对于那些真正热爱电影尚把电影节当艺术圣地的记者们,疲惫奔走于诸多来摆个摊走个秀场的华语片招待会,确实是一件耽误看片的极不情愿之事。虽说,电影爱好者也大多爱屋及乌的追逐梦幻世界的制造者——明星和导演们,粉丝们追逐偶像的热情也着实可贵,但对今次戛纳的华语明星们,他们真的只像是一个个穿着华丽的临时工。

华语片处境亦尴尬

当然,一张照片、一则新闻可能不足以说明看似热闹的华语电影在海外毫无影响力,我们不是还有成龙李连杰(微博)章子怡这些国际大品牌嘛。但是,每次出国旅行,跟当地人表示自己是中国人后,那些热情的回复词汇“Jackie Chen, Bruce Lee”,实在让人听得耳朵生茧。除了“花拳绣腿”外,华语电影究竟能有什么能让别人记住的?就连英媒不都讽刺,常年没有实战经验的中国军队不过是条纸龙,更何况华语影星们?

你大可以说,我们何必活在西方的尺度之下,何必迁就和重视人家的电影节规矩。是的,与所有第三世界一样,我们的明星在自家备受追捧,即便走出国门,满世界的中国人也能让明星宾至如归的犹如主场,碰上的中国留学生都希望能让看一眼杨幂,握一下佟大为(微博)的手;是的,我们的电影票房早已在自己家里飘红了好多年;是的,电影节电影永远不能代表电影院电影。

可是,成龙之后怎么办?《十二生肖》已经是大哥承诺的最后一部打戏;可是,放开配额制后好莱坞汹涌来势已经造成的华语电影一片哀鸣怎么办?可是,当你拒绝电影节电影后却发现拥抱来的电影院电影,已彻底被美国大片占据怎么办?

娱乐观:华语电影戛纳处境尴尬 影人为“镀金”

唯有《浮城迷事》成戛纳“一种关注”单元开幕影片。

票房经济下沦为电影节配角

十多年来,急功近利的追逐高票房,一方面让华语电影与电影节渐行渐远,曾经桀骜不驯的艺术片,被视作为“没能力的导演才做的事”;另一方面,让华语电影愈发同质化甚至低质化。观众并非就是只爱大胸、爆炸和爆米花的脑残,进口配额的放开,就像一个涌入大量高档进口货的超市,人们不再是“平安夜看两只狗在银幕打架”都可以的被动群体。确实,电影节电影永远不是电影院电影,但是,少了有着艺术探索精神的电影节电影,必将给整个国家的创造力带来严重后果。这个后果,在一个月前三部华语片“阻击好莱坞”惨败就已彰显。

竞赛为虚“镀金”为真

无论戛纳、威尼斯还是柏林,电影节评奖与公众兴趣始终能在两个世界并行不悖。你评你的艺术片,我卖我的商业片,井水不犯河水。能有多少观众对《四月三周两天》、《墙壁之间》、《罗塞塔》、《生命之树》有兴趣呢?能有多少国内媒体关心蒙吉、达内兄弟的艺术成就呢?捞到金棕榈的艺术片,在国内只会占去半个日报版面、两个互联网页面,然后人走茶凉。可是那两片棕榈叶子却依然芳香扑鼻,印在DVD封套上能叫好叫卖,放到宣传册子里能显华丽身段,于是即便只有《浮城秘事》这么一只挤进“一种关注”的华语独苗,也不能阻止其他华语影人们扑向戛纳感受棕榈叶的热情,无论是摆个摊还是弄场酒会,回去后都方便吆喝“我们这片是去过戛纳的。”

曾几何时,或许现在依旧如此,维也纳金色大厅被国人视作音乐的最高圣殿,可渐渐的,人们在媒体上发现,随便一个什么中小城市的民乐团甚至小学生合唱团,都去那盛大演出并“备受赞誉”了。后来调查发现,那些所谓的“万人空巷”、“一票难求”,大多是包场求周围中国学生和移民来凑人数的,有了金色大厅的演出经历,回国后就不用为文化基金立项和升学加分犯愁了。戛纳,会不会也成为这么一个有着中国特色的镀金圣地呢?

相关专题:

娱乐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