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65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在路上》:不知所向

2012年05月24日10:17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路上》:不知所向

《在路上》海报

腾讯娱乐戛纳前方特约评论员 张海律

许巍那首《蓝莲花》早已成为CBD办公室白领最有效的心灵鸡汤,一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就能把朝九晚五的手铐抛去青藏高原。在我看来,杰克·凯鲁亚克那本垮掉一代的圣经《在路上》也具备着同样功效,属于所有叫嚷着要辍学投奔理想、辞职背包上路却又从不见行动的苦闷心灵。而对于生命状态已然在路上的人来说,杰克·凯鲁亚克和尼尔·卡萨迪、萨尔和迪恩,等等这些从真实到虚构的青年亚文化偶像,他们的憋闷、无聊、愤怒,他们的流浪、吸毒、性爱,实在是一场无聊到不值一提的破事。

《在路上》:不知所向

因为原著的影响力,即便不看电影,你也能猜到会有这种镜头存在

当然,不得不承认,杰克·凯鲁亚克在1957年确实通过这部弥漫着强烈空虚感的《在路上》影响了整整一代人,让遍及全美的灰狗大巴载着反战的孩子、嬉皮的花童全国串联,让69号公路载上即叫即停随时搭车的“自由与爱”美国梦。这番乌托邦式的画卷,又被下一代的青年再内心翻涌美化好多遍后,代代相传。即便远在巴西的少年沃尔夫·塞勒斯也被深深影响着。

于是,当这个总要与车相爱的巴西导演,带着心中神圣的格瓦拉,完成南北向经度穿越的《摩托日记》后;选择了东西向纬度穿越的垮掉派圣经《在路上》。从地理常识看来,南北向的穿越,从寒带到温带再到热带,所能经历的地貌和植被变化,必定比东西向的纬线穿越更为丰富。因此,从视觉感受方面,《在路上》并不具备《摩托日记》的景致优势,但是宽阔美国大地的文化之景,却是错不过的。垮掉派的凯鲁亚克只关注着内心景致,无论是萨尔在东部的纽约家中,还是迪恩在丹佛的二老婆屋里,抑或为赚路费而干苦力的加州棉花田,对苦闷的青年都一个样,他们的风景只有地下酒吧的爵士乐、加入苯丙胺致幻的咖啡,以及床榻上激烈碰撞的异性或同性肉体。

《在路上》:不知所向

“垮掉的一代”在今天还是否迷人?

这样的内心风景,显然很难从影像里摸索出一条适合的表达道路,沃尔夫·塞勒斯尝试的勇气可嘉,但显然他还是只能搞砸。“小伙子,你是准备去哪,还是没目的的乱搭车?”影片开头,在西部旷野中搭上卡车的萨尔被问到。垮掉派确实是没有方向的在路上,但塞勒斯竟也听话的跟着他所心爱的主人公,说风拍风说雨拍雨,自嗨着让电影变得毫无方向。小说中的迪恩是完全能由萨尔第一人称的视野所丰满,他是在路上的客观主角,有着挥霍不尽的精力和强烈的性吸引力,并将在经历中成长的主观主角萨尔巧妙压缩至潜文本中;到了电影中,这个仰视视野倒是建立的漂亮,赤裸的迪恩为来访的萨尔打开了门,漂亮的躯体、鲜活的自由,彻底征服了这个刚逝去父亲的年轻作家,但往后的故事发展中,萨尔和迪恩却被给足了等量齐观的镜头。关于自由不羁,小说里那种让人不能直接触碰的形象,是需要想象力去塑造的;但电影里,最好还得有能让自由显得可贵的对立物,比如压制,很遗憾,未经压抑而来的发泄,让主角们从头到尾就只是讨厌的不值同情和理解的社会弃儿。似乎只要是集体吸毒、做爱了就叫做自由,“杜鲁门让我们要为生活节省开支”,恶搞着总统发言,年轻人们自由的偷盗。

穿越美国的在路上之旅,也是叙述者萨尔的文学之旅,为了表现垮掉派的虚无情绪,塞勒斯又直白的将镜头反复对向伴随萨尔的图书封面——《叔本华笺言录》以及普鲁斯特那套《追忆似水年华》的第一卷《在斯万家那边》。巴西导演显然不具备拉乌.鲁兹(电影版《追忆似水年华》导演)的文学根基和用影像稳抓艺术流的强大能力,只能是肤浅的为人物贴上一些有着时代感的标签。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和克尔斯滕·邓斯特两位大牌女明星,分别扮演的迪恩前后两位少女妻子,倒是在保证了影片商业性和影迷基础之上,能达致影片关于自由代价的阐释意图——这么好的两个姑娘,你都忍心自私的这么玩弄,迪恩你不是个混帐东西还能是什么。于是,当已为人父的迪恩被旧金山的妻子轰出家门后,整个影片的情绪急转直下,忧伤的流浪以及挫败的美国梦袭来。在路上的心灵,即便注定要损人不利己,也不能妨碍这自私心灵去追逐自由。

相关专题:

第6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aspar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