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65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光之后》:表现主义的春之祭

2012年05月25日10:07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柳暗花明》:表现主义的春之祭

《柳暗花明》海报

腾讯娱乐戛纳前方特约评论员 张海律

一个刚能直立行走的小女孩,在水田中蹒跚乱转,口中发着刚能与混沌天地沟通的音节,妈妈、奶牛,天幕阴沉,似乎捱过春天这最后一场暴雨后,一切就柳暗花明。被裁切为正方形的画幅、镜头四边的刻意虚焦、低至女孩高度的机位视角,这美丽而又显极端的一切,满足着卡洛斯·雷加达斯(Carlos Reygavas)老影迷们对墨西哥人的期待,这注定还是一部画家电影,是在美术角度界定下戛纳难得的艺术电影。

《柳暗花明》:表现主义的春之祭

本片被誉为墨西哥版的《生命之树》

那么,它应该像西班牙画家电影大师维克多·艾里斯的作品那样,让角色沉默寡言,让自然惊天动地吧。水田、森林、橄榄球场、公路、芬兰浴室、寿宴,虚焦的外景与实在的内景相互呼应着,往视觉艺术的道路奔去。而寂静深夜迈入闪着荧光迈进卧室的牛头怪人,以及对准海洋波涛的长无边际镜头,又不免让观众思绪往去年的金棕榈《生命之树》上面靠。场景离开森林不久,还真被拉到了森林中一颗苍天大树那,发动起来的电锯将要面对的大树,在最后的电影时间中确实关联生命的大树。

任何丰富观影经验导致的先入为主预判,却都在随后的影像发展中(对不起,你实在难以将其梳理出一个确定的叙事)挫败着。导演压根不想等雨过天晴后,让一切柳暗花明,而是变本加厉地将电影引向朦胧和混沌。小女孩跟着雨前狂吠的狗儿回到家中,那里有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哥哥、漂亮的妈妈以及时常狂暴着虐狗的爸爸胡安。他们一道住在一个偏远的墨西哥农村,在这里的生活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但是迟早,他们的世界会与我们的世界相遇,并在上帝视野中呈现一番迷离的表现主义碰撞。

《柳暗花明》:表现主义的春之祭

影片隐藏着一种本我的生活真相

于是,在我看来,《光之后》是有着隐约主题的交响诗,是安静与狂暴并置的世界,是斯特拉文斯基的交响诗《春之祭》。它安详慢板的呈示部在乡间,暴烈急板的发展部在异乡(导演曾居住过的英格兰、西班牙到比利时),戏剧而隽永的再现部又回到墨西哥乡间,始终围绕着那个隐约的主部主题——雨后从家庭生活脱茧而出的欲望。而副部主题总在让人极其不适的意外中发展变形,一会是两个孩子成为少年后参加奶奶的寿宴,一会是乡邻戒酒互助俱乐部中的有趣发言,一会是孩子们母亲进入色情俱乐部中尺度极大的激烈画面,一会是英格兰泥土中的橄榄球对抗。

墨西哥的导演认为这全是他的“感觉、记忆、梦想,是我所希望和恐惧的一切以及我现实生活的真相”。对于极其实验的表现手法,他也坦诚这“像是一幅表现主义的画作,不仅仅是对现实的临摹,而是希望能从中表达出自己的感知。”于是,主题在变形中,成为伴随春雨的一场春梦,并在差不多梦醒的结尾居然组织出一个关于友情、背叛、误杀、赎罪的情节脉络。

暴雨终于倾盆,赎罪者在水田里狂吠一声,扯下了自己的脑袋,倒在血泊之中。野蜂飞舞,水牛啜饮,一副亘古不变的乡间表现主义画作。

相关专题:

第6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aspar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