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65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好戏还在后头》:前卫的回忆之河

2012年05月27日10:0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好戏还在后头》:前卫的回忆之河

《好戏还在后头》电影海报

腾讯娱乐戛纳前方特约评论员 张海律

回来寻你,在伴随追忆和失忆暗流涌动的河中,你还是置身“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时空迷宫之中,纹丝不动却又难以触碰。多元的时态和人称,让故事之梭在不断变形中,呈现更锋利的锐角。这是老而弥坚、依旧前卫的你,也是回到起初却又超越起初的你。

阿伦·雷奈又回来了,以90岁高龄的睿智和年轻的艺术杂耍心态,告诉人们,关于电影、关于戏剧、关于自己的一切好戏,还在后头。26岁时拍摄的《梵高》,以蒙太奇和场面调度的创新饰演,赢得奥斯卡最佳短片,我们知道,好戏还在后头;33岁时的纪录片《夜与雾》,在阴霾的二战集中营背景下,第一次呈现记忆与以往主题,我们知道,好戏还在后头;38岁时接连完成的名作《广岛之恋》和《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以与新小说高度结合的记忆迷宫,让我们更加相信,好戏还在后头;62岁的《生死恋》,让追忆之苦难以从肉身解脱,我们依旧相信,好戏还在后头;75岁开始欢歌笑语的《人人都唱这支歌》才迟迟成为通俗能懂的好戏,加上又过了12年后的《野草》,开始故事化的剧情让人们不得不怀疑,那些挑战智力和艺术鉴赏力的好戏还有吗?还是被身体依旧健硕的老头,珍藏在后头。

《好戏还在后头》:前卫的回忆之河

片如其名,大师的好戏随着人生阅历“变本加厉”

终于,《好戏还在后头》以标题进行了自证。强烈的文学和戏剧舞台形式,加上遗忘、记忆、杜撰、想象和潜意识的雷奈式主题,以及与作为“戏中戏中戏”(没错就这么一重重下去)的古希腊悲剧《欧律狄刻》产生了奇妙互文性,让这个九旬的左岸派老头,成为戛纳电影节上作品最前卫的潮人,其实,只要对他以前的作品稍加熟悉,就会发现,对这个专注于角色复杂心理层面塑造的电影大师而言,隐喻丰富、形式前卫的“弱故事电影”才是他习惯的传统。他自信的让《好戏还在后头》,成为《生死恋》在戏剧生活里的投影,成为呼应《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宣言。

成为老人之后的阿伦·雷奈,一直在寻找一种戏剧语言和一种音乐剧式的对话方式,以便让演员与日常生活中的人区分开来,造就与现实之间的错位感。经过《人人都唱这支歌》和《野草》的轻喜剧尝试后,老先生这次搞定了!雷奈将让·阿努伊的《亲爱的安托万》和古希腊悲剧《欧律狄刻》并置一起,让后者成为前者(安托万)的“一个作品一出戏剧”。电影接近现实的那个时间里,安托万在开头的反复讣告声中死去,所有曾出演过他作品《欧律狄刻》的老演员们被召集到一个极不真实的悬崖古堡中,视频观看一个名为The Compagnie De La Colombe年轻剧团表演的《欧律狄刻》,古堡中的老演员们开始念叨起自己记得的台词,已经不再适合自己的角色开始奇妙的到来。

《好戏还在后头》:前卫的回忆之河

丰厚的记忆在不断“怂恿”着阿伦·雷乃继续创作

古堡是不真实的,录像里的年轻剧团极简化的表达法也是不真实的,空间和事件,共同触发着关于时间的不真实记忆。Bruno Podalydes打造的戏中戏《欧律狄刻》,更像是现代舞,其中的俄耳甫斯和妻子欧律狄刻,更像是即将踏上青春冒险之旅的小伙伴。而在客厅里看着年轻人的前辈们,也开始各自在追忆和选择性遗忘中改编着永恒的悲剧故事,以反反复复如同影片开头电话报噩耗的方式。

戏里演员们在曾经的导演安托万家中重聚并发生故事,雷奈也非常希望在各个时期与自己合作过的演员前来,“我一直梦想着和很多演员再度合作。”现在,他们都来了,米歇尔·皮寇利、安妮·杜普蕾、朗贝尔·维尔森、马修·阿马立克……共同在《好戏还在后天》里融开的记忆之河里畅游,以最为阿伦.雷奈的前卫样式。

相关专题:

第6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aspar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