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65届戛纳电影节 > 正文

《悸动的冬青木》:The Show must go on

2012年05月27日21:3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悸动的冬青木》:The Show must go on

《悸动的冬青木》剧照

腾讯娱乐专稿

文/张海律

加长的林肯眨了眨眼,对同样瘦长的凯迪拉克抱怨起一天的工作:“这一天跑了10单货,累死了。”车场里的其他伙伴们说着英语、法语、德语,纷纷汇报并感叹起一天的工作来。抓紧时间睡上一觉,登到舞台帷幕拉起,等到天明继续成为人类表演前的化妆间。

帷幕拉起的舞台,正对着黑压压的安静观众,第一声台词或音乐发出前那个彻底寂静的世界,影院的真实观众与荧幕上的虚构观众就这么面面相觑着,彼此不知道对方是睡着了还是死了。幕布后的房间里,从床上下来一个全裸的男人,摸索到墙根,从冬青树林的壁画中将舞台扒了出来,直面虚实时空中的双重观众。

这是电影《悸动的冬青木》的尾与首,幕布后的男人是导演莱奥•卡拉克斯自己,他将要开始下令Action,让一脸猴王模样的超演技派德尼•拉旺上演一出导演自己认定的“科幻片”。渐渐的,我们发现,从这些加长豪车车行中出来的故事,没有科学,只有幻想,匪夷所思的角色、天马行空的行为以及让人瞠目结舌的职业。

在卡拉克斯看来,加长车是一个机械工业时代的有趣空间,“我在美国生活的时候,经常见到这样的大家伙,后来回到巴黎,每个周末隔壁中国城的婚礼中,这些加长车也都会出来”,信息时代即将取代工业化风景,于是加长车也就成了卡拉克斯的某种怀旧对象。在这部《悸动的冬青木》中,它更是主角不断登台的化妆间,一段段被司机引到并安排的人生。

叼着雪茄,穿着精致的西服,与孩子分别后,工业大亨奥斯卡先生坐进了林肯里,电话里斩钉截铁的拍板着股票市场上的庞大交易,然后自信地翻开司机兼女秘书的赛琳娜为他安排的日程表,这一天在巴黎的不同角落,他有十桩生意要谈,真是忙碌啊。可当轿车停在塞纳河边,保镖拉开车门后,出来的却是一个破衣烂衫的乞讨老太太时,我们明白了奥斯卡不过是一个受控的傀儡,他要在一天之内的10个任务中,扮演11个不同的角色,加长林肯的偌大客舱不过是他的化妆间。这位卡拉克斯御用的孙悟空,以古怪又难看的长相,疯狂的进行着七十二变——工业大亨、乞讨老太、片长动作捕捉替身、从短片《东京!》下水道里爬出来的吃花怪物、管教少女的父亲、吉普赛手风琴手、在华人车间里杀死自己的杀手、即将告终的老头、掠杀金融家的愤青,甚至等到最后,我们以为完成一天表演工作后的他,终于能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却发现走进温暖小屋的他,牵起一只猩猩的手回到房间,与小猩猩一道望向窗外。奥斯卡先生从没停下表演,他早已没了自我,可是影片时空中的摄影机在哪?观众又是谁?

奥斯卡先生也曾有这么一段暂且可被认为是“自我”的时刻。两辆奔波于任务中的加长车刮蹭了,趁着司机纠纷时间,两位扮演者认出了彼此,奥斯卡先生和凯莉.米洛扮演的同命人曾是一对老情人。于是,故事进入了惟一真实却悲凉的时间。接下来,The show must go on!

这是一部留足阐释通道的“科幻神片”,可似乎又处处无从解读。喜欢的人惊呼13年没有白等,自从1999年的《宝拉X》后,这是他第一部剧情长片;厌恶的人认为这里全是一些毫无意义的符号拼贴,一堆华丽丽的垃圾。

为奥斯卡先生安排人生的女司机回到了车行中,戴上假面,也开始了自己的表演时间。汽车们唠叨着自己的工作,等待着明天清晨继续成为化妆间。人生苦短,The show must go on!

相关专题:

第6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