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综评——再见,无望的爱

戛纳综评——再见,无望的爱

第65届戛纳电影节落幕,迈克尔·哈内克成为新晋“双”棕榈导演

腾讯娱乐专稿(文/张海律、方芳)

绵绵细雨从地中海吹来戛纳的大街上,夜色中的虔诚影迷打着五颜六色的伞,排队等待着最后一场电影。于是,以克劳德.米勒遗作《寂寞心灵》作为闭幕片的这场电影,就像一个为4月5日不幸逝世的导演准备的告别仪式。

告别的时间到了。任何喧嚣盛大的聚会,不管你在其间是爱它、恨它、抱它还是骂它,落幕到来的时候总是飘来那么点伤感,像地中海连绵的雨。记者们在媒体室分别,之前相轻的文人们开始难得的嘘寒问暖,“明天你去哪?”、“什么时候回国?”、“明年见”;影人们在发布会后告别,新科影帝麦德斯.米科尔森迎面碰上双棕榈得主迈克尔.哈内克,对还没看过大师这部金棕榈新片而感到遗憾;安保人员列队立正,再没必要板着整齐的队伍和抖擞的精神,“解散”。

依恋与分离,是告别时的滋味,也是在此次戛纳电影节获奖作品中可以归纳出的主题共性,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更悲悯的指向一种情感——无望的爱。

无望的爱,获奖影片风景

继伯格曼后,迈克尔.哈内克已经成为最会为人类情感塑形的雕塑大师。金棕榈影片《爱》,以几乎单场景的空间格局,让老两口相濡以沫的浓情,在一幕幕渐次拉开的戏剧舞台中弥漫开来。跟你每天吵架、每周做爱、每月算账、每年度假的另一半,那个捆绑在你身上已然成为你的一部分的人,就这么眼睁睁的越来越渺小,终将叫不醒、触不到的变成泥土。这是《爱》传达的隽永主题,是在本来极度沉闷时空内将观众泪腺慢慢蒸发的绝佳导演技巧。当代的所有导演中,或许也只有迈克尔.哈内克,才能以一切极简的室内场景,奏出最强的情感音响,给观者带来各种极端的人性体验。《爱》不乏极具情感爆破的意外瞬间,只是那些几乎等于直播临终仪式的表演,不再让观众情感去体验过上车式的眩晕,而是让温吞又命定悲情缓缓弥漫开来,没有撕心裂肺,只有热泪盈眶,让人哭着瘫倒在长镜头里。《白丝带》与《爱》,两次不同的金棕榈,两个不同的哈内克。

获得最多奖项(最佳编剧以及两个最佳女主角)的罗马尼亚电影《群山外》,则是偏僻欧洲另一番事关信仰的无望之爱。两个女孩曾经是相濡以沫的孤儿,彼此深爱着对方。长大后,维克琪雅进了山间修道院,有了坚定的宗教信仰,而阿丽娜则出国打工并日夜挂念着女伴。在荒蛮山间的重逢,成了一场注定失败的较量,阿丽娜企图从修道院带走女伴,却发现如今,她不得不面对一个强大的情敌——上帝,以及其在人间的化身——神父。相比曾让导演蒙吉荣鼎金棕榈的前作《四月三周两天》,《群山外》无论从地理空间、景别大小、时间长度、主题意旨,其格局都要大出了许多,善于处理焦虑现实的罗马尼亚新浪潮,会否因为又一次的被认可,而全面将主题从地表现实拔高到天空之巅呢?

让麦德斯.米科尔森荣膺影帝的《狩猎》,则是一番对人类友爱脆弱性的戏剧性探讨,对亲朋好友之爱抛出的全面猜疑。善于让故事在一个家庭和一个社区激烈自发沸腾开来的丹麦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这次让小女孩随意的一句谎言,彻底毁灭了一个成人。从中你可以看出整个西方社会是如何对“怪蜀黍”们绷紧了神经,更可以被信息时代谣言的致命程度深深震撼。紧随角色突变命运而来的憋屈感,与人物奋起反抗时将情绪疏解的快感,前后着接踵而至。让观众在大部分时间中都认同友爱的脆弱本质,相亲相爱永远扛不住一丝致命谣言。

每次电影节,那些口碑极富争议的电影总有幸获得评审团青睐。此次的幸运儿,意大利电影《现实》(评委会大奖)以及墨西哥电影《柳暗花明》(最佳导演),分别因过于直白和过于晦涩而不被很多观众和媒体待见。无望的爱,也或多或少从两部电影的主题中显现着。回到意大利讽刺喜剧电影传统的《现实》,是对电视真人秀节目以及一举成名梦想的春梦,被洗脑的人们追逐着媒体为国民框定的梦想,即便注定无望也很幸福;《柳暗花明》注定不像其名字那般豁然开朗,反倒通过一个家庭之爱主题交响诗般的变形,将故事消弭为彻底的表现主义绘画,将电影引向朦胧和混沌。

只有英国老导演肯.洛奇的《天使的一份》(评审团特别奖),为格拉斯哥暴戾社区的青年们敞开一条通往爱与幸福的康庄大道。颇有趣味的是,这一次,引领问题青年们走向光明的,居然就是曾让他们中大部分失足的罪魁祸首——威士忌。

美国军团为何零蛋?

颁奖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抛出关于落选影片的几个问题,譬如,为什么想象力卓绝的《悸动的冬青木》一无所获?为什么多达7部的最强大“美国电影代表队”竟空手而归?

为什么被影展器重的韩国电影至今依然在欧洲三大未曾斩获最高荣誉?

早在电影节开幕式上,坏脾气的评审团主席南尼.莫瑞蒂就不满于评选结果公布后还要召开发布会的环节。他压根就不想解释评审团成员们的艺术选择,也不想为回答记者的提问,而贬低电影节的同行。如若说依然关于无望之爱的《悸动的冬青木》旁落各项大奖,确实有些让人可惜,那么美国军团的全军覆没则是没必要过多解释的。无论电影节常客大卫.柯南伯格,还是最大牌明星布拉德.皮特,此次的入围作品确实没有什么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它们确实都具有独立个性的成色,区别于任何好莱坞的大制作,但要么陷入毫无具体意义的实验情结(如《温柔地杀死他们》和《大都市》),要么用了过炫的风格化而疏于准确的情感表达(如《送报男孩》和《月升王国》)。

所有七部美国电影,都更像是为戛纳红毯特别定制的,每一部都有能为电影节撑场面的明星阵容,每一部却又注定是艺术价值的过客。至于持续多年备受好评的韩国艺术电影,只能怪生不逢时,他们这次的老牌欧洲对手实在太强,而洪尚秀小品格局的《在外国》和林常树直白肤浅的《金钱之外》还远远代表不了这个国家的最高电影艺术水准。

电影节终于结束了。若干天来,在电影节新闻中心直播发布会、明星光临、颁奖礼的液晶电视,终于换了个口味,从红毯变为绿茵。欧洲杯热身赛,法国队3:2战胜了冰岛。

谢谢收看,再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第6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