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小刚谈《一九四二》 “就是让大家温故知新”

冯小刚谈《一九四二》 “就是让大家温故知新”

冯小刚(微博)徐帆范伟、刘震云等主创给到场媒体鞠躬

南都讯 记者陆欣 发自上海 昨日,冯小刚新片《一九四二》亮相上海电影节:上午,冯小刚与编剧刘震云出席论坛《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下午,冯小刚与华谊老板王中磊(微博)带着徐帆、范伟、张涵予、张默等主演出席主题为《看见,一九四二》的新闻发布会,会上发布了前导预告片及两款前导海报。

在1分钟的预告片里,结尾出现一句河南方言旁白:“一九四二年冬至一九四四年春,因为一场旱灾,我的家乡河南,发生了吃的问题。”讲述那个年代因为“吃的问题”而引发的种种,就是这部影片的故事。视频片段里,有扶老携幼逃荒的惨象,也有两位奥斯卡获奖者阿德里·安布罗迪和蒂姆·罗宾斯一瞥的亮相,整体感觉沉重苍凉。

这是该片拍摄结束后首次与媒体见面。从1993年拿到《温故1942》这本小说,到2000年启动该片,到2002年建组,再到2011年初重启这个项目,今年年底,《一九四二》终于可以与观众见面。在昨天的两个场合上,冯小刚都侃侃而谈———创作动机、拍摄难度、剪辑试映等各环节,他将脑子里曾经进行过的各种思考与体验,像倾倒一样,哗啦啦说个不停,像是憋了很久之后的表达,也像是分享。“为什么我贼心不死要拍1942?我觉得《温故1942》最有价值的,这个电影是逼着大家去认识自己,温故知新”。

创作动机:让大家温故知新

花了2.1亿元投资,拍一部讲述“吃的问题”的灾难片。冯小刚想干吗?这恐怕是萦绕在所有人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之一。

冯小刚:为什么我贼心不死要拍《一九四二》?我觉得《温故1942》最有价值的。我爹是湖南人,我妈是石家庄人,我以为我是湖南来的,但看完这电影,你会发现我们都是灾民的后代。这部电影,让我们知道我们从哪里来,知道了这点,我们就知道往哪里走。我们缺乏对自己的认识,我们也不愿意去认识自己,这个电影就是逼着大家去认识自己。蒂姆·罗宾斯看完后说,这是我看过的最黑暗的一个剧本,也是我看完后觉得最有希望的一个电影。在撕开历史给大家看的时候,让掉进深渊的人发现人性中温暖的东西。拍这个故事,主要是让大家温故知新。

创作剧本:故事在路上不断生长

从小说《温故1942》到电影《一九四二》,改编的过程是顺利还是碰到困难?其中有什么故事?

冯小刚:一开始我们找不到好故事,把一堆导演叫来开会,后来看到了《温故1942》这个小说,但开会时他们说,“小刚,这个你不能变成电影,因为它是调查体,涉及到国民党、西方记者、传教士、日本人等几方面的态度,他们想攻心,攻灾民的心。这个东西怎么可能变成电影?只适合写小说。”说完这个结论,大家就走了。

后来,我和刘震云蹲在办公室门口,刘震云问“你还弄不弄?”我说“弄!”刘震云告诉我,剧本分两类,一种是一堆聪敏人在宾馆一句一句,对出来的;另一种是走出来的。我俩都是笨人,所以我们决定出去走一下,把故事里面涉及到的省份都走一遍。

于是,我们去了河南全境、陕西、山西、重庆。路上,这个故事在不断生长。比如,我们在一个教堂遇到一个老太太,她经历过那段灾荒。她告诉我们,当时有个亲戚还没饿死,被另外一个灾民割了屁股上的肉。亲戚说,我还中呢,但那个人说,你不中了,就救救我吧。老太太说,从那之后再没吃肉,也再没哭过。到了重庆,看到蒋介石当时住的别墅,出乎我们意料———太简陋了,简直算不上别墅。再想想当时的延安,都特别简陋。这些,都不是咱们坐在那里想出来的。

后来,我的故事不断丰满,每个人物沿着自己的轨迹在生长。好的人物,它已经有自己的生长之路了,这个剧本里的所有人物就是这样生长出来的。

观众测试:年轻观众很喜欢

《一九四二》已完成拍摄及后期剪辑,但尚未向媒体开放试片,只能从预告片、海报等物料中窥视点滴。冯小刚透露,在此次创作中,尝试了一种新的方法:找观众看片、打分,根据他们的反馈,定剪。他发现,“年轻人非常喜欢看这个戏。”

冯小刚:这是我们第一次做这种尝试。在在大街上找观众,每次60个,一共四批。让他们打分、和他们座谈。我一直在想,现在的年轻观众是否有兴趣?后来我发现,年轻人非常喜欢。他们有感觉,因为我们活在当下很幸福,在这种环境下,其实可以帮助观众认识自己:我们是怎么样的民族,我们怎么走过来的?

链接

影片一窥

从编剧刘震云透露的信息来看,在这部讲述逃荒灾民的故事里,风格并非一味地沉重,而是有幽默的元素在其中,“用幽默态度面对灾难,是我们的民族生存的特质。虽然是灾难片,但里面充满了幽默。”对此,冯小刚表示,“我没刻意找幽默感,但这个剧本很多段落充满了历史的幽默感。”他如此评价电影,“我让大家练河南话,每个演员的河南话说得都很地道,加上化妆、服装,6个月下来,很多时候,我看到他们都觉得是电影里的那个人。比如我习惯叫张默为拴柱。这一大个剧组,像一大家子人,剧组散的时候,他们也觉得依依不舍。我觉得,一个好的电影,演员应该演到人戏不分的状况。”

至于各位演员的角色人物安排,昨天发布会上,几位主演亦透露了各自的角色信息。

徐帆:我是个灾民,叫花枝,是一个母亲,为了粮食她什么都可以做。这个戏是我拍戏以来最辛苦的戏,也是最值得的戏。

张涵予:我是被外国传教士养大的中国乡村传教士,穿梭在河南乡村传教,这场灾难发生的时候,在他的眼里来看是个天赐良机,是个好的机会。他觉得主有力量带大家出苦海,但往后的一系列现实把他的理想和信仰摧毁了。

范伟:我演的是老马(微博),开始是给县长当伙夫,然后变成了第一战区第九区的军官,他们说我是司法界的,然后又变成日本人那一边的。

张默:我演一个长工,给地主干活,暗恋地主家的女儿。为爱情逃荒,最后死了。

李倩:我扮演地主家的儿媳妇,抱着一堆家当出来躲灾,一路走下来,大家都没吃没喝,最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也完成了使命,给地主家留了个希望,生了个不足月的宝宝。

导演金句

向来敢于直言的冯小刚,说到尽兴处又忍不住“放炮”,句句直指要害。

谈中国电影输出:“有人说我的电影在海外不行,但谁在海外有市场?除了吴思远(微博)他们拍动作片以外。我们经常误认为自己很重要,但你的确不重要,你是个充满造假的民族,假奶粉、假足球、假票房、盗版。不是我们是否要讲懂故事给世界听,而是世界是否有兴趣听我们的故事。”

谈对抗好莱坞:“电影没卖钱,你说是因为好莱坞来了。但如果好莱坞进不来,那样你只会自我毁灭,因为你没有理由赖了。电影本身有没有问题?大家是不是找下自己的问题?好莱坞来了,好的票房会更放大,不好的会淘汰掉,这个是好事,如果电影在观众那里票房失利了,我谁都不赖,只赖自己能力不足。”

相关专题: 冯小刚新片《一九四二》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erikazhang]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