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15届上海电影节 > 正文

青年导演寻求救赎之道 陆川落泪:不能再撒娇了

2012年06月19日08:10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青年导演寻求救赎之道 陆川落泪:不能再撒娇了

陆川(微博)

青年导演寻求救赎之道 陆川落泪:不能再撒娇了

王小帅

腾讯娱乐讯 (文/曾剑) 6月18日,上海电影节第二场产业论坛《当新浪潮遭遇航空母舰:华语片的救赎之道》举办,青年导演张元、王小帅、娄烨、乌尔善、陆川、覃宏、江志强等人激烈讨论怎么对抗好莱坞,陆川在论坛上更是激动落泪,并呼吁:中国导演真的不能再撒娇了!

陆川:我对不起覃宏

论坛刚开始,陆川就被问到《王的盛宴》推迟上映的事情,陆川看上去心情不错,他开玩笑说,他是为了躲避《画皮2》

然而,谈到推迟上映这个话题,陆川还是显得很沉重,他总是欲言又止。他说,他一直很纠结,因为上台什么也不能说,如果说了片子到了下半年也放不了了。

陆川一直很有信心的说,他觉得《王的盛宴》肯定能上,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在论坛快结束时,陆川再一次谈到《王的盛宴》,他说他对不起覃宏,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陆川又一次在公众场合哭了。其他嘉宾把话头接了过去。五六分钟之后,陆川才缓了过来,他接着说,他刚才比较激动,“我觉得导演要克服的心态就是撒娇心态,这次不能再撒娇了,要长大。”

陆川说,以前他觉得花覃宏的钱是应该的,因为他给了他很多东西,但是慢慢走来下陆川也很心疼他。陆川说,《王的盛宴》可能推迟到12月上映,他打算利用这段时间做IMAX版,只要这样对发行有利。

陆川还保证,通过《王的盛宴》,他会改变他创作的方法,用工业的方式做下一部电影。“坚持的东西不会放,但是会不会坚持得更好,布置得更好?不超期,按照工业的方式,踏踏实实不撒娇做老老实实的电影。”陆川说。

观点一:置之死地而后生

对于好莱坞的大举“入侵”,也有人觉得是好事。

乌尔善就认为这是件好事,他说,如果电影市场没有好莱坞大片这样制作精良的电影,整个院线的发展和银幕的增长就很有限。另外,对于国内导演来说,也可以向好莱坞的电影学习,它们是怎么尊重观众的,它们是怎么尊重电影的。乌尔善说,国内导演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乌尔善认为,中国电影没有基本的娱乐,电影存在的意义不是形而上的,因为电影诞生于马戏场。

乌尔善认为,国内导演的优势在于,他们懂国内观众的口味,“观众就是我们的亲戚朋友,我们就是和自己的家人对话,这是我们的优势。”

但是,陆川并不觉得中国电影可以打败好莱坞电影。陆川说,好莱坞有非常优良的制作习惯,非常优良的工业体质,“我们不可能打败他们,但是有可能有尊严的去比试一把。”陆川补充说,不能用情怀去包装劣质电影,“我们不能用情怀去抵抗,应该用制作去抵抗。”

观点二:还得有所追求

乌尔善的观点是要彻底做商业电影,王小帅有不同的观点。

王小帅说,他一方面赞同商业方面的架构,但另一方面,在中国的现实情况下,不要言必称商业,这样是趋利的,短期的。“资本主义社会是商业的,但好歹还披了一张文化的皮,我们把皮都撕掉了。”

王小帅说,一方面要把电影拍好,但另一方面,也要拍他想拍的电影,记录这个时代人民的疾苦。

观点三:拍你想拍的也能赚

张元同意王小帅的观点,他说,即便是你拍你自己想拍的电影,即便这个电影比较小众,也还是能够盈利的。

张元举例说,他的《妈妈》《东宫西宫》,投资都很少,但今天,在国外的一些市场上还在收钱。《疯狂英语》的投资也很少,后来版权卖给了日本的一家公司,这部电影在日本的一家影院里居然放了一年时间,赚了不少钱。

张元总结说,拍自己想拍的电影,不见得没有市场,问题看你怎么做。

观点四:要取消审查制度

娄烨说,在中国当导演太辛苦了,什么都得管。这种状态肯定会影响导演的工作,“再好的导演也扛不住第一天说票房,第二天说档期,这活没法干了嘛!”娄烨说。

娄烨认为,好几个问题要同时解决才行,比如分级制度,比如市场配额制度。

张元接着说,目前影响中国电影制作发行问题最大的就是审查制度,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国、北朝鲜和伊朗还有审查制度,他曾经目睹韩国电影解禁,解禁后,短短十几年,韩国电影迅速腾飞。

陆川也说,应该让中国导演和好莱坞平等竞争,好莱坞可以拍外星人摧毁洛杉矶,可以质疑华盛顿,但是中国导演只要一认真面对历史就会出问题。他希望可以做到,好莱坞可以拍什么,我们也可以拍什么。

观点五:政府一定要打击盗版

制片人覃宏和江志强则呼吁,政府一定要打击盗版。

覃宏说,美国大片不怕盗版,恰恰是以讲故事取胜的本土电影被盗版伤害得最为严重。

江志强说,他去年在香港几个影院长线放映《三个傻瓜》,票房做到了1000多万。但这是幸亏香港打击盗版,如果香港的观众在网上可以看到,那就不会去影院看了。而大陆的情况是,往往电影第一天上映就有高清版可以下载了,所以,一定要解决盗版问题。

主持人何平说,他的《双旗镇镖客》曾经在香港的一家影院放映了70个星期,他问王小帅是否曾经打算让《我11》也采取这样长线放映的方式。

王小帅说,国内没有艺术院线,他和百老汇影院谈过,无法落实。

张元接过话茬说,中国有盗版,这么长时间放映不可能。“我们在审查方面这么严格,但盗版从来不管,特别奇怪。”张元愤愤的说。

观点六:电影基金,电视版权等等

覃宏还提到,中国电影的电视版权只能卖给一个频道,这样的垄断经营的结果就是电视版权都不会太高。他举例说,《杀生》的票房不太好,如果在国外,它完全可以通过版权收回成本,但在国内就不行。

此外,他还提到,现在一年电影基金就有8亿,这8亿怎么花,没人知道。他呼吁将这8亿用在对国产影片放映的补贴上。

导演娄烨说,审查制度,分级制度,打击盗版,市场配额,这些都是15年前就在谈论的问题。好莱坞电影也不是今年才进来,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等到市场开放了,再重说这个问题。“为什么等到今天,都快死了,再说这个问题?”娄烨质问。

相关专题:

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订阅
[责任编辑:morning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