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爱地人 > 正文

非洲与爵士,合体开普敦

2012年06月29日17:05腾讯音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非洲与爵士,合体开普敦

Abdullah Ibrahim拥有一个很典型的阿拉伯名字,实际上,他却来自南非,只不过因为后来信奉伊斯兰教,才将原名Dollar Brand改成了Abdullah Ibrahim。

与阿拉伯的Rabin-Abou-Khalil、葡萄牙的Maria Joao,以及将巴西风格融入爵士乐的匈牙利爵士吉它大师Ferenc Snetberger一样,Abdullah Ibrahim同样也被归为上世纪50年代之后的民族爵士领域。但和Astor Piazzolla那种用阿根廷民间音乐元素,反过来“改造”古典音乐、从而定义出探戈的音乐不同。Abdullah Ibrahim的民族爵士,更多的还是融合爵士,即以爵士乐的语境作为基本结构的情况下,再添加、融入其它元素的一种混合音乐。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从七岁起由美国水兵的渠道得以接触爵士乐,到离开南非远赴美国短暂加盟Duke Ellington的乐团担任钢琴演奏,Abdullah Ibrahim在学习爵士演奏技巧及初涉舞台的岁月,所接触的,都是完全地道的美式爵士乐。

Abdullah Ibrahim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爵士钢琴独奏,特别是七十年代中期,他在Sackville和ENJA两个厂牌发行的专辑,更奠定了他Abdullah Ibrahim在爵士江湖的地位。而他与同时代的爵士钢琴手最大的不同,就是经常用非洲作为自己唱片的主题之外,也因为运用了一些非洲民间音乐元素,因此反过来使自己的美式技巧,有了一种独特的非洲调和味道。

除了独奏,三重奏也是Abdullah Ibrahim音乐世界里,相当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说钢琴独奏展现的是Abdullah Ibrahim的个人演奏天赋的话,那么三重奏则在这个基础上,更证明了他在融合音乐方面的敏感触觉。就像Bill Evans如果不是因为他为爵士乐定义三重奏的功绩,他或许就只能成为爵士钢琴大师而非爵士大师一样,Abdullah Ibrahim同样通过三重奏这种表现形式,将非洲这片土地神奇魔幻的色彩,更好地勾画出来。

2000年推出的现场专辑《Cape Town Revisited》,是Abdullah Ibrahim近十年来他个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一张唱片。虽然主打的是三重奏的编制,但由于既有Abdullah Ibrahim独奏的作品,还因为小号手Feya Faku的参与,从而给许多乐曲染上酷爵士的酷劲儿,所以更能从多角度来呈现Abdullah Ibrahim的音乐全貌。

在曲目的选择上,既有《The Wedding》和《The Mountain》这样的旧作,也有《Someday Soon Sweet Samba》和《African Street Parade》这样的新曲。前两首都属于钢琴独奏或接近钢琴独奏,又是爵士钢琴演奏,又是三重奏,将Abdullah Ibrahim和Bill Evans放在一起比较,似乎在所难免,这甚至更是第一位以钢琴独奏和三重奏编制见长的爵士乐手,所必须承受的宿命。不过,从音乐的表现效果来看,Abdullah Ibrahim则更像是Bill Evans和Thelonious Monk的合成体。既有前者古典的儒雅和印象派的朦胧之美,又会在细处闪现出后者独有的不和谐音及节奏性很强的旋律。当然,你也可以说Abdullah Ibrahim是用印象派的画笔,画出了一幅非洲草原写生画,朦胧之中更透出几份奇幻。

就像缺了Scott LaFaro,Bill Evans的三重奏就无法独美于爵士江湖一样,在Abdullah Ibrahim的三重奏乐团里,也不能缺了贝司手Marcus McLaurine。和另一位融合爵士贝司大师Marcus Miller同名不同姓的Marcus McLaurine,运用复杂的和弦,反复地解构主旋律线,也充分挖掘出Abdullah Ibrahim独奏作品所不具有的绵长和立体层次感。而George Gray的军鼓击奏同样显得特别,他似乎更喜欢用密集的节奏去“抚摸”军鼓,而绵延的节奏线,也带快了整个乐团的速率点,更多的“意外”旋律与和弦,因此而产生。反倒是Feya Faku这位小号手的出现,常常会给人一种突兀的感觉,典型如《Tintinyana》,不仅刺耳,而且有些破坏了三重奏的整体氛围。

文/爱地人

相关专题:

爱地人专栏
订阅
[责任编辑:celiaw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