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影话 > 正文

[盘点]:不只一个叶蓝秋 “搜索”影史谣言女王

2012年07月01日21:47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红颜命多舛。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背景中,仿佛女人生来脸上就刻着原罪。那些电影中颇具风姿的身影,就更加逃脱不了被人言攻歼的命运。

腾讯娱乐讯 文/布宜诺斯

她们有的离经叛道,有的未必;有的特立独行,有的未必;有的正直正义,有的未必;但围绕她们的,都是同一件事——在许多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现实里,仿佛女人生来脸上就刻着原罪。针对女性的种种谣言里,其实真正的指向都是社会对女性的重重禁锢,“贞操观”来自于男权对女人的物化和独占欲;很多“女疯子”只是违背了一项说不上正确的群体意志。网络暴力,在陈凯歌新作《搜索》里成了谋害主人公叶蓝秋的刽子手,因为坐公车没让座,她被人肉搜索,被道德绑架,但被推入“小三”迷局后,事情的矛头便更加转向叶蓝秋的女性身份。网络时代,谣言花样也变多了,且看看曾经仅靠人嘴两张皮的时候,那些电影中的女人怎样被人言攻歼吧。

罪状1:女屌丝围虐白富美,嫉妒是魔鬼

罪证:《西西里的美丽传说》(2000年 意大利 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

玛莲娜是典型的因美貌获罪。她是这个西西里小镇最美的妇人,每次穿着精致洋装,脚踩高跟鞋穿过广场,都会勾引住所有人都目光,男人,老人,女人,小孩,无一例外。也许因为这美丽太遥不可及,以致人们宁愿选择去玷污和抹黑——也许只有这样,如此般美丽对于懦弱、浅薄、孤独的他们才更真实。在群体无意识的攻击之下,独自生活却被塑造成荡妇的玛莲娜终于败下阵来,她开始出卖肉体,直到战争终于结束,小镇驱逐所有为德军服务过的妓女——人们发现了玛莲娜,女人上前剥她的衣服,男人们静静看着,除了哭泣,玛莲娜别无选择。将美丽拉下神坛,完成一场群众的狂喜,原来女人的嫉妒和男人的艳羡都可以如此狠毒。但是多年后,玛莲娜回来了,身边是战时失踪的丈夫。人们终于接受,荡妇只是个美丽的普通人,幻想堵塞了,只有那位昔日的男孩吐露心声“以后的日子里,我交往过很多女人,但我最爱的还是玛莲娜。”

罪状2:妖言惑众,人言可畏,贵圈真乱

罪证:《阮玲玉》(1992 香港 导演:关锦鹏(微博)

这大概是最广为人知的一桩谣言杀人的案子,阮玲玉留下“人言可畏”的纸条自杀,留下明星、大腕、影后的名声,留下两段似是而非的爱情,留下那个不容她,也不为她容的时代。电影给我们展现的是一个在事业上坚强,却爱中软弱的女人,新、旧女性的矛盾集于一身。一方面,她“坐在桌子上就是反抗,抽烟也是反抗,整个的姿态都是反抗”,《神女》被她赋予超越时代的力量,电影里,她尽情为新女性代言;一方面,她甚至割舍不掉吃软饭的张达民,和唐季珊同居之后,又承受不住两人本质上是一对“奸夫淫妇”。被公开的当红女星三角恋,怎能不迅速传遍街头巷尾,而她不过是想“贪一点儿依赖,贪一点儿爱”,想被男人遮风避雨。

罪状3:民族大义面前,女人可以忘记尊严

罪证:《滚滚红尘》电视剧版 电影版(1990 香港 导演:严浩)

沈韶华背上污名是因她毫无原则的爱。她是才华横溢的女作家,整日窝在小屋写作,直到一位粉丝来敲响她虚掩的门——他叫章能才,为日伪政府做事,民间俗称汉奸。但在相爱时,他们根本没考虑那些,相处的一分一秒都是好的,即使看得清这个局,也死活不愿出这个戏。这就是女人的感情吧。那年月时不时有特务抓人,就有一次大张旗鼓抄了沈韶华的隔壁,隔壁女人跳过来打骂,“你这个汉奸的女人”,众人围攻,韶华唯有抱头。是啊,她为着一份全心全意的爱,背了污名,动荡着身世,在终于搞到去香港的船票之后,唯一想要的是和他一起,却只得一个被众人冲散,一别四十年的结局。众所周知,沈韶华和章能才的人物原型是张爱玲和胡兰成,虽然电影有多少美化成分不得而知,但也足以证明,有的时候,女人的爱真是世上最纯粹的东西,超越政治,超越时代,超越写满恐惧的社会背景板,男人只能自惭形秽。

罪状4:国家大事不许女人插嘴

罪证:《荣耀39年》(1990 英国 导演:斯蒂芬·波利亚科夫)

安妮身陷在一场家族阴谋。那是1939年的英国,二战山雨欲来,这个国家的命运决定在与德国的关系。安妮的父亲恰好手握这个主宰。安妮错在发现了与之相关的蛛丝马迹,并且一味任性地追寻真相。可以想象,如果一个年轻姑娘被自家人明确判定“发疯”,并到处跟外人讲,将是多么百口莫辩。家人非常“贴心”地安排她少出门直至软禁,邻居家小孩看到她的样子非常古怪,她能感到一个穿黑衣骑单车的胖子如影随形,似乎自己在被监视……我真的疯了吗?为什么身边每个人都这样告诉我?安妮始终在疑惑和动摇,一个少女的青春几近被谎言摧毁。但一切只能归咎于,这是1939,时代需要选择荣耀,弱女子安妮只是“被牺牲”了,真实或幻境都已经不再重要。

罪状5:爱幻想的女人不能嫁,不可娶

罪证:《孔雀》(2005 大陆 导演:顾长卫

《孔雀》里面有个特立独行的姐姐。她总是觉得无聊,她想当伞兵,但是败给人家走后门的;她想失贞,直接把男生拉到小树林里脱裤子;她迷上音乐,每天去找文工团一个拉琴的老头,却把人家逼得闹自杀。她能承得了人言,他不行。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中国小县城,一砖一瓦都写着保守、孤立、认命,怎能容得下姐姐那么多庞大的梦想?姐姐被老头的家人找上门暴打,末了扔下一句“狐狸精”,她也只是倔强地埋头刷瓶子,继续完成每天的枯燥无聊。如果说,很多片子中遭遇谣言的女人都是被迫的、无奈的,姐姐则恰恰是主动,得意的,就像她自行车后面拖起的降落伞一样招摇,如果可以,她想满世界那样晃荡一遍。就算换来的唯一结果是被她妈拖回去打针。她只是对周身的禁锢做了对抗,最后败北,对那个年代的女孩子来说,“梦想”还太稀罕。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