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明星 > 明星资讯 > 正文

《封面人物》梁朝伟:我拍戏就为好玩

2012年07月24日16:45腾讯娱乐[微博]柏小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室里有一盏灯特别亮,将整个场地照的如同片场,梁朝伟坐在白的近乎刺眼的光亮里,眼睛睁得特别大,漆亮漆亮的瞳仁。采访过程中他只有眨眼没有眯眼,等采访完我回头看灯,被晃得完全睁不开,问他是怎么做到的,“常年拍电影,习惯了。” 关于梁朝伟,采访之前宣传方给了两个方案,总共一个小时的专访时间,四家媒体一起采或者每家十五分钟,四家媒体派来的清一色女记者,异口同声“分开采”。是的,大概没有女记者会放弃与梁朝伟面对面十五分钟的机会,至于他能讲出什么已经完全不重要了,大家太熟悉他了,保持了30年的风度和笑容,而且在《色戒》之后,连他的身材尺寸似乎都可以讨论了。

《封面人物》梁朝伟:我拍戏就为好玩

梁朝伟:单靠眼神便可以演戏

梁朝伟——单靠眼神便可演戏

“梁朝伟,是我的生命之光,热情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痛苦,我的灵魂,梁-朝-伟;舌尖得由上腭向下移动三次,到第三次再轻轻贴在牙齿上:梁-朝-伟。在香港街头,他就是陈永仁,普普通通,穿黑色皮衣,身高五尺八寸。戴上警察帽时,他是663,写小说时他是周慕云。叼着烟弹吉它时他是刘文。可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河内闷热天气里的黑帮诗人。”

采访那天下着似乎永无尽头的绵绵小雨, 地点约在上海外滩3号的顶楼餐厅里。 我们的摄影师梦想能拍一组照片──梁朝伟从车上下来,忧郁的看一眼天,再慢慢步入这幢很有年头的大楼里,追加一个灰灰的背影。沟通不成,摄影师只好撕了一张有梁朝伟半身像的《听风者》的海报,让它浸着雨水从高处慢慢飘落,反正这部电影也是一个灰暗、忧伤的故事。导演麦庄二人和编剧麦家分别在接受不同媒体的采访,麦家说这个角色让梁朝伟来演他就放心大胆的撒手让他们改,哪怕是安在天变成了向张爱玲致敬的张学宁。张学宁的爱情是另外一种古怪,“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不爱你的人,怎么办呢?你会跟他作朋友吗?太虚伪了吧,你会跟他变成仇人吗?太小气了吧。这个感情太危险了”。梁朝伟就是那个不爱周迅(微博)(张学宁)的人。

王家卫曾说:“梁朝伟是可以不要嘴巴的,单靠他的眼睛就可以演戏。”侯孝贤说,“梁朝伟太精准了。他的精准,显得他鹤立鸡群,跟其他人产生差距,需要调整。”所以他会认为自己在《悲情城市》中演的不好,而像《三个夏天》里,他和饰演他情人的叶玉卿仿佛有了一个气场将周围的土气驱离开来。梁朝伟的气质是属于都市的,如果放在古代也是王莲生那样养尊处优的官宦子弟,因此才有跟侯孝贤二度合作的《海上花》,还特地为了梁朝伟把王莲生改成原籍广东,这样他一口不咸不淡沪粤夹杂的口音就理直气壮了。

梁朝伟——只为了戏存在

看香港记者90年代专访梁朝伟写出来的稿子,好像各个都可以跟他做成朋友,他跟他们喝酒吃饭坐同一辆车,闷闷的说自己的角色和对导演的不满,实在让人羡慕。 基本上采访过的记者分成了两派,前一种觉得他就是周慕云、黎耀辉、663、残剑哪怕是易先生,夺人心魄,魅力四射,更多的人觉得他不高、颓靡、过于文静,也没有传说中的帅和电眼。在《色戒》里他勇敢的脱了,但事后绝口不提一字。他的人生只是为了戏存在,至于被挖掘和被消费,他的态度显而易见──不要碰我的底线。就像今年在上海为《听风者》作发布会,有个台湾记者突然问起此前刘嘉玲(微博)与富商同游的新闻,问梁朝伟“你有没有不开心”,“我为什么要不开心阿?”,“这次来嘉玲会陪你一起来上海吗?”“她为什么要来上海阿?”,这两个回答听起来有些突兀,也颇不像他彬彬有礼的形象,但是仔细想想,在不发火和不配合之间,你能想到比这个更合适的回答吗?

在电影里,除了张曼玉谁跟他都不搭,哪怕是周迅。在电影外,除了刘嘉玲谁都得不到他,哪怕是张曼玉。

他今年满五十岁了,这是个很多男演员开始思考人生或已经考虑退休的年纪了。他演过很多警察、若干个小混混,四个盲人,还有一两个哑巴。他在很多电影中杀人或被杀,极少演变态和疯子,也不会再演同性恋。

也许他觉得家里的金像奖杯已经够多了,再早十年时不时会担心他会从这块屏幕上消失, 或者担心他会不会有一天不高兴了就离开那个拥挤潮湿繁华的港岛飞到天空之镜或伊瓜苏瀑布去找何宝荣,连给我们做梦的空间都没有。但最近的几年又看到他开始接戏,还开开心心结了婚,娶了争议颇多但总归情比金坚的刘嘉玲。仔细算一下,他也有7年没拿金像奖影帝了,会不会想呢,只有他自己知道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viviand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