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视 > 中国好声音 > 正文

《好声音》四大评委回应质疑:只听声音好坏

2012年07月27日10:36京华时报[微博]许青红我要评论(0)
字号:T|T

《好声音》四大评委回应质疑:只听声音好坏

《中国好声音》(微博)四大评委

昨天,《中国好声音》四位“导师”刘欢那英杨坤(微博)(微信号:yangkunmusic) 庾澄庆(微博)首度接受媒体专访,分享他们在这个舞台上的笑与泪。刘欢称,他不管故事真假,只听好声音。

乐说

创意是亮点结局如高考

“中国好声音”并没有从整体上颠覆选秀节目的形式格局,但它就是火了,而且让选秀节目重回大众的视线。

购买并引进“TheVoice”海外版权,无疑是“中国好声音”取胜的一个先决条件。作为一种电视娱乐形式,选秀节目归根结底是一门策划和创意的艺术,而这恰恰又是中国娱乐产业的一个致命软肋。而此次学员和“导师”的双向选择,尤其是盲听评选模式,无疑提供了一个新颖看点。

对于“导师”的选择,“中国好声音”也足够让人放心。唱作俱佳的刘欢、唱功一流的那英,以及舞台魅力十足的庾澄庆加感性的杨坤,都给人一种可靠放心的感觉,这也构成了这档节目的硬实力。不过,“中国好声音”过于繁琐的选秀过程,以及对“好声音”的苛刻,最后会选出唱将或全才,却很难涌现偏才,一如高考。

《好声音》四大评委回应质疑:只听声音好坏

刘欢

刘欢

我只听台上是不是好声音

一向在公众面前以严肃著称的刘欢,在《中国好声音》中呈现出少有的温情,他会流泪、开玩笑、自嘲长相,甚至还坦然接受哈林的“胖娃娃”称号,刘欢玩得很高兴。

在第一期节目中,刘欢为徐海星(微博)落泪的场面,打动了很多人。刘欢说:“那个孩子太了不起了,父亲才去世三个月,我不相信她内心是不悲伤的,但她在台上的形象,表现出来的是清新靓丽。我女儿跟她年龄差不多,将心比心,当时我真被她打动了。”

很多选手被曝刻意煽情,或者造假经历来博得同情。对于这些故事的真假,刘欢认为跟导师没关系,“我们只听他们在台上告诉我们的那些事情,以前有什么情况,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知道在台上那几分钟是不是好声音。”

节目火不能改变音乐现状

从完全排斥,到出任这档节目的导师,刘欢称除了被节目组的诚意打动外,他也想为中国音乐做点什么。但他坦言,不指望靠一档节目改变音乐行业的现状,“音乐的整体消沉原因很多,如盗版、非法下载、过度商业包装等原因,指望通过这样一个节目全部改变过来是没有可能的。但如果什么事也不做,就没有改观,尽我们的能力去做,多少能看到一点努力的成效。”刘欢认为,盗版对音乐的影响太大了,“全世界的唱片工业都在下滑。五年前是赔本赚吆喝,现在是连吆喝都赚不着了。”

享受一起玩音乐的全过程

在这档节目中,刘欢玩得很亢奋,“跟其他节目不同的是,我们不是在台上做个评委,打个分,说好听的或者难听的。而是挑了一些人,一起工作,玩音乐,我很喜欢这个过程。而且到目前为止,台上歌手水平比我想象的好很多,我当然开心。”

刘欢称,他选人主要还是听声音的辨识度,“作为一个歌手,辨识度特别重要。听了半天不知道谁唱的,那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链接:年底将办个唱

2008年奥运会后,刘欢患股骨头病变,随后便做了手术,并淡出公众视线很久。昨天,刘欢首度谈到他的身体,“我现在身体很好,早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只是做了手术后,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打球,主要是怕受伤,容易脱位,其他没有任何问题。”另外,刘欢透露,他年底还将在北京举办个人演唱会,目前正在筹备中。

《好声音》四大评委回应质疑:只听声音好坏

那英

那英

因刘欢才来这档节目

耿直、率真的那英是《中国好声音》上的一道风景,她坦言上这个节目,是盯着刘欢来的,“节目组第一次找我时,我对这些娱乐节目完全没有兴趣,就礼貌地挂了,后来他们来北京找了我十几次,跟我说请到了刘欢。我一听刘欢都去了,心想这节目肯定有戏,于是就答应了。”

对学员负责彻夜难眠

节目中,那英有很多欲拍又止的镜头,她称不是作秀,是真纠结。“我现在只有六个名额了,有时真想拍,但人家一跑音,一想就算了吧。”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英说要为学员负责任,“我之前从来不会为一个节目,回房间睡不着觉,因为我得想怎么养活人家。要不就别拍,拍了就要想到今后的路,否则误人子弟。我常常想这些问题彻夜难眠。”问及会不会听从导演组的一些意见选人时,那英严词拒绝,“我很挑剔,不会让导演左右我的耳朵。凭借我二十多年的经验,选人应该八九不离十,我不是毒舌,是发自内心的,用单纯的方式发现新歌手。”

王菲追看都要崩溃了

那英称,她不会看学员出身,只听好声音,“故事不会影响我的评判,我能分出真和假,有时候故事讲得太美了,也不真实。”第一期节目中,那英上场光脚跟学员互动,被指有节目组安排的痕迹,那英予以否认,“当时完全是即兴的,我第一次看人家光着脚唱,把我弄毛了,就想试试。试过后发现我光脚唱不了,那玩意儿太难受了。”

那英玩得高兴,她说:“王菲每期必看这个节目,她都要看崩溃了。”

《好声音》四大评委回应质疑:只听声音好坏

庾澄庆

庾澄庆

好声音很多能勾人的很少

庾澄庆认为好声音太多了,但能把歌唱得勾人的比较少,他要找的就是声音中有钩子的选手。

有很多学员没有被选中,庾澄庆称并不代表他们唱得不好,只是他们的声音中少了一把钩子,“我常在节目上说,你唱得很好,但是不选你的原因,就是你的声音少了一个钩子,每个歌曲都有一个钩子,唱得好的人很多,但有钩子的人不多,我就要找个钩子。”庾澄庆说,找到钩子后,怎么让钩子上的饵更可口,让观众更想吃,“这就是我们导师需要思考的事情。”

音乐能回春希望永远年轻

近日,庾澄庆被曝出1961年出生,是四位评委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庾澄庆笑言:“我不是61年,我才18公岁,一公岁可以是一岁,可以是两岁,肯定没到三岁。音乐对我来讲,有回春的功能,我希望到死都是18岁。”庾澄庆说:“我这个年纪还能做很多人做不了的事,甚至比很多年轻人都表现得好,我觉得太开心了,一点也不辛苦。”

《好声音》四大评委回应质疑:只听声音好坏

杨坤

杨坤

录制触景生情哭完就后悔

杨坤在节目中承担着最感性的角色,他的眼睛温润是常态。昨天,在录制新一期节目时,面对一位学员得到女朋友八年如一日的支持,杨坤触景生情,抱着学员痛哭,成就了《中国好声音》舞台上的惊天一哭。

有观众认为他在作秀,对此杨坤回应称,“我是一个感性的人,作秀我就不来这儿了。”杨坤透露,他也不想哭,每次哭完就后悔,“今天是因为刘若英的歌从来没有被男孩子唱成这样,而且他常年不被人认可的感觉,令我想到自己,我32岁才出来,不被人认可,其实哭完以后我特别后悔。”

用32场演唱会招募学员

在四位“导师”中,杨坤坦承,他是资历最浅的一位,“如果学员的音色,唱功刺激不到我,我在台上就是一个傻子;如果学员唱得很好,我就会说一些真性情的、感性的、语无伦次的话。”

杨坤的“32场巡回演唱会”成为他的招牌语言,“我在四个人里最年轻,为了让我喜欢的学员跟我走,我就用了这招,发现效果还不错,我就接着用吧。”杨坤透露,这档节目火了以后,他的演唱会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早就不止32场了。”

导师在台上被选手反过来选择,杨坤称如果老失败也会有失落,“其实挺纠结的,一场下来,如果7个人都选了别人,我会感觉不被人肯定,心里有小小的不舒服,不过,他们三位“导师”下来后会一直开导我。”

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开播两期,全国平均收视就达2.8,创造了娱乐节目的收视神话。但是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有传闻称选秀专业户扎堆、盲选是炒作、四位“导师”获2000万报酬。昨天,节目负责人陆伟(微博)接受本报专访时回应六大质疑。他透露,2000万的数据不准确,因为“导师”可参与节目后续开发的收益分成。

相关专题:

中国好声音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ill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