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视 > 电视新闻 > 正文

台湾偶像剧转型之道:从梦幻走向现实

字号:T|T

台湾偶像剧转型之道:从梦幻走向现实

《原来爱就是甜蜜》编剧统筹意寻

台湾偶像剧转型之道:从梦幻走向现实

《我可能不会爱你》(观剧)编剧徐誉庭

南都讯 记者吴莎偶像剧能从梦幻走向现实吗?在盛产偶像剧的台湾,有关偶像剧的刻板印象正在被悄悄地打破,原来除了情情爱爱,偶像剧也能观照当下的现实生活。

去年《我可能不会爱你》横空出世后,林依晨 (微博)陈柏霖(微博)、王阳明合力演绎的“初老族”爱情故事,令不少女性看得相当投入。如何“千年修得李大仁”,成为“初老族”白领津津乐道的社会性议题。最近在台湾热播的《原来爱就是甜蜜》,说的则是“单亲妈妈”杨谨华(微博)遇上“第二春”王阳明的恋爱故事,这也是以往偶像剧很难触碰到的题材。

从十年前的《流星花园》开始,华语偶像剧经历了一个渐变的过程,不论是观众还是电视人,在这十年间也在逐渐成熟。编剧无疑是当中重要的一环,为此,南都记者独家采访了《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编剧徐誉庭、《原来爱就是甜蜜》的编剧统筹意寻。

最近,在大陆热播的《我可能不会爱你》也引起了书商的兴趣,由徐誉庭创作的原创剧本书目前已在大陆发行。偶像剧剧本能作为文学作品出书,实属罕见,这至少说明,编剧一职变得越来越重要了。透过与她们的对话,南都记者发现,台湾的编剧们都在有意识地求深、求变,试图让台湾偶像剧的格局变得更立体、更开阔;另一方面,大环境也给了这些编剧更大的发挥空间。

A

更接地气:“从社会现象中吸取灵感”

最近,台湾的偶像剧不再像一座空中楼阁,而是开始接起了地气。最大的原因,是偶像剧的编剧们越来越倾向于从社会现象中吸取灵感。

徐誉庭说:“三年前,有一个朋友发了一篇关于‘初老症’的文章(微博)给我,作者用嘲谑的方式来看待成熟这件事情。我发现,在‘初老的50条症状’中,我居然中了48条!”徐誉庭相信,小圈子正是大社会的微缩版,既然小圈子对这个话题有共鸣,那么广大观众应该也会感同身受。于是,她把“初老族”这个概念写进了《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剧本中,并创造出“程又青”(林依晨饰演)这个经典角色:30岁仍未结婚的女生,对爱情依然有期待,面临“初老”仍然永不言败。

“有些大陆网友看完这部戏后,也参加了‘初老症’的测试,有人中了20条,有人中了8条,但他们的情绪并没有很悲观……这体现了他们的释然,他们能以健康的心态来看待逐渐被岁月带走的青春,很棒!”这样的反馈符合徐誉庭的预期,在她眼中,“初老”这个概念跟之前的“剩女”、“败犬”是有所区别的。

徐誉庭表示:“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彻夜狂欢,你会开始懂得不再放纵、任性,除了活在当下,还要更多地去考虑未来。”这种“初老族”的典型心态,徐誉庭认为是积极的。(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相比之下,《原来爱就是甜蜜》里的“单亲妈妈”,则是一直存在、却无人敢触碰的话题。该剧的编剧统筹意寻说,在离婚率较高的台湾,“单亲妈妈”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小众:“我自己就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现在我也是一名单亲妈妈。《原来爱就是甜蜜》的制作人也是单亲妈妈,连女主角杨谨华的母亲也是。”

据悉,“假单亲妈妈”(另一半在外地工作,聚少离多)的现象在台湾也相当普遍,这也是意寻选择这个题材的原因:“写《原来爱就是甜蜜》这个剧本,是想从感情层面来描述一个独自带着孩子的女人,她会如何面对来自亲友、社会的舆论压力?她会选择怎样的爱情模式,会不会妥协,会不会还有勇气去追求幸福?我希望能通过剧集帮这些单亲妈妈倾诉生活之苦,让大家理解她们身上的压力与艰辛,同时也带给她们希望。”(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B

更有共鸣“以偶像剧关注女性内心世界”

偶像剧的受众大多为女性,一部偶像剧的剧本能否体贴地关注女性观众的内心世界、能否给女性观众带来更多的正能量,越来越成为衡量佳作的重要标准。

《我可能不会爱你》深受女性观众共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对30岁女性心理的精准描绘,让不少观众都能在剧集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徐誉庭也说:“我回顾自己的人生,发现我最喜欢的年龄段就是三十多岁的时候。”“程又青”处于“初老族”的那个年纪,正好是徐誉庭的人生转折点。那一年,徐誉庭辞掉剧场导演的工作,在家里赋闲了三个月,不断地画自画像试图寻找自己,最终决定去当编剧。徐誉庭是这样形容“30岁女生”这个群体的:“她们开始有一点明白自己是谁,但又不并不是完全明白,仍然怀有期待,还在寻找。”

在《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剧本中,徐誉庭设置了女主角17岁时的闪回情节:“我觉得,17岁跟30岁是很适合彼此互望的年龄。我在眷村长大,小时候兄弟姐妹的衣服轮着穿,没有对自身性别的认知。但到了17岁,我开始期待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到了30岁时,我们身上必然会带着17岁的时候对自己的期待。我很喜欢李宗盛的那首《17岁女孩的温柔》,我也很想向17岁的自己招手。”

作为女性编剧,徐誉庭将自己的人生感悟写进偶像剧剧本,一点一滴地打动观众:“我自己就谈过很多种不同的恋爱,我想告诉观众的是,千万不要钻牛角尖,整天想‘万一失去他我会怎样’是很无聊的。邂逅各式各样的对象之后,他们会教我们一些事情。爱情只是人生中的旅程,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很丰富的旅程。”

在《原来爱就是甜蜜》中,女主角“田如蜜”年轻时是校花,却因为“意外怀孕”断送了前程,其后带着孩子工作,遭遇失业、无家可归等困难,但她并没有被打败,不仅独立创业,还遇见了真爱,这一情节让不少观众觉得相当励志。意寻说:“我常常看到一些女人,因为感情、婚姻受挫,被现实生活磨得眼神空洞,完全失焦,仿佛看不到前方的路。如果把时间倒回到18岁的时光,也许她们是校花,也许她们是才女,也许她们是金榜题名的高材生……”正因如此,意寻希望能透过“田如蜜”这个角色告诉女性观众“永远不要让岁月跟现实磨掉自己的希望!”

C

更能体现编剧想法“一直在妥协中进步”

不约而同地,徐誉庭、意寻都告诉南都记者,“写出既不浅薄、又有想法的偶像剧剧本”,是她们一直以来最想达到的目标。

《我可能不会爱你》呈现出来的效果,令不少观众认为这已经不是偶像剧,而是一部“文艺剧”!徐誉庭说:“我个人向来喜欢清淡,但以前为了服务市场,我必须修正自己,创作一些戏剧感强烈、情节高潮迭起的剧本。这跟我以前经验不够也有关系,要想写出既清淡又好看的戏剧作品,你必须在作品思想的深度、台词的打磨上更费心力。经过这么多年的累积,我才敢用这种文艺的、近乎散文的方式来写剧本。”

为了写好《我可能不会爱你》这个“清淡的剧本”,徐誉庭经历了不少纠结的时刻。例如剧中“程又青”从包包的破洞里掏出前男友送的信物的一幕,被不少观众形容为“神来之笔”。原来,这个情节曾让徐誉庭苦思冥想了一个星期!“我想表达‘此情可待成追忆’的感觉,但却想不到合适的情节,直到有一天我去做美容,美容师跟我说,‘我的包包破了一个洞,很多东西都掉在里面了,原本打算去买一个新的,还好今天没去,不然你就约不到我了。’我马上来了灵感,赶紧飞奔回家,把这个‘包包破洞’的情节写在了剧本里。”正是经过了这样的细心打磨,《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剧本才能如此耐读。

对于偶像剧从“如梦如幻”到“贴近现实”的进化,意寻也相当开心:“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一直期待着这一刻赶快到来!台湾曾经经历过一段电视演员的‘空巢期’,当时的‘都会剧’走到了瓶颈,于是出现了一批新的面孔,他们成为了偶像明星,把年轻观众重新拉回电视机前,这也是偶像剧最初的源头。”如今,当年的偶像剧演员变得更成熟了,可以演绎更深层次的角色。意寻认为,随着岁月变迁,编剧会跟演员、观众一起长大,“偶像剧”这个名词也将逐渐被“爱情剧”取代。

意寻表示,台湾各大电视台的剧集正在逐渐分层:“既有《智胜鲜师》这种面向年轻受众的剧集,也有特定的‘熟女时段’,‘都会八点档’开始加入战场,本土剧也依旧存在,这是一个相当蓬勃的时刻。观众的选择多了,对我们的考验也更大了,但这同时也表示,我们能发挥的空间变得更大了!”

不过,根据目前制作单位跟观众的接受程度,《原来爱就是甜蜜》还是没有完全跳出偶像剧的框架。意寻希望,偶像剧能在妥协中寻求进步:“电视台接受了‘单亲妈妈’的主题,但我依然要设计一些在生活中不太可能遇到的美好情景,以此靠近他们的需求。你可以称之为妥协,但这种妥协却能让观众更受落。下一次,我就有机会说服他们接受更靠近我自己一点的创作!”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ackq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