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37届多伦多电影节 > 正文

《王的盛宴》多伦多首映 陆川挑战历史真相

2012年09月09日20:5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多伦多当地时间9月8日晚上8点,《王的盛宴》终于开宴了。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饭局,陆川对历史又会做怎样的颠覆,这一切都已揭晓。

《王的盛宴》多伦多首映 陆川挑战历史真相

《王的盛宴》多伦多展映海报

《王的盛宴》多伦多首映 陆川挑战历史真相

陆川(微博)对刘邦的塑造集中在他的晚年

《王的盛宴》多伦多首映 陆川挑战历史真相

吴彦祖(微博)饰演的项羽存在感稍弱

《王的盛宴》多伦多首映 陆川挑战历史真相

秦岚 (微博)奉献了她演艺生涯最好的表演

腾讯娱乐讯 (文/曾剑) 多伦多当地时间9月8日晚上8点,《王的盛宴》终于开宴了。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饭局,陆川对历史又会做怎样的颠覆,这一切都已揭晓。

不仅仅是一顿饭

《王的盛宴》无法避免被人们拿来与《鸿门宴》来比较。《鸿门宴》本来就是让陆川来导,但他和星光国际谈崩了,星光国际就找李仁港顶了陆川。而陆川同样也不想放弃这个题材,他找到他的好朋友覃宏来投资,并给它另外取了个名字,叫《王的盛宴》。

比起《鸿门宴》来,《王的盛宴》花在“鸿门宴”上的时间更少,它完全不仅仅是一顿饭局。《王的盛宴》中的“盛宴”,也完全可以脱离“鸿门宴”这一历史事实而有自己的内涵在。就如同刘烨饰演的刘邦在片尾的感叹:“我一生都是鸿门宴。”王一生的“盛宴”其实指的是,被权力腐蚀的人生,破坏的理想,以及浪费掉的生命。

陆川的《王的盛宴》,一方面,它试图从历史的罗生门中找到一个真相的出口,另一方面,它又试图描绘出,高度集中的权力,人心黑暗的欲望,是怎样把人和理想给破坏掉的。无论是对历史还是对人心的解读,它都要超出《鸿门宴》许多许多。

《王的盛宴》,绝不只是一顿饭。

历史,到底是怎样的呢?

刘邦身边的史官谄媚的对刘邦说:“您说什么,我就记什么。”

这正是陆川对历史的看法,他认为,历史其实是胜利者自己的说法,完全没有真实性可言。因此,陆川对“鸿门宴”做了重演,刘邦是怎样躲过项庄的舞剑的,项伯是从哪里弄到剑的,樊哙是怎样冲进营帐来的,陆川都有自己的想法。

《王的盛宴》里有一套高度复杂而精密的文件储存和查询系统,只要念出某人的名字,工作人员就可以在浩瀚如海的资料库中找到这个人的档案,并通过漫长的管道,让它精确的滑出来。这套系统看上去象极了《一九八四》里面的“真理部”。

而秦岚饰演的吕雉站在这套系统面前,对沙溢(微博)饰演的萧何展示国家的力量,展示国家是如何可以掩埋真相,是如何再造历史和记忆。这种展示也正是陆川对历史一种具象的表达。他要颠覆的,不是某一段历史,而是历史观。

萧何曾经对着一群史官吼道:“修史的人要对得起历史,否则我们后人会在那么历史中看到什么?”只不过,萧何的吼声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完完全全不起任何作用。

非线性的叙事

《王的盛宴》抛弃了线性叙事。

它有两个时间,一个时间是年老的刘邦痛苦的纠结于杀还是不杀张震(微博)饰演的韩信中,一个时间是年轻的刘邦当年是如何从一介草莽而成为皇帝。这两个时间线穿插在一起,看上去就象是年老的刘邦屡屡从年轻的记忆中摆脱出来,一直想要下决心干掉韩信。

每个时间线也不完全按照顺序来,电影开头韩信的人头已经被献上来了,但是在后面,他还在囚禁中。在另一条时间线上,大致遵守了时间线,但同样有跳回去跳回来的做法。《王的盛宴》只摘取了时间里的片段,几乎以跳跃的方式前进。比如,刘邦还刚刚向项羽借了5000士兵,转眼间,一句“我们从出生入死的兄弟变成了水火不容的兄弟”,就将时间强行往前推进了一大步。同样,刘邦受封为“汉王”后,下一个镜头就是项羽兵败如山倒了。

这种做法,自然受制于篇幅,尽管它时长两个小时,但有相当多的篇幅在描述老年的刘邦的心理上,这使得它只有有限的篇幅来回忆了。更何况这点有限的篇幅还要讲述一个类似罗生门的故事呢。另外,《王的盛宴》采用的是心理情绪的叙事,它抛弃了传统的线性叙事。因此,这种叙事一方面会让人觉得“突兀”,另一方面又与其心理情绪合拍,又让人觉得“合理”。

秦岚远胜何杜娟

刘烨和秦岚戏份最重,他们两个人的表演也最让人瞩目。

刘烨非常好地表现了一个年迈的,猜忌心严重,躁狂而虚弱君王的形象。刘烨的老年妆给人印象深刻,两道厚厚的白眉,头发看上去从来不梳理,一头乱发耷拉下来,弓着背,穿着一身睡衣溜达,看上去毫无理性,就象被逼到墙角的动物,随时都要咬人一口的样子。与其说他是一个君王,倒不如说他是从疯人院里跑出来的老头。

而秦岚饰演吕雉则极度隐忍,好像把大江大海藏在衣服里一样。刘邦还会挣扎考虑,到底杀不杀韩信,吕雉则完全没有道德上的顾虑,只要这件事是必要的,她动手就是了。毫无疑问,秦岚奉献了她最好的表演,在陆川的调教下,她的确到达了她表演上的一个高峰。

拍摄期间,谁来演虞姬似乎是一个话题,然而,何杜娟饰演的虞姬在片中的戏份少得可怜,更多时候她就是在项羽身旁做小鸟依人状。本应该是出华彩的自杀戏,她几乎也没有可以处理的空间,她在这部电影中看上去就是一个摆设。就如同何杜娟完全败在了秦岚手里一样,吴彦祖也完全败在刘烨手里。吴彦祖饰演项羽,他那浓重的口音总是将他出卖。而他的表演很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电影还没看完,就已经几乎忘记他了。

有突出表现的不仅是刘烨和秦岚,饰演张良的奇道,饰演萧何的沙溢,饰演项伯的李琦,他们在这一部电影中看上去都不太一样,都能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

细节打磨出色

此外,《王的盛宴》非常注重细节,无论是建筑,还是服饰,还是侍女的动作,都显得与以往的古装片不太一样,特别有汉朝的味道。

与细节上还原历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王的盛宴》中人物的台词,有时候却通俗得一塌糊涂。比如刘邦被吕雉追问是否有私生子时,刘邦不得已承认:“我他妈喝高了。”被项羽质问是否进了秦王宫时,刘邦辩白:“我从来没拿过秦王宫一针一线。”这些台词都让人从历史里弹开,一时间不明所已。

另外,有些台词则有浓郁的文艺腔,比如秦王子婴大喊:“刘邦,我求求你,让理想活下去。”吕雉说:“项羽我是一生中见过的最高尚的人。”以及刘邦的内心独白:“在我62岁的时候,讲完了一生的故事。”对于某些有洁癖的人,这些过于文艺腔的台词没准会让他们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王的盛宴》中的某些场景,也一不小心流露出舞台剧的感觉,比如,项伯被刺的场景,凶手行凶的时候,十几个轿夫静默不动,凶手刺了几刀后,不是马上逃跑,而是倒退着走到旁边,鞠了一躬,然而从容离开。这段戏被处理得非常有舞台剧的感觉,也恰恰是这种舞台剧的感觉,正好可以表现历史的荒谬,所以反而会让人觉得很舒服。这段戏是全片观影过程中,外国观众集体发出诙谐笑声不多的一场戏。

《王的盛宴》已经在多伦多开宴了,它什么时候能在国内开宴仍然不得而知。你很难用陆川以往的作品去衡量它,你也很难用类似的作品来衡量它,它是如此独特,它说的是中国2000多年前的故事,然而,它的故事到了今天仍在世界很多地方一再重演。这个,或许就是应该去看它的理由。这个,或许也是它应该在国内上映的理由。

  • 陆川听众: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人的主观能动性可以认识的,认识了就可以完全忽视了--
    2012-04-05 22:55:43

相关专题:

第37届多伦多电影节
订阅

陆川

最新动态: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zzi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