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影评沙龙 > 正文

影评人专栏第八期《白鹿原》:没头脑和不高兴

2012年09月18日11:26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影评人专栏第八期《白鹿原》:没头脑和不高兴

《白鹿原》

腾讯娱乐专稿 文/那乌西卡

《白鹿原》变成了一部让人看不懂的电影,也许是被删掉太多,也许是原著过于丰富,总之变得支离破碎。但我不觉得这算什么致命伤,《四百击》的结构也很松散,就像日记一样,不照样被吹捧到现在。顺着时间捋故事也是历史片的通用拍法,《活着》、《霸王别姬》甚至《末代皇帝》都是这么弄出来的。这样的电影总是会用大量的时间展示事件,并将点题之语藏在其中。具体到《白鹿原》,也许就是黑娃的那句“农民最苦”。再有,把张雨绮(微博) 演得田小娥变成全剧第一主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无论导演拍得是人还是历史,这位被武举人豢养的少奶奶都有足够的代表性。而且陈忠实又不是曹雪芹的粉丝,也没听人家大喊什么“一字不许改”。

《白鹿原》让人提不起精神,只因为它是部典型的第六代电影,就我的理解,第六代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高兴,成天垂头丧气。以前,我以为是题材的关系——他们拍得故事大多发生在近代,有明显的自传成分。现在我知道这就是一种习惯,《白鹿原》中有三对父子,每一对最后都闹僵了,这六个爷们代表了六种生活方式,无论是守着祠堂的,还是自由恋爱的,看起来都不是很靠谱。所以,片中人的处境看起来才那么的尴尬,环顾四周,没有出路,只有迷茫,这是标准的第六代电影结尾。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会出落成这个样子,这个得是很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才搞得清。俺是看着日本动漫,玩着日本玩具,打着日本游戏长大的,即无能力也不Care第六代的内心世界。

第六代跟第五代也不一样,第五代就算是拍悲剧,也是为了衬托英雄人物。张艺谋电影中的巩俐的角色命都很苦,观众爱的则是她的反抗,田小娥具备成为英雄的潜质,导演却把她拍得一半风骚一半可怜,很难产生同情。所以就算把风吹高粱换成风吹麦浪,《白鹿原》也变不成《红高粱》(当然也没有变高粱的必要)。《红高粱》是一部有劲的电影,里头的汉子和娘们又穷又土,但灵魂是自由的,姜文的“我爷爷”顶着个大光头,就像一根怒放的生殖器。然后在柏林得奖了,中国人民也跟着雄起了。

《钢的琴》被大家喜欢,我相信也是因为阳气够重。片里一群人的状况比贾樟柯电影的主角好不到哪里去,还在那里臭贫,卖力地做荒唐事,这生活态度就大不一样,给观众的感觉也就不一样。王猛稍早的《耳朵大有福》就不行了,我敬爱的范伟老师总是被分配去演窝囊男人。

很多人觉得《白鹿原》开场牛逼,我想是因为开场让大家产生了“这片很有劲”的错觉,这错觉来自陕西的自然风光;来自割麦和抗粮的农民;更来自雄浑的秦腔。其实,因为很多客观因素,尤其是地理优势,黄土高坡已经成为表现中国人精神自由的伊甸园,人一到那地界儿,不是唱色情歌曲,比如《红高粱》,就是集体敲大鼓,比如《黄土地》。以前还有首叫《黄土高坡》的流行歌曲,一阵乱吼,也算是神曲的祖宗了。

《白鹿原》里的秦腔戏,王全安拍得很大胆,他用了一个几乎觉察不到运动的长镜头,简单而有效——劲都在曲儿里呢,技巧是多余的。这首歌还是叙事的,“东征”什么的,也不知道是谁打谁,也没必要知道,总之是会爽到。可惜全片看下来,会觉得这场戏就跟《手机》(电影版 电视版)里的“打劫”一样跳,似乎只是为了民俗展示而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把其他部分都删了,只留这一场。

当然,有劲或者没劲都只是现实的一部分,爱哪种是导演的自由,别人管不着。但是从看客的角度,一是图个新鲜,现在要么是没头脑的大片,要么是不高兴的现实题材,有劲又有脑子的片子就显得特别出挑。二是图个痛快,这个跟票房密切相关。我也不知道第六代在不在乎票房,他们总是拍那些明显不会卖座的片,与此同时又为不卖座而着急,心思比女孩更难猜。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imm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