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网曝《白鹿原》两剧本 王全安与芦苇大PK

2012年09月23日18:58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芦苇和王全安的《白鹿原》剧本之争愈演愈烈,9月23日,网上出现了两版《白鹿原》的剧本,一版是芦苇的,一版是王全安的。从这两个剧本,或许可以看出,到底谁的剧本糟糕谁的剧本威武。

网曝《白鹿原》两剧本 王全安与芦苇大PK

《白鹿原》争议不断

腾讯娱乐讯 (文/曾剑)《白鹿原》越来越成为一个话题了。

先是芦苇向王全安开炮,指责王全安2005年在剧本送审过程中“狸猫换太子”,还针对王全安的剧本和电影本身,批其没吃透小说,散乱无章。没两天,制片人王乐指出芦苇是想编剧署名第一不成,曾愿意署名第二,并出示了芦苇签下的同意书。随后芦苇在某媒体采访中承认“调包”的事情不存在,是指王全安背着自己写了剧本。

所属分类:新闻
新功能放大观看

很多人都说,这次芦苇和王全安的事情俨然成为罗生门,过去的合作难以寻迹,艺术理解问题更是见仁见智。但是仍然很多人呼吁要看芦苇的剧本,和王全安的剧本比较一下成色。

让事态白热化的是,9月23日,网上出现了两版《白鹿原》的剧本,这位名叫“不死的白鹿精神”的发布者还一并公布了当年的细节——芦苇的一稿剧本没有过审,二稿剧本被当时西影厂厂长延艺云“扣下”,转而要求王全安完成一稿,最终送审通过。

一 新的关键人物出现:前西影厂厂长

“剧本调包门”最可能的过程还原

和王全安无关 前西影厂厂长延艺云是关键人物

2004年初,芦苇出第一稿《白鹿原》剧本。 电影主因史诗格局不够,立项未能通过。

2004年9月, 芦苇完成第二稿剧本, 当时西影厂长长延艺云感觉二稿不如一稿,未敢申报电影局。要求王全安用自己的思路完成一稿剧本试一试。

2004年11月王全安版剧本完成,获西影认可,报电影局立项通过,并提出修改意见。

2005年3月进入剧组筹备,王全安依照电影局修改意见,完成最终剧本,并发放剧组。

2005年,西影组织厂内编导及社会专家对芦苇二稿剧本和王全安版剧本进行讨论和比较之后,决定成立摄制组进入筹备,后因西影资金短缺,王全安退出剧组而停止 。

2005年,由西安影视制片公司出资,制片人王乐邀请芦苇王全安联合编剧,王全安执导合作拍摄电影《图雅的婚事》,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大奖。同年,经芦苇牵线,白鹿原电影拍摄权转卖给北京紫金长天,期间制片人王庆永曾约王全安谈导演事宜,被王全安回绝。芦苇先后完成三四五六七稿剧本,最终决定由芦苇本人担任导演,并进入筹备制作服装道具,后因芦苇和制片人王庆永关系破裂,筹备终止。

2010年,王全安编剧导演影片《团圆》,获柏林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同年,开始筹备拍摄了电影《白鹿原》。

根据这个过程描述,那么这次2010年启动的拍摄,王全安执导的《白鹿原》也无法启用芦苇版的剧本。抛开两版剧本好坏不说,按电影局正常操作流程规定,完成的影片必须和剧本审查立项的剧本完全一致,不得擅自修改或使用其他版本。如果完成审查立项的是王全安的剧本,拍摄就只能用这个版本。如果使用芦苇版具备剧本,就需要重新送审立项并获得通过,才合乎规定。

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见所谓“剧本调包门”确实属于芦苇的臆想,而芦苇自二稿以后的三四五六七稿剧本,也都是非过审剧本,未来能否如芦苇本人所愿“再拍一遍《白鹿原》”,更是离操作层面还很远。另外让人感到兴味的是,如果王全安的剧本写到1949年以后获得审查通过,那为什么最终电影审查却是“让拍”却“不让放”呢?

除了事件性的梳理,剩下的就是对于两稿剧本艺术上的比较。这个见仁见智的事情,故记者不便大范围展开分析。从感性角度读过来,芦苇的剧本更多照搬了小说中的情节和台词,而王全安的改编更加具有原创性,台词也更让人看的明白。此外,芦苇的剧本对于白鹿两家斗争的线索更花心思,而王全安的剧本更加集中在白鹿原面对外部世界的变化,父子两代人之间的坚守和对抗。其实淡化了家族和两党的斗争,一直都是专家学者对于电影《白鹿原》的评价,至于这种取舍是不是更大激怒了“原著党”,恐怕好坏都在其中了。

二 王全安真的调包了吗?

两个版本的剧本都基本尊重原著。不同的地方是,芦苇的剧本,“黑娃与小娥好”这一段交叉着“白孝文房事被阻”进行,而王全安的剧本,多了“黑娃劫商铺”和1949年的戏。

《白鹿原》这部电影的艰难,恐怕很大一部分程度来自于,如何从小说《白鹿原》这个庞大的母体中,找出适合电影来拍的人物和情节,做加法和减法,但同时又不能够失去小说的主题。应该说,这件伤脑筋的事,芦苇做了一大半。

芦苇说,他在2003年和2004年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来写作,每写一稿,耗时都在几个月以上。由此可见改编之难。但芦苇又说,王全安的剧本只用了16天就写完了,经验告诉他,速度与质量成反比。他以此批评王全安的剧本为快餐。

芦苇说王全安用掉包计,在审查中用王全安自己的剧本顶替了芦苇的剧本,但同时又借用芦苇的人头,来保证电影剧本得以通过,这个说法恐怕也很大程度上是芦苇的幻想。这部电影最难通过电影审查的,其实就是王全安加上去的,那些1949年的戏,而此次公映版大力删去的也正是这些戏。如果考虑到过审容易,恐怕是芦苇这版用“八路军唱起嘹亮的歌声开赴前线”来结尾的剧本更合适。

  • 周洲听众:
    [重磅澄清]:昨日下午,编剧芦苇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采访。芦苇表示,当初制片方确实让他出具了书面手续,“毕竟那是他(王全安)的剧本,即便用了我的24处也是很小的部分。”芦苇表示,剧本被“调包”,芦苇称,“并不是叫调包,只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弄了剧本。”。http://url.cn/5eWf0d
    2012-09-22 09:09:21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fionaj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