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电影新闻 > 正文

网曝芦苇《白鹿原》新版剧本 与王全安版本相似

2012年09月28日14:27腾讯娱乐[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继网上出现《白鹿原》两版剧本后,近日,网上再次出现芦苇的第6稿剧本,写作时间晚于王全安的拍摄版本。对比可以发现,这版剧本与芦苇的第2稿剧本有明显差异,反而与王全安的拍摄版更为相似。

网曝芦苇《白鹿原》新版剧本 与王全安版本相似

《白鹿原》公映后依旧话题不断

网曝芦苇《白鹿原》新版剧本 与王全安版本相似

芦苇版本没有白嘉轩把白孝文打出心理问题的情节

网曝芦苇《白鹿原》新版剧本 与王全安版本相似

王全安版剧本中田小娥和黑娃的情感开始得比较单纯

腾讯娱乐讯 《白鹿原》上映三周,话题性仍然没有降温。

9月23日,网上曾出现两版《白鹿原》的剧本,一版标明是芦苇写作的第2稿剧本,落款时间为2004年9月。另一版标明是王全安写作的拍摄剧本,落款时间为2005年3月。根据电影所呈现的情况对比来看,王全安这一版的剧本改动基本不大,应该是当初送审的版本。近日,网上再次出现芦苇的第6稿剧本,落款时间为2007年11月。对比可以发现,这一版剧本与芦苇的第2稿剧本有明显差异,反而与王全安的拍摄剧本更为相似。

芦苇2稿剧本VS王全安拍摄剧本

田小娥的隐喻、白家的命运、历史观截然不同

芦苇的第2稿剧本开篇以黑娃降生起,结尾以黑娃当兵参加革命结束。整体的立意倾向无产阶级革命的先进性,黑娃是自觉的革命者。相比较而言,王全安剧本中的黑娃最后参加了土匪,被当了县长的白孝文枪毙,更加体现了黑娃作为农民革命者的局限性。从历史的归结上讲,芦苇和王全安截然不同,芦苇把未来的希望放在无产者黑娃的身上,而王全安则更看重历史会归结在更具传统积淀的白家身上。

在芦苇的剧本中,角色的基调偏灰。比如白孝文成人后贪想床第之欢的设计,以及田小娥主动地和黑娃调情,台词比较露骨。而王全安的剧本中,人物基调明亮些。白孝文从小受父亲压抑,性格温顺纯良,直到遇见小娥,才促使内心的欲望释放出来,成为一个男人。而田小娥的角色设定也较为干净和含蓄。比如她和黑娃的开始是由一碗面展开,自始至终更像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女孩。王全安剧本中的田小娥比较被动,强调的是母性,隐喻的是土地。而芦苇的剧本中田小娥比较主动,强调的是情欲。

在鹿子霖和田小娥的关系上,芦苇剧本的处理和王全安截然不同。前者显然是鹿子霖诱逼田小娥,以提供黑娃的下落作为条件,强迫对方发生关系,要求田小娥“酬劳”一下。而在王全安的剧本中,鹿子霖对田小娥坦露心声,在乱世中两个落魄的人尚有一丝温存,最终半推半就地发生关系。芦苇笔下的鹿子霖很脏,而王全安同样把鹿子霖当做受害者对待。

在芦苇的剧本中,鹿三之死的原因是黑娃表示断绝父子关系,加上田小娥肚子里怀上的是白家后人,可能也是带有愧疚。而王全安剧本中,鹿三的死因最直接是黑娃一怒之下割去鹿三的辫子,以断绝父子关系,而最早鹿三说过,谁要割了他的辫子,谁就把他的头拿去。

芦苇版剧本的结局和王全安版截然不同。芦苇设计的结局是白孝文战死,白嘉轩没有了后人,鹿子霖疯了,鹿兆鹏带着黑娃参加革命。对历史判断的基调是,代表传统力量的白嘉轩是断子绝孙的。而王全安版的结局则复杂得多,白孝文代表共产党枪毙了黑娃,是一个杀兄的结局,另外历史也归结到白家的后人白孝文身上,暗喻着历史的主流还是会回归传统。

芦苇6稿剧本VS王全安拍摄剧本

芦苇自我颠覆,与王全安立意相似

芦苇第6稿的开篇由黑娃的降生改为白孝文的降生,结尾也是落在了白家身上。这种剧情走向,和芦苇的第2稿完全不同,和王全安的拍摄剧本雷同。由于王全安的剧本创作在前,芦苇第6稿可能涉及借鉴王全安的剧本,

关于白孝文的性障碍,芦苇第6稿颠覆了第2稿中由于行房过度被父母斥责而心理阴影的设计,改成了小时候被白嘉轩惩罚,把逑打坏了的设计,这一点和王全安的剧本大致相同。芦苇第6稿对白孝文性无能的笔墨比王全安的剧本多,增加了白嘉轩为白孝文再次娶亲的情节,白嘉轩的形象不是特别正面。

芦苇第6稿中对于黑娃和田小娥产生感情的描写和王全安剧本有很大不同,最明显的是黑娃用强迫的方式和田小娥发生了性关系。王全安的笔墨更为含蓄,情爱关系更加单纯。

在鹿子霖和田小娥发生关系的点上,芦苇的第6稿和第2稿大致相同,鹿子霖采取的是强迫的方式,属于反面的人物形象。

芦苇第6稿剧本的结局和第2稿完全不同,而和王全安剧本大致相同:白孝文当了共产党的大官,杀了黑娃,鹿兆鹏在山西打日本人时牺牲了,鹿子霖在牢房里被打疯了。可见,在整个剧本的立意上,完全借鉴了王全安的理念,认为历史会归结在更具传统积淀的白家身上。

结语芦苇与王全安对人性看法有本质不同

芦苇的第2稿剧本和王全安的拍摄剧本差异最大,历史观截然不同。而芦苇第6稿剧本和王全安的剧本较为相似,历史观趋同。从创作的先后顺序看,芦苇是后来认同了王全安对历史的看法,并运用到创作中。

从台词的角度看,芦苇的剧本较多引用原著小说,文学性强,王全安的剧本更像是生活中的语言,清晰好懂。

从剧作的角度看,王全安的剧本主要是线性叙事,芦苇的剧本多采用平行叙事,剧作技巧使用更多。

从人物的角度看,芦苇不论是第2稿还是第6稿,人物反面色彩重,恶欲多,带有批判的视角,而王全安的剧本对人物大多采用同情的态度,基本都是人性欲望和历史环境的受害者。从剧本中人的所言所行,可以看出芦苇和王全安对人性的看法有本质的不同。

  • 周洲听众:
    [重磅澄清]:昨日下午,编剧芦苇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采访。芦苇表示,当初制片方确实让他出具了书面手续,“毕竟那是他(王全安)的剧本,即便用了我的24处也是很小的部分。”芦苇表示,剧本被“调包”,芦苇称,“并不是叫调包,只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弄了剧本。”。http://url.cn/5eWf0d
    2012-09-22 09:09:21

王全安

最新动态: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izzie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