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X特步 娱乐 > 电影 > 第17届釜山电影节 > 正文

专访张元:不直面社会问题的电影都是垃圾

2012年10月08日00:13腾讯娱乐[微博]文\楚飞 图\小西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专访张元:不直面社会问题的电影都是垃圾

张元

腾讯娱乐釜山专稿 文\楚飞 图\小西

张元的新作《有种》在釜山点映的那一场,正好跟另一个很热闹的采访撞时间,果断地作出选择,一定要去看电影。因为对釜山的影院还不熟悉,等落座时,电影已经开始十分钟。

第二天我们打车去酒店找张元,途中经过韩国的广安大桥,平静的海面,脑海里飘过张元电影里的种种镜头,我在心里自己问了一遍,80后的生活真的有那么残忍么?没有答案,一阵巴洛克式的胡思乱想之后,我们到达张元所住的酒店。

他穿上大衣,我们走出酒店,他带我们去一家韩国的小餐馆。他说他96年第一次来釜山,对这里不算陌生,“这城市没怎么变,还是那个格局”,穿过好几条街,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饭馆前停下。我们要了一个小火锅,最开始只要了一瓶韩国的清酒,但最后我们都有点微醉,虽然也只不过喝了三瓶而已。我们的话题从80后生活的压力开始,进而延伸到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关于性、浅尝则止的文艺以及中国导演应该拍什么样的片,该给观众和这个社会传递什么样的思考。

在釜山,我又一次将屌丝的心态展露无遗了,请原谅我并没有用介绍电影和张元生平做开始,对我来说,这也是一次“有种”的对话,因为我被他的影像击中了。但我得承认,在青春的尾巴上,我还是一个酒醒之后还知道明天是有色彩的屌丝。

《有种》就像是青春里伤害的比赛

《有种》的故事里,有太多的背叛,它残酷到男女主角没有眼泪,没有言语,出轨,肉体背叛、摇滚女歌手被乐队成员在金钱诱惑下出卖,故事从一开始似乎就只有一种灰色画面。好在它结尾时,张元用新的生命来告诉我们,生活还有希望,而且是充满了希望。屌丝应该奋斗,努力变成高富帅。其实世界只是一个未知的旅程,经历过背叛,就像经历过未知的冒险。

腾讯娱乐:《有种》的想法还是来源于很多年前的《北京杂种》

张元:最早的故事是源于我们的一个摄影展。当时我们的艺术家刘晓东,他老建议要做摄影的展览,展馆的老板也提出要求是不是可以来做,他已经安排好时间。但我还不知道要展什么,我平时不太喜欢拿相机随时拍照,必须要有一个主题,我才愿意拍。一直在琢磨具体的想法,要拍什么,突然想起来十几年前的《北京杂种》,就是从这个主题延伸过来的。但我们都老了,新的一代来了。

腾讯娱乐:新的一代压力更大,就像你电影里的“北漂”,80后活得很痛苦。

张元:现在中国城市化的变化很大,特别像上海、北京、广州这些大城市。“北漂”这个词已经老化了,现在谁还提“北漂”啊。真正的北京人有多少?过去也很少,东北的上海的都来“北漂”。

腾讯娱乐:80后的生活真的这么残忍吗?

张元:那肯定啊,而且估计我还淡化了。还是希望能够把残酷的故事稍微轻松化一点。跟你说一个事,特好玩,昨天你们在看点映时,我自己想出去吃点东西,想点一份两人餐的,但那个人就是不给我,韩国人特较真,一人就得吃一人份的,太逗了。

腾讯娱乐:青春就像伤害的比赛,我们还来不及回神,新的背叛新的伤害又来了,这是我看了电影后的第一感觉。

张元:说得太好了。这个社会啊,都太可怜了。谁都是爹妈养的,唉。我在拍摄影展采访的时候,我经常自己都在流泪。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我以为改革开放之后的年轻人会不一样,现在经济和GDP都那么好,在我的想象里,你们应该比我们这一辈过得好得多,但最后一两百个人物采访下来,完全不是这回事。我们经常一边拍一边在后面流泪,真实的故事真让人受不了。最主要的是这么多的年轻人,大量的都来自破碎家庭,我们不是搞社会学的,具体百分比不知道,反正大部分人都是。这个也和我平时接触到的年轻人是不一样的。

但这个问题是我们这一辈人造成的。有人来质问我,为什么要采释道心,可他很典型啊,十三岁出家,出家的原因就是父母离异,要不谁去管他。

腾讯娱乐:这个原型在电影里没有体现。

张元:没有放到电影里是因为中国电影一涉及到宗教,在通过上又是个难度。拍电影某种程度上就是戴着脚镣跳舞,很多东西都不能触碰,这次取材,能通过也是个万幸。

专访张元:不直面社会问题的电影都是垃圾

与QQ公仔合影

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该真正解放思想了

张元曾经被禁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尽管他在国外拿大奖,在国内他依然是禁片导演。后来他拍的《绿茶》《达达》《看上去很美》都不像当年《北京杂种》那般尖锐。当然,他对内地的电影审核制度深恶痛绝,但也没办法改变,中国电影要分级,不要那么苛刻还是很遥远。关于性、关于宗教、政治,还是不要碰,所以,在《有种》里跟性无关,很含蓄,有的只是一切跟背叛有关的游戏。

腾讯娱乐:性方面也是一个限制吧?《有种》里的男主角是一个“被封口”的哑巴,长期被社会压制多次想自杀,这样的戏里如果有性来作为感情输出口是可以被理解的,我敢说关于性的部分,最开始影片应该有考虑过的吧?

张元:中国电影一说性,就拍了等于白拍。当然我们曾构思,也考虑过,但相对于深层次的生存问题和理想,性又变小了。每个人都有享受性的权力,没什么大不了的。

腾讯娱乐:相比之下,韩国电影开放许多么?

张元:韩国电影我是目睹着它起来的,它的电影本来也不行,八十年代的电影受军事管制,真正的解禁也就是釜山电影节开始之前。解禁就意味着什么题材都能拍,这之后才有《老男孩》《亲切的金子》、《没有解开的案件》等等。其实在韩国呆着你觉得它乱吗?我昨天在参鸡汤吃饭,来了一人,开着一摩托车,钥匙都没拿下来,晃晃悠悠地进去办事,停了很久都没有锁。我回饭店忘记带钥匙,在门口要服务员开门,她都不问我是谁,就把门打开了。

中国电影要分级,中国电影不要有这么苛刻的审查制度,中国电影要真正解放思想,要什么问题都可以拍,这个问题不解决,没办法和世界对话。

腾讯娱乐:结局让我无法淡定,男主角是一个从无种到真正有种的变化,反差大到让人泪奔。

张元:这个剧本也是磨了很长时间,孔二狗是编剧,就是写《黑道风云》的那个,他参与了。昨天我也说到,我在做这个电影,难度是最大的是剧情和真实之间的关系,我也是要对得起良心的考验。我到底尊重多少真实?在剧情化的时候又不能损失真实的含义,在某种程度上,我挺艰难的。

我要讲一个好故事,再做成一个能够打动的人的剧情片,这个过程特别艰难。孔二狗写了很长时间,还是不满意,又加上了另一个女编剧,也是一个很好的编剧。最后展览和书都很顺利地就完成了,经历过一年多,最后我和李昕芸也参与了剧本,直到开拍,剧本还在改。就像你刚才说的,当我想到了这个结尾时,我才觉得可以拍了,而且这种感觉是真实的。

腾讯娱乐:那戏里对于生命和死亡呢?最后还是要回归到有希望的生活。

张元:那肯定的,男主角选择自杀,也很艰难。我觉得人生就那样,我也是不拿自己生命当生命的人,大不了就是死,死有什么了不起的。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死并不可怕。

腾讯娱乐:那还是屌丝的80后怎么办?

张元:屌丝也别没希望,要奋斗一把,我认为还是别气馁。要努力啊,成为高富帅,要改变,越是屌丝越要有种。最终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

腾讯娱乐:我们这一辈还是你们那一辈的重复,重复又重复,不就是为了下一代么?

张元:这也是我为你们痛苦的一点。我们这一代房地产的大佬,他们靠什么方式发财?你们这一代很惨,我现在看我的小孩,上学、补课、要交很多钱,但她毕业的时候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工资?够不够本不是你们想的,是国家给予的。看看社会吧,一个高速不收费就堵成那样了,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想一下,我们到底是穷在哪。

专访张元:不直面社会问题的电影都是垃圾

张元

腾讯娱乐:80后特别扭曲,《有种》里穷人是弱者,报复富人只能意淫,只能眼睁睁看着富人玩强奸、玩小三、玩婚外情。

张元:还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玩。只意淫是因为他们报复不了。别说你了,我看自己的电影都想哭。生活太扭曲了,毕竟人性是相通的,今天的生活真是太扭曲了。

腾讯娱乐:《有种》就像一面放大镜,把扭曲的背叛都放大了,放大到让真正懂电影的人内心千疮百孔。

张元:我认为没有放大,我这全是真实的东西。我认为生活就是一个大的背叛。

腾讯娱乐:真实的背叛。

张元:任何电影,不直面社会问题的电影就是垃圾,除了为了愉悦观众,这当然又是另外的道理。提醒你,法国和电影方面的手册,百分之八十五跟社会有关系。你要去研究社会人性的变化,社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面对社会,你叫什么电影?这就是一种区别。如果不想死,还需要面对社会,就要认真思考。没有什么救世主啊。就像英特纳雄耐尔的理论一样。

我们今天为什么会聊这么多话题,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想生存的状态,要真弄点爆炸玩点车技,估计我们也受不了。我们到底生活在什么样的程度,残酷的程度,不公平的程度,悲凉到了什么程度?这是导演应该选择的问题。我们如果丧失了这个,就是行尸走肉,没什么可聊的。抓住票房聊的,抓住钱聊的,抓住挣钱聊的,那都是胡扯淡,吹牛逼的,拍一电影能赚多少钱?你能跟圈块地强拆的聊?你能跟他聊钱?聊个屁!他们盖个楼就是中国电影一整年的票房,聊个屁啊,都是胡扯淡。

文艺可以使人变得柔软 中国太缺少文艺

要记住,张元最后还是让一切回归了希望,里面有大段让你脸部神经抽搐的诗。还有面对大海时的自由,生活终究要继续。戏里大段的文艺台词,有点贫。张元认为中国人太缺少文艺了,尤其是政治界和经济界。采访过了很久之后,我心里时常想起他说的那句“文艺可以使人内心变得柔软”,现在的你,文艺了么?

腾讯娱乐:回过头问一下,展览受访的都是80后么?

张元:都是80后,规定必须是80后,也来了几个更小的,也来了超过的,但我们都不要。

腾讯娱乐:这些样本也没放在最后再煽情一把。

张元:我还是想做一个完整的剧情片,不想用别的方式,那个展览还在展览,这个戏接下来要在美国洛杉矶放,和展览同时出现,相对于我自己来说,这部电影它是艺术计划,是完整的一部分。

腾讯娱乐:让人绝望,但好在还是回归了希望。

张元:还是有希望的,充满希望,没希望最后不可能面对着大海。

腾讯娱乐:可能我直观了,男主角回到废墟里,找到那条失去的狗,是不是在说人比狗忠诚?

张元:它是电影的象征意义,它的名字叫幸福,一开始幸福就丢了。最后也是在一个闷热中,幸福回来了。

腾讯娱乐:戏里那首诗真是直击我心,感觉中国两极分化太严重了。

张元:太对了,不是你们这代人,而是整个中国,不是说西方没有分化,他们也有,但他们有社会保障,就拿吃饭来说,他们才一两个菜,不像中国,我前面说的就是参鸡汤就是个例子,我就想吃两人份的,不行,你就该吃一份的,概念很清楚。

腾讯娱乐:我现在就在青春的尾巴,大部分80后跟我在同一个年龄阶段,戏里的台词看似调侃但都太有力量,但同时也太文艺了。

张元:我认为80后很文艺的,文艺好哇,文艺可以改变一个人,中国太缺少文艺了!太缺少文化和艺术了,台湾叫艺文,香港也叫艺文,文艺可以使一个人的内心变柔软,我觉得中国的政治界和经济界都应该多一点艺术和文化,就会变得善良。为什么欧洲需要有文艺复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使新兴的资产阶级也有这样的思想,欧洲的文艺复兴是伴随着资产阶级来的,中国没有文艺复兴,只有新兴的资本阶级,没有文艺,没有复兴。

腾讯娱乐:大部分人还踩在怎么生活得稍好一点的线上,温饱的生存问题之上,如何能彻底文艺,所以在你的戏里,才会有更多的思考。

张元:我琢磨着饭能吃上了,没有鲍鱼你有馒头,饭能吃上。你不能说,有一些人吃鲍鱼吃鱼翅,有些人连肉都吃不上,不靠谱啊。我刚才讲的文艺复兴最终要的是人性的复兴。我们为什么只说电影?因为我们捐不了钱,捐钱是那些资产阶级去做的事,艺术家干嘛,导演干嘛,就是提出问题让大家去思考,我们解决不了,电影能解决什么?是把那些感情和问题带出去。我们也是困惑的孩子。我和你们同样困惑。祝你们过得好。

采访小记:

就像采访里我提到的,当镜头面朝大海的时候,我的心开始裸奔了。

这一次和张元的采访,还有很多问题没问到,比如我认为《看上去很美》真的拍得不如小说,比如崔健在刚刚结束的深圳演唱会票房不如意等等。“我和你们同样困惑”,我回来后觉得即使没问也不遗憾,他们给我们这一辈制造的困惑还在,但我们没必要躲在困惑里不出来,他在腾讯微博回复我们的时候,他说他就是一个“老屌丝”,越屌丝才会越有种,生活继续吧。

腾讯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专题:

第17届釜山电影节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nz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娱乐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活动·热图

推广信息